訪問螞蟻的前世今生

03.jpg

二0ㄧ六年九月二十四日

家嫻師姐:今天很榮幸可以訪問哪位菩薩呢?

眾生:螞蟻。

家嫻師姐:請問菩薩尊姓大名?在幾度空間?

眾生:許柳春妺,在二度。。

家嫻師姐:可以請您敍述一下生前的故事嗎?

許柳春妹:我生於苗栗,民國初年客家人,從小家裡非常困苦,家裡母親生了八個小孩,我是排行老么,父、母親沒有能力撫養經由親戚介紹送給富裕人家當童養媳。當我懂事大約七、八歲,懂事以後,我就在少爺旁邊服侍大小事務,那時的少爺年紀少我兩歲,可以說是少爺的老婆(人稱童養媳)。

家嫻師姐:為什麼講到這裡您有點悲傷?

許柳春妹:回憶起童養媳的日子,心中有點悲淒。從懂事以來,早上第一個目的就是喚醒少爺起床梳洗,穿衣、餵食,服侍早餐,還要幫忙照顧他的大、小事務,陪在旁邊服侍。除此之外,還要幫忙家中事務,洗衣、煮飯、擦地。如果少爺不小心發生跌倒或撞傷,我就會被夫人毒打一頓,所以我每天戰戰兢兢過生活,從小嬌生慣養的少爺,把我看作下人看待,從來不會把我看在眼裡,日子也一天一天過。我大約在十五、六歲的時候,夫人想把我跟少爺送作堆(台語),希望早點替他們生個壯丁,在矇矇懂懂的年紀,也這樣順理成章成為許家的媳婦。雖然我成為許家的媳婦,我的生活也沒有變得比較輕鬆,還是從早到晚不停的工作,少爺,就是我的夫君也還在求學階段,在外結識很多同年紀的、有氣質的同學,我在他的眼裡只是他的下人,從來不會把我看成他的老婆,所做的一切都是理所當然。在我大約十八歲的時候,我懷孕了,幸運產下一名男丁,公婆喜出望外因為在那個時代客家人重男輕女。

家嫻師姐:您替家人添了壯丁,應該身份地位也提升了?

許柳春妹:沒有。我雖然產下男丁,我的生活也沒有特別優待,為了帶小孩還有家務事,還要服侍年輕的老公,好像變得更忙、更累了。年輕的老公學業畢業之後,因為當時公公在市集開了一家賣衣服的服飾店,就由我的老公來負責管理,因為他有學歷又長的英俊瀟灑,也娶了小老婆安住在店裡的附近,其實我是名正言順的老婆,在外卻宣稱我是他身邊服侍他的下人,因為我知道我是童養媳,家裡的人都沒有把我看在眼裡,我有自知之明也不敢去計較,唯有孩子讓我覺得不一樣,他是家中的長孫,所以他唯一讓我能抬起頭來。有一天,老公突然帶著外面的小老婆回到家中,說他腹中有了我們許家的後代,所以要搬進來就近照顧,要我好好的照顧她,就這樣我的人生更苦、更苦,這個女子很會做人,家裡又有錢,然後巴結公婆又會甜言蜜語,所以公婆對她如同長媳。她所要的一切,我就像服侍她的下人,在服侍她不滿意的時候,她會用不好的言語怒罵,公婆看在眼裡也不以為意,沒有多久她就產下一名男丁,我就更沒有身份了,在這個時候我心裡常常眼淚往肚裡吞,為什麼一樣是媳婦差異這麼多?日子就這樣一天一天的熬過,我變得不愛講話、憂鬱不安,沒有人能了解,在這個時候我生病了,常常頭痛不已,也沒有時間就醫。公婆常常罵我愈來愈懶惰,他不知道我生病了,我常常無力的躺在床上眼淚不停的流,我的人生為什是這樣?連生病也沒有人來關心我及問候,就這樣我愈來愈嚴重,幾乎沒有辦法再幫忙家裡的事。有一天半夜我突然頭痛不已,我服下大量的止痛劑,就這樣我過世了,家裡過了兩天才發現,那時我已經斷氣許久,我的靈在一個黑暗的空間,沒多久我怎麼成為螞蟻之身,也是跟在世一樣不停、不停的工作。

家嫻師姐:您的人生這麼坎坷,要不要回去哪一世做了什麼不好的因而這世所受的果?

許柳春妹:大約在三世的時候,我也是一個千金大小姐,愛上一個已經有婚配的人,因為我從小嬌生慣養,脾氣又傲慢,只要我要的東西一定要得到手,得不到手我也會把它毀掉,當我喜歡這個男人,我想盡辦法破壞他的婚事而不擇手段的得到手。後來,這個女生當時傷心欲絶憂鬱生病未出嫁就死亡。這個女人就是我這一世我老公在外娶的小妾,這一世來報復我,看到這裡應該懺悔我過去生中對她所造成的傷害,跟她懺悔及抱歉,看到過去生中所造的業,這一世所得的果,再也沒有怨言。

家嫻師姐:今天什麼因緣來到香光佛地?

許柳春妹:感謝蘇大菩薩超度蜎飛蠕動佛光注照,讓我脫去螞蟻之身隨著佛光來到香光佛地來求超度。

家嫻師姐:那您今天是來聽經還是來求超度?

許柳春妹:我不了解西方,我還是聽經吧!

家嫻師姐:那您今天帶來多少數量的蜎飛蠕動?

許柳春妹:七個大數。感謝你的訪問,過去生所造的業,希望能警惕世人不該得的不要強求,什麼事都有因果報應,我是最好的例子,留給世人當為警惕。阿彌陀佛!

家嫻師姐:謝謝您,好好的留在香光佛地聽蘇師姐講經說法,了解人生苦短,唯有去西方淨土才能了脫六道輪迴之苦,南無阿彌陀佛。

訪問內容由李家嫻居士主筆寫下訊息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