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黃念祖老居士年譜及修行過程

二O一七年五月十三日

家嫻:弟子禮佛十拜,我佛慈悲誠心祈請黃念祖老居士介紹您的年譜及修行過程,以作為後輩之修學依循,請黃念祖老居士慈悲開示及指導,阿彌陀佛。 

黃念祖老居士:

母親未出嫁時,受舅父的影響成為虔誠的佛教徒。父親早逝,舅父為了方便照顧我們全家,希望母親搬回家方便互相照顧。從小在舅父的身旁學習無數的經典,閱覽經典裡面的義趣,不懂的地方,舅父細心地解說及教導。舅父的書房有琳瑯滿目的書籍及經典。從小就喜歡跟著舅父待在書房讀誦經文,閱覽經典,了解經典裡面義趣,經典裡有不懂的地方則請教舅父,舅父細心幫我解說,讓吾更了解經典裡面的義趣。

舅父如同父親,教導吾孝順父母、尊重師長。禮義廉恥、五常八德是做人的基礎,要從基礎做起,基礎如果打得穩,日常生活、待人處世做到圓圓滿滿,這也是學佛的基礎之一。舅父教導有方,自己又認真努力學習,在學校的成績總是優異。舅父長期教導及佛法薰習下,把吾這個強硬的脾氣也改了許多。同學來自不同家庭,環境生活方式不同,個性不同,尤其是男同學血氣方剛,常常一言不和就揮拳打架,打得鼻青臉腫,而後被訓導處記過處罰。吾也犯過這個錯。

在讀書過程中,同學來自很多家庭,有位同學家裡生活優渥,上下學有豪華的轎車接送,靠著家裡有錢有勢把師長不看在眼裡,一點都不知道尊師重道。平日不用功讀書,考試的時候總是作弊,師長知道,怕惹禍上身,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班上的同學也知道這位同學的家庭背景,都是敬而遠之。對於家庭環境好的同學,在校園橫行霸道,欺負弱小,對這種同學吾根本看不起這種人。家境好,應該好好珍惜,應好好地在這個社會幫助需要幫助的人,而不是成天在學校為非作歹。

在舅父的調教下,脾氣、個性雖然平和,常見那些以大欺小的同學,當同學被欺負時,看不慣,挺身而出替這弱小的同學解決困難。

因這個同學常常忘了帶課本,強要向另外一位同學借課本,同學他不肯答應,不甘願上課時被老師處罰,不肯借課本給他,而讓他被老師處罰。下課時這個同學很強勢,想打這位同學。吾看不順眼,看到無理取鬧的同學強勢欺壓弱小,打抱不平的個性真的來時,忍不住挺身而出,吾跟同學說,「同學之間應該互相幫助,一點芝麻小事,為什麼就要把同學欺負,和平相處不是很好嗎」?同學不聽我的勸導而大聲咆哮,「干你什麼事!」聽在我耳裡,心裡不舒服,在這個時候互相你一句我一句,雙方火氣愈來愈大。同學當下飛拳打我,我也不甘示弱,還他一拳。就這樣引起老師注意,把兩方帶到訓導處記過處罰,還寫悔過書。

回家時因臉部紅腫而頭低低趕緊走入房間而不敢出來。母親發現今天吾的行為有點怪異,敲門問我發生什麼事。心想:紙也包不住火,就開門出來。母親看到我臉部受傷,連忙問我在學校發生了什麼事,我把來龍去脈敘述給母親聽。母親聽了以後,母親沒有用責怪的言語來教訓我,反而用慈悲言語來開導我,「幫助別人是好事,處理同學之間的問題應該用和平的口氣及誠心來勸導,你起了瞋恚之心來解決事情反而把事情變得更複雜。到頭來幫別人不成,事情沒解決反到最後兩敗俱傷」。母親當下要吾反省,平日讀了那麼多聖賢書,還有經典裡面所教:為人處世應該嚴以律己、寬以待人,要慈悲心幫忙人處理事情,要有理智,不是用自己強硬的個性來解決。

