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不了的情仇

法慈法師後腦勺眾生-人面鬼頭

二0一七年五月一日

弟子法璽:禮請阿彌陀佛,阿彌陀佛慈悲,請問阿彌陀佛今日是不是要訪問法慈法師的後腦勺,昏沉眾生?昨日三時繫念法會其實非常明顯,請阿彌陀佛慈悲開示。

阿彌陀佛開示:
確實如是也。

弟子法璽:那請問阿彌陀佛,弟子是直接訪問眾生菩薩嗎?

阿彌陀佛開示:
如來本如是。如來本法生。如來本皆是。如來如今沉。
如來皆如來。當齊再如來。法慈孩子後腦勺的人頭鬼面,
如今當應成如來。如來念如來,如來是如來,改邪換稱姓,
今起稱如來。如來本如是。如來是如來。

如來(人頭鬼面):(在哭)

法璽法師:阿彌陀佛,你不要哭,有什麼樣的苦或感受現在都可以說出來,你福報很大耶,現在名字叫做如來,阿彌陀佛慈悲親自冊封的!很苦對不對!但是都過去了,你願意說一說嗎?法慈法師生死輪迴或許都已經忘記了與你過去的這一段冤仇,但你的分享他看見了,一定會誠心懺悔的,都過了這麼久的時間,你太辛苦了,應該放下,跟阿彌陀佛去當如來,好好重新開始!好嗎?

如來(人頭鬼面):我人也非人,鬼也非鬼,我何去何從?我恨,我真的好恨,我三次想帶走他都沒有成功,現在要我放下,我真的不甘心,不可以這樣,我不甘心,我真的不甘心!(哭泣)

法璽法師:您是慈悲善良之人,如果你帶走了法慈法師,他可以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因為他在香光大佛寺,功德很大,可是你又造了業,你可能要去受極苦的業報,這樣值得嗎?你先說說你們是什麼樣的冤仇,大家好好談一談,你也應該求生西方。太辛苦了!

如來(人頭鬼面):曾經我是一個大儒,後來我也發心出家,我修行的很清淨,但他破我梵行,我失去了出家人的身分,也成了大家唾棄的對象,我當時很想一死了之,因為我沒有,我真的沒有這麼做,你們誰可以聽我說一說,我真的沒有!我沒有姦殺那位姑娘,真的不是我,出家人四海為家,一日我露宿在一家客棧之中,一位年輕清秀的姑娘潛心學佛,供養了我一些佈施之財,讓我得以落宿一夜,這是我唯一與他接觸的一次,真的只有這樣,姑娘當時也住了進來,我沒有留意他住在哪一間,隔日清晨就發生了命案,姑娘意外死了,衣衫不整,明顯就是被侵犯殺害,而房內四處有散亂打鬥的痕跡,還有散落一地的酒杯、酒壺,酒杯有好幾個,官府佐官來驗查時,發現酒杯有大量的迷魂藥物,而當時有一位少爺出來舉證,說有看見我與姑娘相談密切,少爺是當地的大財富,他的父親是當朝大官,他說的話佐官一下就信了,草草就訂了案,我是一個出家人,我的官案令所有人不解,有些人相信我是被誤會的,但有些人就真的以為我也是個狼心狗肺之人,佐官因為收了少爺的收買,所以不得不將罪誣陷於我,但其實佐官的心中還是有些許的不安,因為他害的是一位高僧,我修得很好,是隔壁城中的大寺院住持,有些信佛信徒都認得我,佐官心有餘悸,日日憂悶,最後決定偷偷放了我,而上頭查下來時,佐官經不起壓力服毒自盡,被放走的我其實也無路可去,為了證明清白,我還是決定告上官府,不明不白地活下去,對我來說比死還辛苦,身為佛弟子,汙穢了僧團,我這口怨氣實在消散不去,我的消失而又再度出現,在當地受到矚目,這少爺緊張了,派人想要暗殺我,但我有稍微的神通,我感受到了他的惡心,好幾次都沒有成功,少爺急了,一日親自下手,在我後腦重擊,他是富家少爺,手無縛雞之力,他怕殺不了我,情急重砸了好多次,我的後腦成了爛糊糊的肉漿,我就這麼死了,我死前很恨地望著他,我在死後知道了這件事情的來龍去脈,原來這名少爺深愛這名姑娘很久了,姑娘來頭也不小,是當地縣令的三千金,姑娘拒絕少爺所有的邀請,但少爺想的東西沒有要不到的!少爺等待機會等了好久,終於在客棧下手,少爺在酒壺中下了濃濃的迷藥,在迷幻過程之中,姑娘半夢半醒,口起稱愛的居然是這名出家人,就是我,少爺好恨,動起了殺機,只要少爺得不到的少爺就會毀了他,少爺糟蹋了姑娘,還等姑娘清醒,對姑娘非常的殘忍對待,最後殺了姑娘,姑娘其實也跟在少爺身邊,一直到現在,而我在死時就跟在少爺的腦後,生死輪迴,少爺在一世當了巫師,這些與身俱來的強烈個性幫助了他成為一名死神,我在他的腦後形成了一個天生的人面相,會變化、會說話,他的師父洞察天機,自然也知道我的存在,他的師父便是曹如娣,他見我的資質…又施法將姑娘蛻變成了一個蠱魔。

