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腸道中的「雙胞胎哥哥」!

 

二0一七年五月十七日

 

弟子:阿彌陀佛。請問佛,今日海澤是要寫佛語或是為四眾弟子請眾?

阿彌陀佛:海澤孩子,今日為請法慈之眾生菩薩。

弟子:好的。謝謝我佛慈悲。

阿彌陀佛開示:

  法慈孩子瑞眼觀。四眾弟子佛地需。

  依其所需現三四。此世因母而得入。

  得以佛地現比丘。恢復比丘身,方能將往過結解。

  若真有心向佛道。應該此間應行持。

  過往所做心與為。無亮無光如灰燼。

  一切皆將過往流。從此心起為眾做。

海澤:請問您是法慈有緣的眾生菩薩嗎?(旁便站了一位小法慈)

眾生:是的,我以為可以開始了?

海澤:是啊!可以啊!等你吃完,剩一口,看你狼虎吞嚥,很餓的樣子。(現吃東西的樣子)

眾生:我是很餓!你真好喔!我吃飽了!

海澤:請問你和法慈是什麼關係?為何跟在他身邊?

眾生:我是他的複製品,是小時候的法慈。我一直在他身上,一直都吃不飽,一直吃一直吃,吃不飽,一直跑廁所,一直跑廁所,我的屁好臭!好臭!好臭!不知道為什麼。爸媽一直不回家—_

海澤:我覺得你語無倫次,怎麼了?發生什麼事嗎?可以叫你小法慈嗎?

眾生:可以啊!我現在看到法慈長大了。跟小時候不一樣。你看看我們兩個像不像?

海澤:像。請問你為什麼現在出現?你原本是在他哪裡?

眾生:大家都不知道,包括爸爸媽媽好像都不知道。(一直哭)

  我們原本是雙胞胎的,一起長大,不知在什麼時候,我就沒有再長大,我一直想掙脫這一層束縛,但是這層膜,包我包的緊緊的。我動不了,而他卻一直長大、一直長大,也會動,我動不了,但是我就是知道我跟他是一體的,我們兩個是長的很像,我很餓,但是媽媽的營養一直到不了我這裡,一直到不了我這裡,我在他旁邊一直被壓,一直被壓,他愈長大,我愈被壓的扁扁的,直到有一天,我們被擠在一起,好窄好窄,我竟然被壓到他身上,合在一起。我就和他合在一起。(不說話了)

海澤:怎麼了?

眾生:我看到爸媽對他百般呵護。我好不想看到這樣的情景。為什麼我們兩個差這麼多?他身體不好,能吃的好吃的,都有他的份,都為他準備的。但是我想吃,卻吃不到,只能看他吃。我想長大卻長不大。

   姐姐對他很好,我好羨慕,姐姐是女生,有許多東西不會,不知道就會叫人豪、人豪!沒有人叫我,沒有人知道我的存在,沒有人給我吃東西,我好難過,有時候會一直哭,哭到累了睡著了。

海澤:阿彌陀佛!你在講的時候,我看到了。你和人豪是同卵雙胞胎,兩個長得一模一樣,在媽媽的子宮裡,兩個一起成長,但是你有些缺陷,你的腸胃系統有問題,營養從臍帶輸入,但是你沒辦法吸收,所以你沒辦法再長大,你的身體才會一直萎縮一直萎縮,雖然身體萎縮,但是你的靈性依然還在,身體外面有一層羊膜,保護著胎兒也就是你和人豪,一直到胎兒出生,但當你身體萎縮時,人豪同時是漸漸長大,子宮空間有限,所以你一直覺得被壓,你的靈在出生時被擠壓,所以和人豪合為一體,但是靈卻是兩個的。你的腸胃不好,吃不飽,放屁很臭,這些是在法慈身上會出現的問題,但原來是你的問題。這真是令人想不到的情形。

眾生:我好可憐。我知道他的需要,他都可以要什麼跟爸媽、姐姐講,他們就會去幫他準備,他是他們的寶貝,但是我的需要沒有知道。沒人理我。(哭泣)

海澤:你哭得好傷心喔!