事後吾跪在佛前懺悔,平日母親及舅父教導,竟然遇到事情時,平時母親所教導的,全部皆拋到腦後,動了瞋恚之心,而做出互毆的事情。才知道自己沒有培養品德,個性也都沒改,枉費自己讀了那麼多經典,經典的教誨一點都沒有深入自己內心!跪在佛菩薩面前,自己虛心檢討,從錯誤中去改起,不經一事,不長一智。從此以後同學之間發生衝突,想幫忙解決問題,即用平常之心盡心幫忙雙方解決問題。如不是能力範圍能解決,則離開現場,免得自己起心動念,起了瞋恚之心,而沒辦法解決。

學校同學來自各種不同的家庭,不同的個性,在日常生活中學習與人相處能包容他人,並真心對待。學習遇到不順自己的意思時,不會起瞋恚之心。讀了那麼多經典,經典裡面教化人心,應該用在日常生活當中,改掉自己急躁及衝動的個性。日常生活中就是在學佛,母親及舅父常教導日常生活中如能在同學之中遇到困境能不起瞋恚之心,那你就知道你的修為在哪裡。慢慢細心一點一滴檢討及改進,在錯誤中學習,改正自己錯誤的看法,及學習與人相處之道,從改進學習中求進步。在課業上努力用功,課餘的時間安排研讀經典。

在十九歲那年,順利考進北京大學工學院,生活多采多姿,有許多社團,吾最喜好的運動為滑冰及排球運動。在課業競爭及壓力下,轉移目標,抒解自己的心情,選擇自己喜好的運動||滑冰及排球。尤其排球運動能讓自己全身的細胞活耀,舒緩全身。沖個熱水澡,休息片刻,又開始在課業上用功,盡量把剩餘的時間研讀經典。

在一次偶然的機會,讀到《金剛經》經文中「應無所住而生其心」,這句話啟發了以凡夫心欲達此境,更想深入經典的奧妙,研讀各種的經典,更想了解各宗各教不同的修行方法,也去探討禪宗的修行方法。因當時學業太忙,也就沒有繼續探討。大學競爭壓力大,努力用功,順利完成學業,以優異成績畢業。

畢業後順利找到工作,為了三餐每日辛勞地工作。人生為何來此一遭?吾探討著:人生就要如此過一生嗎?下班有時間時也參加佛學社。當時認識了現在的老婆,當時他對佛法非常有興趣,兩人常在一起研究經典,談論宇宙人生及修行如何找到自性。兩人興趣相投,他長相清秀,又有氣質,很快兩人相戀,皆有雙方父母的同意而結下連理。生活也過得跟平常家庭的生活一樣,身邊多了一位良妻幫吾打理家務及三餐,共同在閒暇之餘,在一起探討佛法。

當時國家動盪不安,又遇七七事變,無奈舉家搬離北京而到了重慶。很快地把全家安頓下來,很快地找到工作。每日下班之時總看到報紙報導日軍又把哪個城市攻據,死傷無數,心裡百感交集。人心的貪婪、自私自利,為權利,不顧自己百姓性命而硬要搶奪不屬於自己的土地,殺傷無數多的性命,無辜的人們家園破碎,妻離子散,流離失所,無家可歸,心痛不已!每日看此新聞更百感交集,看盡人生的無常,世間無常,國土危脆,更想尋求佛法的解脫之門。也曾皈依在虛雲老和尚的門下,為了深入探討禪宗裡面的義趣,禪坐如何能找尋經典所敘述的自性,如何把這顆心安住在定中。

當禪坐時總是不能安住這顆心,當盤坐時才發現自己的念頭意念紛飛,一個接一個,想要把它止住卻沒辦法,這顆心總是安不住,才知《金剛經》所言「應無所住而生其心」要做到還真難,發現要安住這一顆心還真不容易!在禪坐時,才了解從小研讀這麼多經典,雖然瞭解經典裡面的意思,其實經典也是要教我們改習氣,改貪瞋癡慢。自以為這麼久以來,以為自己為人處世都做到很圓滿,禪坐時才真正發現自己的個性及習氣在內心深處一點都沒改,只是把它給壓抑住,沒有讓它顯現出來。石頭壓草終究不能改掉自己的個性、習氣。習禪雖然讓我受益良多,心想這個法門不是我真正想要學習的,想尋找能了脫生死之門。而後又學習密宗法門,於一九五九年蓮花正覺王家齊上師傳予吾蓮花精舍金剛阿闍黎位。