姑娘:我控制不了自己的慾望,淫慾,我好痛苦,就像當時他對我的那般,當時不只是對我下迷藥還有春藥,如今他想清醒怎可能!我不可能放下這般的痛楚,請你不要插手,他的內心若沒有這些邪惡的因子,我們今日也沒有辦法順利成形,業因果報都是自造的,今日即便處理掉了我的存在,他日更還有一批批在等待,都是等著因緣的顯現而來,無冤無仇不會報應,請您放手不要參事了。

法璽法師:阿彌陀佛,您的苦痛之大何不放下呢?太苦了,復仇了又如何?他有他的命運去輪轉,而你怎麼辦?太苦了,你若墮地獄之中這苦痛更是難以想像,放下吧,如今在香光大佛寺,他有功有勞,即使您帶走了他,他可以往生,那您怎麼辦呢?不值得,真的不值得,放下好嗎?

姑娘:為何如此?生生世世我都依順著他的習性,令他從其中無法自拔,我們看不起他,所以我們從沒有想過要退去,今日香光大佛寺確實殊勝,我們也很敬佩,但如果看見他的真實之心,我們願意試著放手,這皆是看在此地的殊勝,諸佛的慈威,以及蘇佛的德行,不是因為他,所以我們想要觀察,他的改變,我們保證,如果令我們敬重了,我們不再干擾,成就他的淨修梵行,現在先由他表示吧。

法璽法師:好,您說的確實也有道理,那麼能否詢問您的名字?阿彌陀佛。

姑娘:我叫韓雲煙,是韓國人沒錯,他們一家母子都是共業,還有一個姐姐也是沉淪業泥。

法璽法師:請問您願意慈悲也說說他的姊姊法心法師嗎?

韓雲煙:請恕無法。

法璽法師:好吧,那感恩您,就請您慈悲,希望看見法慈法師的改變後,你們可以成全放下,往生西方淨土,解脫得樂。

韓雲煙:但願如此,我們眾目視之,虛空觀之,絲毫不容偽假。

法璽法師:阿彌陀佛,請問如來(人面鬼頭),那麼您呢?

如來(人頭鬼面):如同雲煙姑娘所言,我們願靜心觀之,他的母親千萬莫有絲毫私念異想,因我也受你所屠害,就如此吧。

法璽法師:那請問你知道法心法師頭上的鬼面是什麼嗎?

如來(人頭鬼面):亦是情執施法所害,有太多的女人受可怕虐待,這裡我們無法幫上,您的功夫再去請問吧!

法璽法師:好,感恩您,請問您還沒說名字?

如來(人頭鬼面):釋常道。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璽主筆寫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