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佳麗仍於身

 

二0一七年五月十四日

 

法璽法師:(法璽頭皮像被抓住)請問您是什麼眾生?想要接受訪問是嗎?

眾生:我們是釋海澤頭皮的小紅細胞,密密麻麻、密密麻麻。

法璽法師:那請問臉部呢?也是一樣嗎?

眾生:當然不一樣,不同部位怎麼會是一樣?現在我們是從頭部出來的一顆小細胞,我們是不高興的細胞,所以我們紅通通的,他也不喜歡我們,覺得我們紅通通的,什麼時候才會好?我們也是被排擠的細胞,我們不是天生下來就想要這樣的,我們是被害的,我們被感情所害,所以跟任何情感有關聯的波動,我們就會紅、發熱,我們不被喜歡,我們也很悶,也很不快樂,不是只有你不喜歡,我們也不喜歡,我們當初也是漂漂亮亮的,我們是一群后宮嬪妃,沒錯,我們愛漂亮,愛打扮,你的打扮跟保養,也會讓我們很興奮,因為我們也想當漂亮的女人,但是我們為情所困,為情所害,我們有很多是被打入冷宮的,我們失去了華麗的外表,只剩下滿身傷痕,永遠無法撫平,我們恨,只要記憶一線起,我們就恨,我們就悶,我們就不平,怎麼可以這樣?我們做了這麼多,為什麼最後還是這樣的下場?

阿彌陀佛開示:
做多做少,都不足以談論,一談便是空。

 

阿彌陀佛開示:
一路為情當莫情。一生為情何再情?

法璽法師:請問阿彌陀佛這樣就可以了嗎?

阿彌陀佛開示:
如此便可。餘由自省。

法璽法師:請問眾生菩薩,您叫什麼名字?

眾生:我是代表苗可安。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璽主筆寫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