學習密宗的時候,常舉辦法會,例如:放焰口、煙供、火供、持咒、施食供養十方的鬼神眾。當時發現無量無邊的鬼神眾搶食供品,有的殘缺不全,緩緩而來,搶不到供品,各個垂頭喪氣。心裡想:供養這些鬼神眾只是讓他飽食一頓,卻沒有辦法對他們有很大的幫助;心裡想:經典記載超度眾生是讓他們能往生,而我卻發現學密似乎不究竟,也不是我心裡所想深入探討的宇宙人生奧秘,自問這好像不是我想探討的人生義趣。

當時日軍戰敗,舉國歡騰,而吾再度搬回北京,經由朋友的介紹,進入廣播電台工作。在工作之中侃侃而論自己一生所經歷的事蹟及過程,分享給聽友。藉由經典所學的心得,跟聽眾談起抗戰時期周遭所遭遇的事情,甚至以說故事的方式敘述給聽眾聽。例如:從北京搬遷至重慶路途中,巧遇一位奶奶帶著唯一相依為命的孫女到後方投靠親友。而這位奶奶年輕時丈夫工作時不慎意外死亡,而唯一的兒子也在這一次的抗日戰爭而亡,媳婦體弱多病又承受不了丈夫戰亡,傷心過度而病逝。老奶奶一連串遭受親人一一的離去,而勇敢面對一切生離死別。

老奶奶更讓人佩服的是他有一顆慈悲的心,一路上照顧跟他同樣遭遇的人。老奶奶的慈悲,自己捨不得吃的東西也分給那些沒得吃的人。老奶奶雖然受此遭遇,而不被打倒,更用同理之心來幫助人,真是佛菩薩再來。敘述這段故事給聽眾聽,也希望各各能像老奶奶的菩薩心腸,慈悲為懷,讓大家都跟老奶奶一樣,這個社會就不會有戰爭,就不會有殺盜淫妄,就天下太平。

藉由傳播的力量,引導正確的思想及理念,讓聽眾聽到這一段故事能夠感同身受,對這周遭的人都要用愛心,與人和平相處。大家如果能做到跟老奶奶一樣的慈悲心及同理心,那社會就不會有太多衝突,而能導正社會風氣。也常藉用經典因果的理念宣傳,讓大家端正身心,鼓勵大家於戰亂後能勇敢重新再創造更美好的生活。

戰亂後社會慢慢回歸正常,心裡慢慢踏實,下班之後繼續專研經典,也回去探望舅父。許久未跟舅父聚在一起,大家一同聚餐。用餐之時談論抗戰這段時間國家人民如何度過這段難熬的日子。舅父談論著,如果大家都能遇到佛法,尤其是正法淨土法門,每國元首都能學佛,知因果的恐怖,就不敢發起戰爭,也不會為了自己的利益而侵犯他國,發動戰爭殺傷那麼多人民百姓。國家元首如果能遇到佛法,種什麼因得什麼果,就不敢發動這麼大的戰爭,最後也害死了自己國家子民,還有被戰爭傷害的人。日本首相果有智慧就不會造成自己國內外這麼大的傷害。舅父搖頭嘆口氣,「因果難背啊」!

與舅父閒話家常,舅父問吾這段時間對於佛學及經典理念有沒有深入的進展。吾敘述這段時間皈依了虛雲老和尚學禪,這段時間學了禪學。在禪坐中一直無法定心;在禪坐中心裡無法壓住妄念;在禪坐中才知自己的這顆心原來是這麼浮躁,總是無法把這顆心定在定中。最後改為學密。在學密過程中需要有修的上師在旁協助,如果沒有遇到真正有修的上師在旁教導及協助,念咒往往招來許多鬼神眾而被附體,而不知。當時吾想求快速得到所謂的神通,火供、煙供、施食、持咒,看到太多鬼神眾沒有被超度,卻停留在這個空間裡面,甚至附著在持咒人的身上而無法退去。

密宗裡面更是在污染中求淨心,當時想求快速成就,這顆不安的心總是貪圖求快速成就而被污染。學密這段時間反省自己,這似乎不究竟。心裡納悶這些供養的形式沒辦法讓這些眾靈有所歸處,心想經典記載超度應該是讓這些鬼神眾有所歸處。似乎不是我想像中的容易,想把這些問題請教舅父,希望舅父能解答心裡的疑問。