眾生: 阿姨,你是家中第一個聽到我在哭的人。我一直都是這麼哭都沒有人聽到,都沒有人理我,有時候哭累了,就睡著了,可是當我看到一家人都在一起的時候,我又好開心,雖然我說的話,他們都聽不到,我也是可以自己說給自己聽。我可以感覺到法慈知道我的心,但他不知道我的存在,因為我想哭的時候,他也會想哭,我開心的時候,他也開心。 

海澤:請問你在法慈身上的哪個部位?和他生下來是早產兒,心臟有些問題有關係嗎?

眾生:我在他的胸口,其實在他身上我可以跑來跑去,有時候有壞人要進來我會把他趕走,但是畢竟我力氣不夠,如果對方比我兇,我就沒辦法了。像電腦裡面的那些壞人,好可怕,就常常跑到他的頭,我沒有辦法,只好讓他進進出出的。我的心臟也不好,有時跳的快跳的慢,所以後來就不跳了。法慈和我一樣,有同樣的問題,因為我們是雙胞胎。

海澤:原來如此!阿彌陀佛。再請問你,你在阿媽家這麼久,為什麼現在才出來?

眾生:我從來沒想過要出來,我們本來就是一體的。現在是因為前面的光亮,應該就是阿彌陀佛吧!一直對我笑,好慈悲,好溫和,和蘇阿嬤很像,他伸出手,指著阿姨這裡,好像叫我到你這裡來。我一直看著他,是不是阿彌陀佛把我牽出來的?因為我從來沒想過要離開過法慈的身體。我雖然不能吃、又瘦又小,放屁很臭,但他也習慣自己就是這個樣子。就算要和他分開,我也不知道要怎麼分開。可是我現在卻和他分開了。好奇怪,我好像變的自由了,輕鬆很多。沒有一直被壓著了。

海澤:你會很愛睡覺嗎?

眾生:沒事我就睡覺啊!法慈也很愛睡覺!是他睡我才想睡?還是我想睡他才想睡?我也分不清楚,反正我們兩個都很愛睡覺。

海澤:喔!這樣啊!那你有名字嗎?

眾生:我自己叫我自己小豪。我還蠻喜歡這個名字的。

海澤:小豪,那你在法慈體內,有看到其他眾生嗎?

小豪:有啊!有很多小姐,換來換去的,本來很多的,最近少很多。

   他們有時候也會對我招手,要我過去那裡,我才不要呢!好奇怪喔!

海澤:那法慈上課,你有跟著上課嗎?

小豪:有啊!當然他睡覺我也跟他一起睡覺啊!

海澤:那你知道這裡是香光大佛寺,有個西方法性土嗎?

小豪:知道啊!

海澤:想不想去?

小豪:沒有想過。但是我習慣和法慈在一起。

海澤:去那邊很好喔!你要吃什麼,就有什麼可以吃,你可以吃的飽!而且,放屁不會很臭!要不要去那裏? 而且你如果念南無阿彌陀佛,還可以去西方極樂世界阿彌陀佛那裏。你就可以永遠和法慈在一起。

小豪:那可以永遠和爸爸媽媽還有姐姐在一起嗎?

海澤:可以啊!因為以後他們都會回西方,只是你先去那裏等他們!

小豪:好啊!那我先去等。那有蘇阿嬤在嗎?

海澤:有啊!你不是說蘇阿嬤和阿彌陀佛很像嗎?阿彌陀佛永遠在那裏。也就是蘇阿嬤永遠在那裏啊!

小豪:好吧!那我先去那邊等。你沒有騙我喔!

海澤:沒有騙你。不然你等一下讓蘇阿嬤回答你的問題。

小豪:好,那我等蘇阿嬤回答我的問題。

海澤:好。阿彌陀佛。

小豪:阿彌陀佛。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海澤主筆寫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