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前國民政府總統府資政-黃少谷

 

 

 

 

 

二O一七年六月一日

曹如娣:阿彌陀佛。恭請黃少谷資政,蘇居士數年前慈悲之心助您離苦得生西方極樂世界。今香光大佛寺阿彌陀佛駐寺,為世人開啟直航西方,為報我佛阿彌陀佛之恩,請資政能否說明過程,我們將會將訪問紀錄公諸於世,讓更多的人認識阿彌陀佛,您功德無量。

黃少谷資政:阿彌陀佛。蘇居士慈悲,如果不是蘇居士幫忙我由地獄拔脫送至西方極樂世界,相信我現在還在地獄輪轉受報。世人們可能覺得奇怪,像我這樣在世個性正直,剛正不阿,肯定死後可升天,去好的地方才是,怎麼可能下地獄。如果不是蘇居士突破空間、突破時間,世間人永遠也不會知道這個秘密。身負國家重任,由大陸撤退至台灣,百廢待舉,時時刻刻,分分秒秒無不是想著如何讓人民、老百姓的生活,能夠早一天的有所改善。身為一個重要的領導人之一,做事情想當然耳是主見非常的強,常常是自己認為自己的想法是對的,一定要堅持己見、辯解爭強、執行到底,講話總是非常大聲,死後我直下「拔舌地獄」受報;由於計畫如何使人民生活有所改善,用腦過度,當然政策之中,難免有受害的一方,死後我去了「挖腦地獄」、「挖心地獄」。生前,我沒有接觸佛法,沒有學佛,殊不知以為對的事情,全然不是這麼回事。直到死後,直下地獄,閻王殿前受審,早已後悔莫及。還好祖上有德,此生能得遇「香光佛地」(香光大佛寺的前身)的蘇居士,人稱蘇師姐在石碇請眾時,將我從地獄拔脫離苦送至西方法性土聽經後,再送往西方極樂世界。這是一個沒有苦痛,諸上善人聚會一處之地,來到此地我依然可以聽得到蘇居士講經,也才知道原來學佛,學做佛是必須要改個性、改自己久遠劫來所累積的習氣。我們身體五十兆的細胞,含藏了五十兆組的眾生菩薩累劫冤親。原來病痛不是病,小至昏沉、打噴嚏,無一不是眾生干擾。只要我們能夠與冤親化解,自然不藥而癒,香光大佛寺在做的事就是冥陽兩利之舉。蘇居士是位真修之人,幫忙我們多劫生中的眾生菩薩、冤親債主能送往西方極樂世界。少谷現在是沒有了身體,並非這樣我的冤親就不存在,他們一直在空間中等待,只要得人身,只要我們的習氣、個性未改,相同的念頭一打,肉眼看不見的冤親,即刻到,化為身體的失眠、痠痛、癌症、腫瘤的方式表現。佛恩難報,少谷聽經未久,但是這一定要讓我的家人、朋友以及世人看到這份訊息的時候,能夠有所明白,學佛真的很重要。

曹如娣:尊敬的黃資政,您是否能夠回頭看一下,您在幾歲的時候三魂七魄被抓,也就是身體會感覺越來越重,不靈活。

黃資政:我在大約四十九歲的時候,有一天做了一個夢,夢到我與工作夥伴大夥齊聚正在商討國家策略與工作計畫,醒來之後,感覺身體變得比較重且無力。現在回頭看起來,那是第一次我的一魂被抓。過往不知道,總認為隨著年紀的增長,動作不靈活是正常,看醫生打針吃藥是正常,現在才知道是三魂七魄被帶走,冤親化現我們最愛的事物,將我們的魂魄一一帶走,所以身體日漸衰敗。我一向很自豪自己的記憶力過人,但是在七十六歲那年開始,記憶力開始陸續衰減,八十三歲至八十五歲之間,記憶力更差,常常是前面剛講過的事情,馬上忘記。我是一個個性剛強的人,能自己完成的事情,儘量不假手他人,在年紀漸長之時,這種根深蒂固的拗脾氣與固執,也讓自己吃了些苦頭,力不從心時,硬是沒有辦法。我在九十五歲的時候壽終,人世一遭,若非遇到蘇佛,真是不敢設想後果。奉勸世人,真的是人生難得、佛法難聞,當下把握才是。

曹如娣:請問資政,有沒有什麼話想對你的孫女說說。

黃資政:是啊!早在數年前第一次接受訪問時,妮妮,外公就想託蘇佛菩薩勸你兩句,「個性不要太強,一切皆為幻化烏有,你的身體需要調整啦!蘇居士的為人,你知道的比外公還多,不找他幫忙你調一下身體,吃虧的是自己。你的所做所為外公在西方,看的一清二楚,千萬別再執著了。錢,夠用就好,最後什麼也帶不走。雖說個人造業各人擔,想翻業跟著蘇居士就對了。」「妮妮,外公現在在澳洲香光大佛寺,這裡你也盡過一分心力,外公很希望將來有機會,在這佛堂裡可以跟你講講話,貼心的話,這是打著燈籠也找不到的地方,千萬珍惜。話到此,等妳喔!」

曹如娣:感恩黃資政您寶貴的分享,對許多接觸佛法未深的人,分享了一些重要的觀念與知識,功德無量。阿彌陀佛。

訊息內容由佛弟子曹如娣居士主筆寫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