舅父笑著對吾言:這麼多年來,外表似乎滿腹經論,又是每日誦經,讀經典,卻一點都沒有深入經藏,沒有了解真正學佛的最終目標。只知佛學名詞及意思,卻不了解真正學佛是要找到自性,了脫六道生死的輪迴。真正學佛人要改心,改習氣,改掉貪瞋癡慢、五欲六塵,從內心真正的改起。舅父聽吾敘述學禪、學密這麼久而無法安定自己的心,對吾言:試問你的心為何不安?當下吾愣住:吾為何不安?靜下心來探討為何不安。原因是自己把周遭一切人事物或別人的一言一行都收在心底。別人一句不順耳的話,起了波動,或看到報紙刊登有關當時的戰爭四起,心裡常忿忿不平,也起了瞋恚之心,原來有這麼多不順心的事怎麼能讓我這顆心安定下來!笑笑地對著舅父說:「哎呀,慚愧啊!自以為從小讀了這麼多的經典及做很多功課,自以為這樣叫修行,還以為修得很好,根本在原點,沒有修!」自己大笑,哈!哈!哈!

舅父言:「認識北京有一位夏蓮居居士,在宣揚淨土法門,如果你想認識淨土是如何修行,舅父可以幫你引見。」「這個法門跟別的法門不一樣的地方,專門介紹阿彌陀佛的四十八願願力宏深,阿彌陀佛的四十八願,願願都要度盡無量無邊的苦難眾生,彌陀的慈悲只要臨終最後一念能持阿彌陀佛名號,都能帶業往生西方極樂國。這個是淨土法門跟別的法門不同的地方。淨土法門專修淨心,是無心無念,不是石頭壓草,石頭壓草總是不究竟。淨土法門是要這一顆心二六時中都在佛號上,不讓外境來污染這顆心。」聽了舅父如此的介紹淨土法門,這真是不思議的法門,想從心底修起,想深入這個法門。由舅父介紹而成為夏蓮居老居士門下。

自從進入淨土法門,把以前所學全部拋掉,重新學起,讀誦老師的《無量壽經》,才了解宇宙人生真正的意義。自問為何來到這個世間?生在這個世間又為何而來?茫茫人生如無頭蒼蠅忙忙碌碌過一生,生從何來,死又何去?一生所學沒有真正能讓吾能把這顆心安定下來,自從學了淨土以後,才真正了解如何改心改性,如何從內心一點一滴的改起,才真正了解真正學佛不是搞名聞利養,也不是搞神通,是真正了脫生死,自在往生。遇到淨土法門阿彌陀佛,阿彌陀佛的願力救度苦難六道眾生,有福報遇到此法門,更要珍惜,精進用功,學阿彌陀佛的精神,救度無量的眾生,讓這些眾生不用六道輪迴去。

讀了這個經本,讓吾慢慢改掉許多不好的習氣,如遇到不順心的事常常起了無名火,自問不改掉愛生氣這個習氣,如何往生?也改掉不平之心。如上班之時,同事總把簡單的事情搞得很複雜,無法收拾,最後由吾來處理;現在反觀自己,是自己沒有把他們帶好,才會把簡單的事情搞砸了。改變心態,反觀自己,心平氣和,很多事就很圓滿地解決。上班時,長官常常讚賞或是有時做不好被批評,而常有傲慢及得失之心。現在知一切皆虛妄,何來得失及傲慢?

一切唯心造。這個心安住在佛號中,不受這五欲六塵污染,二六時中常保清淨之心。這個心安住阿彌陀佛的名號上,發願生生世世跟著阿彌陀佛,跟著老師夏蓮居老居士弘法利生,弘揚淨土法門。讓淨土法門傳遍世界,讓阿彌陀佛的名號能深入各各眼簾,讓這句佛號一歷耳根,永為道種。隨侍老師到處弘法。老師有感五種《無量壽經》原譯本差異甚大,當中亦有率自增文之問題,乃會集五種原譯本而成為一本,現推為《無量壽經》之善本,題名為《佛說大乘無量壽莊嚴清淨平等覺經》。

老師講經,吾在台下詳做筆記,由老師鑑定。從老師的講經,訓練講經,由老師從旁指教,日益進步。由老師的許可,吾到大學講經,傳揚佛法,淨土法門傳揚到各校校園,並推廣淨土法門能在社團課堂上學習。當時年輕學子對佛學很有興趣,有很多人來聽經,受到廣大的迴響,慢慢把淨土法門傳入校園。

為了把淨土弘揚,透過在學校的關係及人脈,到各地弘揚淨土。當時學習淨土的出家眾、在家居士大力推廣及幫忙,把《無量壽經》弘揚出去。《阿彌陀經》大家都知道,唯獨《無量壽經》少許人知。《無量壽經》是老師用盡心力會集,如能得此經典,要讀誦、了解經文義趣。

《無量壽經》中阿彌陀佛的四十八願,願願都是阿彌陀佛的願力,救度娑婆世界無量眾生。阿彌陀佛的慈悲,連地獄眾生及蜎飛蠕動都不捨一人;阿彌陀佛的慈悲及廣大願力,度化情與無情眾生;阿彌陀佛的聖號,只要信他,臨命終最後一念能持阿彌陀佛名號,各各能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西方極樂世界殊勝無比,有七寶池、八功德水充滿其中,池底純以金沙布地,四邊階道金銀瑠璃玻璃合成,上有樓閣亦以金銀瑠璃,玻璃硨磲,赤珠碼碯而嚴飾之。往生到西方極樂世界都能到阿彌陀佛身邊聽經聞法,脫離六道輪迴之苦。

淨土法門方便很多在家居士在家自修,要早晚課誦、拜佛,二六時中佛號不間斷,對阿彌陀佛要有堅定的信心,這是二力法門,信自、信他。這個法門主要在修這顆心,日常生活、處世待人也是在修心。把這顆心安在彌陀名號上,端正身心,不讓外界來污染它。

能將念佛法門弘揚世界各地,都靠這些同參道友大心大力地推廣,甚至能讓《淨土大經》傳遍校園。盡心盡力將師父所結集之經典傳遍校園,並著作典籍傳送到各個校園及寺院,讓有福報的人都能得此大法。透過不同的管道及人際關係,學校家長委員的人際關係大力合作通過修法,能有讀經課程,當時對佛法有興趣的年輕學子參加讀經的課程。為了讓這些年輕的學子更了解淨土法門即介紹《佛說大乘無量壽莊嚴清淨平等覺經》,更積極在校園舉辦多場的講經。當時聽經的學子愈來愈多,講經時有很多學生提出問題問,為什麼念這一句佛號都能帶業往生,那世間那些殺盜淫妄的人那不是不用受罰嗎?

臨終最後一念如果能懺悔,而往生時頭腦清楚、心不顛倒,念一句至十句阿彌陀佛名號,各各都能往生,這就是淨土法門最殊勝的地方。這法門主要是在修心,淨心,清淨無染,如湖中的湖平靜無波動,湖底中的魚兒看得清清楚楚,如果丟下一顆小石子,湖中起了漣漪,就不清楚,就像我們的心受到五欲六塵的誘惑,心哪來清?遠離一切污染,純淨純善,心淨則土淨。一切法唯心造。你造的阿彌陀佛的因,你就去作佛;造殺盜淫妄的因,就到地獄受報去。一點一滴皆是因果,絲毫都不能大意。

本以為戰爭結束不用再受到日本侵犯之苦,誰知天有不測風雲,不知誰出了政策,完全失去倫理道德。中國五千年來這些傳統文化、儒家思想、倫理道德這麼好的教育,竟然要把它破壞!國家領導者錯誤的政策,竟把整個中國這麼好的傳統文化教育毀之於一旦。當時紅衛兵猖狂,把一些青少年洗腦,甚至教這些年輕人對自己的長輩祖父母,甚至父母,批鬥,完全失去倫理道德。更讓人心痛的是孔子、孟子儒家的書籍只要被發現,不是被毀壞就是被焚毀,到處一片狼藉。

吾也受了無妄之災,把吾所著作之經典及所有教學用品全部焚燒殆盡。心裡知不能反抗,不能有絲毫的隱藏,若有,則紅衛兵會帶去批鬥,又會受牢獄之災。文化大革命動亂中屢遭絕境,心裡如如不動,心裡持誦六字洪名南無阿彌陀佛,平安度過災難。

許多文學哲書籍被焚燒毀去;哲學家、宗教人士甚至被抓去遊街,互相批鬥;很多青少年甚至被洗腦,被抓去批鬥自己的祖父母。破四舊把中國的倫理、孝道完全推翻,甚至佛教的經典毀之一旦。文化大革命把中國這麼好的倫理道德全部推翻。見此狀,心痛不捨這麼好的祖宗留下來的傳統教育被摧毀,心裡更堅定重新站起來,有機會一定把被摧毀的這些淨土經典重新著作,弘揚出去,不讓外境打倒。唯有淨土法門能端正身心,改變人心,改變整個風氣。勇往直前,面對一切的災難,更堅定要把阿彌陀佛四十八願宣揚出去,希望每個人都能有福得遇淨土、學習淨土,念阿彌陀佛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不再輪迴。不再在這個五濁惡世被污染,不再生生世世輪迴,永遠脫離輪迴之苦。

吾之師父把畢生心血為弘揚淨土,結集《佛說大乘無量壽莊嚴清淨平等覺經》,淨土宗相關典籍著作等身,為弘法利生,推廣淨土法門,弘揚淨土,教導學子把淨土弘揚。吾師一生傳揚淨土法門,以身作則。修淨土如果真修真改,把這顆心改到清淨無染,一生沒有病苦,能預知時至,自在往生。吾師示現臨終時招集在家弟子及信眾,開示淨土法門只要能信阿彌陀佛,真信、真願都能自在往生。今阿彌陀佛要來接引吾師去西方極樂世界,跟大家念南無阿彌陀佛佛號,送吾師最後一程。阿彌陀佛名號響徹大堂,師父一聲「阿彌陀佛||」名號,自在往生西方。做出最好的示現,自在往生西方極樂世界,讓大家更相信西方極樂世界,更相信真修行都能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給世人做出最好的榜樣。

師父往生之後,吾接下居士林的工作,傳承師父所交代的,著作《淨土大經解》,培養年輕有為的學子講經,弘揚佛法,讓這些年輕學子以年輕人帶動年輕人學佛,把淨土法門再度深入校園,讓淨土永續流傳。吾把後半輩心力重新注解《淨土大經》,翻譯所有經典並對稿。每日早晚課必完成,二六時中佛號不離口,每日十四萬句的佛號聲不離口。人生無常,生死難測,萬一佛號斷掉,無常找到,剎那指間六道輪迴去。人身難得,佛法難聞,得人身又得此大法,切勿錯過此機緣,才能永脫六道輪迴之苦。

每日追頂念佛,連作夢佛號聲也不間斷。夢中走在大街上,佛號聲不離口,平坦的道路突然來個大轉彎,來不及反應,一聲倒地,佛號聲中斷。突然驚醒,為何每日追頂念佛,在最緊要的關頭吾的佛號聲中斷?自我檢討後才知身沒放。所謂的「心牆」也可以說個性很強,未完全改掉。這個夢警惕自己,身未放,臨命終時如果佛要來接引,還放不下這個身,永遠六道輪迴去了。老子言:「吾有大患,為吾有身。」唯有藉假修真,知道身是假的,一切病痛不在意它。一點感冒咳嗽更不用去理會,

這個情況愈來愈嚴重,家人及學生的關心,總是把他們拒於門外。學生關心吾之病況,有時請中醫開藥方,煎煮好,希望吾能服下,為了這些學生的孝心,也在他們的面前服下,讓這些學生安心。病情也沒有好轉,似乎愈咳愈嚴重。不顧疾病纏身,閉門謝客,註解《大經》,完成初稿、二稿、三稿,完成《大經解》,分送到各地的淨宗學會。於海內外寺院宣傳《淨土大經》,也被邀到美國的華府開設淨宗講座,居士林、廣化寺多次巡迴講經,將淨土弘揚,讓淨土不死法門南無阿彌陀佛六字洪名也能傳遍世界,各國也能得聞彌陀聖號,能一歷耳根,永為道種,也能遇緣開花結果。

因畢生最後的精力為佛法著作更多的典籍流傳後世,也不懼病魔纏身,只願佛法永續流傳,為傳淨土,努力註解《大經》,努力把最後的日子集中各種不同的經典,翻閱對照而放入經典裡面,更廢寢忘食,著作更多的經典,以流傳後世。佛號不離口,佛號在腦中,忽然浮現「閉關」二字。心裡有了答案,謝絕一切訪客,對外宣布閉關。在閉關中不停早晚課,誦經、拜佛,十幾萬聲的佛號不離口,心裡知道夢中那一道心牆一定要徹底拿掉,不致病魔纏身。身是假的,追頂念佛把一切忘掉,不讓絲毫微細的念頭進來,往生剎那之間,佛號不可間斷。在閉關期間,心知日子不多,用畢生最後這些日子趕緊未完成書籍把它完成。很快出關日子到了,展開雙手、伸展筋骨,準備打開大門,深呼吸外面新鮮的空氣,伸腳踏出門檻,一個打滑,重心不穩而滑倒,往後傾而倒地,追頂念佛,佛號不斷,剎那間阿彌陀佛來接引吾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當時七十九歲。

家嫻:感恩黃念祖老居士慈悲開示,請老居士慈悲您夢中那一道心牆現前是否跟魂魄的牽引有關?

黃念祖老居士:夢中浮現那一道牆,撞擊而倒地,卻中斷了佛號,這一道牆是心牆,身沒放,個性內心的深處一個強硬的個性沒有放,身被牆撞擊,第一個念頭想到自己有沒有受傷,卻那時忘了佛號的存在,那最後一念怎能往生啊?這一道牆也是在警惕吾:身體及習性未放,如何往生。自從夢到心牆之後,知如果沒有放下這個假身,改掉微細的,自己知而卻沒有改掉內心那一股強硬個性,是無法往生。自從夢到心牆更不敢大意,每日十四萬聲佛號追頂念佛,不讓絲毫微細的念頭而入,雖然被病魔纏身,知道身是假身。唯有藉著假身來修行,幫助眾生破迷開悟;唯有藉著這個假身在短短幾年的時間留下《淨土大經》及著作永續流傳。改掉內心那一點強硬的個性,放掉這個身,緊緊抓住彌陀名號,最後一念阿彌陀佛,阿彌陀佛要來接引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世間人及歷代祖師只知累劫父母師長來討債,卻不知來討債的冤親債主會到我們的夢境,化現平日最喜好的人事物,讓我們入這個境界。例如:吾執著在校園講經說法,台下年輕學子專心聽講,做筆記,又用仰慕的眼神讓我執著在這個情境上,而我的夢境就在萬人空巷,當我上台講經,就這樣我的一魂被引出。事後常常頭痛,冤親債主找上,慢慢地生病。也有些學密宗是執著密宗神通、持咒而後召感許多神眾及幽靈分布在我的雙眼、頭部、後腦勺及肩頸而無法退去,這也是學密的後遺症。

家嫻:請黃老居士慈悲開示您生病是什麼時候冤親債主找到?

黃念祖老居士:當時文化大革命的時候屢次被紅衛兵把辛苦著作的經典焚毀一次又一次,外表雖如如不動,內心微細的波動牽引憤怒及瞋恚,當下只知道自己起了瞋恚之心,把它壓住不讓它起現前,只是心裡惋惜這麼好的經典及書籍被這些文化大革命的紅衛兵摧毀,微微的波動及憤怒牽引整個胸口及胸腔而心痛不已。事隔多日,胸腔常微微的陣痛,常常咳嗽,狀況愈來愈明顯,心想這個身是假身,不去理會,一心想把被毀掉之經典及書籍重新著作且書寫,不讓這麼好的淨土經典毀之於一旦。日夜不停工作,身體每況愈下,甚至咳出血絲,家人勸導上醫院檢查及醫治,不想被這個假身拖累,加緊佛號聲不間斷,阿彌陀佛佛號聲也讓我的咳嗽舒緩,吾之生病就是從文化大革命屢次被紅衛兵焚燒經典引起。

家嫻:請黃老居士慈悲講解這佔據您整個胸口及胸腔的冤親債主是幾世的眾生什麼樣的因緣而得入?

黃念祖老居士:世人只知道三世因果,卻不知生生世世累劫不管是你所愛、所恨,所有一切執著都會在我們每一處的細胞裡面,這也是吾到台北香光佛室請眾才得知累劫的冤親都在我們五十兆細胞。蘇居士慈悲,大心大願,解開宇宙空間,原來這個空間都是有機體,空間無層次,蘇居士心量大,超度無量無邊苦難眾生,打開層層無盡的空間。原來這空間也就是我們生活中所喜愛一切人事物。所以為什麼叫你不要執著,不要每一樣東西執著,不管親情、愛情、友情、金錢、地位,只要你一執著,在夢境中累劫的冤親債主化現我們最喜好的某一樣東西,在夢境中引入而不得出,就是我們最喜好的某一樣東西來,身體的某個部位就會生病,那當進入這個夢境,就無法得出,我們的身體就慢慢生病,這也是香光大佛寺探討所謂的三魂七魄被抓在空間中。所以不執著身外之物,來空空、去空空,唯有執著阿彌陀佛才能帶我們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永脫六道。

回顧過去世六世在朝為官為了鞏固自己的權力及地位,只要對我有傷害及對立,因爭權奪利暗中找人下藥及暗殺害死許多跟我對立的文武百官。這些被我所害的文武百官不甘平白無故給他們殺害,因微細的波動起了瞋恚之心,讓他們得入我的體內而來報復,讓我受到就如他們被傷害的慘狀,他們被害的症狀和吾現今所呈現之病痛相同。

累世冤親債主趁吾心中的波動而牽引入吾之胸腔及整個氣管,佔據吾整個呼吸道及胸腔。現在回想占據整個胸腔及呼吸道的冤親,看到了自己殘忍自私,害了這麼多人,該受報!

唯有發露懺悔,過去所造之惡業,今生受此報。願吾之冤親債主能得聞阿彌陀佛名號,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家嫻:黃老居士您在出關時即使滑跤倒地,還能追頂念佛而蒙我佛慈悲接引西方極樂世界,請黃老居士慈悲教導後輩如何念佛。

黃念祖老居士:修行淨土就是修這一顆心,清淨無染,世間五欲六塵不可沾染,連這個身都不可執著。當時夢境考驗吾念佛功夫,自以為念佛功夫已經念到無念,沒想到撞擊那面牆,所謂的心牆,考驗自己有沒有把身放下,這一考還真的沒考過!原來我對自己的身還沒有放下,當下佛號忘記,這也提醒吾:身體沒有放下,臨命終時緊緊抓住這個身不放,佛來接引你也不能走。修行最終身外之物都帶不走,一切都虛妄,只有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才是真的,要把這顆心二六時中都在佛號上,心裡只有阿彌陀佛,厭離娑婆世界,真信、真願,願阿彌陀佛的四十八願度眾生,沒有自己,一心只想如何傳揚佛法,廣度眾生,有這樣的願心,則佛號不間斷,必能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家嫻:感恩黃老居士慈悲開示。淨土宗和密宗都是修淨,而黃老居士是密宗金剛上師,修淨土宗亦有大成就得以往生,請慈悲進一步開示學密、學淨兩者之不同之處及用功之處。

黃念祖老居士:

  密宗的修行要有很深的定功,密宗不是人人適合學習,看似簡單,其實不容易。在學習過程中如果沒有很有修為的上師在旁勘驗,很容易招感鬼神眾,如果沒有很好的功夫,沒有上師在旁教導。因密宗很多種宗派學密常常供養鬼神眾如煙供、火供、持咒,持咒如果沒有很好的功夫,請來這些鬼神眾卻沒有辦法把這些鬼神送走,沒送走這些鬼神眾往往附體在這些持咒者。

  當初學密喜歡快速有成就,又喜歡有神通,卻不知自己被這些請來的鬼神眾附體,全部占據我的雙眼、頭部、後腦勺及肩背,常常感覺不舒服。學了淨土法門後才知道只有阿彌陀佛能把這些眾靈超度到西方極樂世界。學淨土才知淨土法門是修淨心,遠離污染,不讓五欲六塵絲毫污染自己的清淨心,唯一淨土法門找回清淨之心,找回自性,往生自在,這是淨土宗跟密宗不一樣的地方。密宗是向外求,喜歡神通、持咒。往往持咒後招感太多肉眼所看不見的眾靈,沒有辦法超度而回到自己身上,如果想學密者應該找一個良好的上師在旁教導。

家嫻:阿彌陀佛,感恩黃念祖老居士慈悲開示。您的年譜出來,整理成冊、出版流通,能夠幫助許多修行人在修行道業上如何修行、如何精進。

訪問內容由佛弟子李家嫻主筆寫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