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長榮集團創辦人「張榮發」

 

張榮發(長榮集團創辦人)

 

「張榮發」的圖片搜尋結果

 

 

2017/06/06 AM 09:27         主筆:釋法璽

 

法璽:法璽禮佛十拜,誠心禮請長榮集團創辦人張榮發,慈悲示現說法,分享輝煌的一生以及往生西方的經驗,阿彌陀佛。

張榮發:(台語發音)
我紅的程度,好像不用太多的介紹跟排場,大家誰不知道我張榮發?但是都沒有人來找我,不過香光大佛寺到現在才要開放外界,也是不能怪你們大家,但是現在開始,你們有看到我張榮發的訊息了嗎?如果你看到了,還不想來找我嗎?人真的這麼現實嗎?一斷氣就什麼都不是,我知道我一過世,家裡爭家產,拆破臉,一個家沒成一個家嗎?全世界人口這麼多,唯一有關係的就是你們幾個,不合,拿石頭砸腳,我如果不是有這裡的接收訊息,我也沒有要管這些了,我是在西方,涼涼自在,現在剛好讓我想到,你們這些胡作非為,都是有因有果的,我現在要講正經事情了,我張榮發,是憑著什麼去到西方?憑我有積德。

一世人都在拚事業,從走船開始,我就一直不敢鬆懈,戰戰兢兢的打拼,到了對船業有了一定的見解跟門路,我才敢放手去創作事業,我張榮發做事就是這麼小心,謹慎,認識我的人應該都了解我的為人,我開始從我的本業,船航,創業,我開創了長榮海運,我觀望很久了,我一開創就要跟別人不一樣,我要有我的獨特性,我也設計過很多種的副案,要創業要投入這麼多的資源跟資金,我不是在什麼大企業家出身的家庭,只准成功,不許失敗,一直提醒著我,拿出比任何人還要認真的態度,因為我相信你的誠懇都是寫在臉上的,你用多少心,都是看得出來的,一路創業不簡單,現在也是熬過來了,看準商機,就不能手軟,對就是對,不行退縮,要敢嗆,敢衝,我張榮發要成立一個長榮集團,怎麼有這麼容易,但是現在一切都是空,哈哈,真趣味,以前在拚事業的時候,有機緣讓我賺大錢,是從細漢就跟阿母最親,阿母教我的道理,種善因才會得善果,從開始拚事業開始,我就開始跟我自己講,不論如何都要回饋社會,今天從社會賺了多少利益,來日社會有需要都要回報,這樣才不會福報消了了,懂得享福報,也要積福報,所以一路走來我都是有在做公益,甚至常常大場的災難,我都是佈施大筆的資金,但是我做了這些都不究竟,我到不了西方。

           一世人跟著阿母信仰一貫道,我也成為最虔誠的一貫道道親,是知名的企業家,大家都知道我在一貫道的信仰,我也常常有感社會的動亂,我四處去度化道親,希望可以弘揚一貫道,為了讓阿母高興,我也開始呷菜,其實吃了習慣,這也是一種非常好的習慣,也慈悲,也衛生,也健康,我非常相信一貫道,也相信一貫道可以帶我成就無極理天,但是我死了以後,也不知道怎麼沒有去無極理天,反而來到你們的香光大佛寺,聽到你們在叫我,我死了以後還在身邊等待,等著要去無極理天的蓮花船來載我,我還沒等到就先被你們的一道叫做佛光包圍,帶來這裡,每天聽經,很特別。

          全世界都講我張榮發死了,就只有你們這裡說我可以不用死,在你們所化現的蓮花座裡面,很舒服,空間很大,光景很美,我張榮發也是一個很會享受的人,讓我稱讚的到的都是不簡單的,這裡的光景我很讚嘆,我住在裡面很快活,也不用便所,要呷什麼就有什麼,認真一聽你們講經的內容,講的還很不錯,我一世人都有聽道的經驗,第一次聽你們這個講經,很好聽,我也第一次聽到不一樣的西方極樂世界,聽說西方有多美,多殊勝,在這裡的機緣,我才真正相信,放棄了我追求一世人的無極理天,一貫道是我追求一世人的信仰,但是我不但上不去,也只是積了福報而已,在這裡的計算方式,我一點點修行都沒,很世俗,反倒你們這裡處處很殊勝。

          有一天,蘇居士很慈悲,牽引很多名人上去西方,很快的速度,很簡單就到了西方,這是世間找不到的功夫,正港的修行人,我張榮發正式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知恩報恩,是我張榮發的個性,我張榮發來講話,其實我也很清楚我講些什麼,就是真理,什麼是真理,我張榮發很開放,我很有心要幫助香光大佛寺成立,從佛開示說要建立大佛寺開始,我就一直想要下來幫忙,但是因緣不具足,就是沒有辦法,好不容易你們叫我下來了,但是可以幫上忙的也有限,因為我的在世的子孫,早就沒有在信這些了,他們甘願相信老爸就是死人的事實。

          我張榮發一世人,沒有做什麼壞心的事情,都全做善事,做大佈施,所以我福報真的知足,我消去的福報,很快就又會補回來,我在做事情都是真心誠意,做假的事情,我沒有辦法,當然商場上基本要有的競爭,沒有算在內,我娶了兩房,外面也是多少有,一個企業家,這是難免的,我在外的打拚,希望的就是可以享受人生,一個男人享受人生,怎麼可以沒有女人的相伴,所以我張榮發的女人也是不少,但是這是不能明講的秘密,我的三魂七魄,現在才聽說,在世的時候根本不曾聽說過,現在你叫我看,我才明白,原來我的靈魂被人家抓的空空,原因就是我玩女人,一有錢就搞怪,這是男人的通病,因為這種快感,哀,哪一個企業家沒玩,你給我騙,我也不信,我事業越衝越高,對我阿諛奉承的人越來越多,甚至知道我愛粉味,也會介紹我去,或者安排應酬的好所在,我有我固定的好所在,我愛的粉味不可以很複雜,愛多少錢我都可以付出,但是就是不愛複雜,我也是怕死。

          事業穩定,收入穩定,兒子也都開始接觸企業的運作,雖然還很青澀,但是多少我還是有滿意,有時候也是會想要刁一下,畢竟要掌管這麼大的事業,總是希望兒子可以勝任,我有我獨特教兒子的方式,大家對我也是有基本的尊重,常常在夢中,我會夢見脫光光的女人,不是只有一位,常常是一群,我當然是高興,我總是忘記我在夢中,到天亮我還依依不捨,我們總是抱緊緊,難分難捨,但是醒來看見是夢,再看見身邊的夫人,我總是輕輕嘆氣一大聲,每天一到晚上,我就期待再夢見女人,我在夢中總是變得很年輕,很有力,我很滿意,但是我並沒有注意到我身體的變化,我的臉變的浮浮,原來這些夢中來找我的女人,都是我過去拋棄的女人,我張榮發這輩子會這麼成功,也是過去有積德。

          我過去是樂善佈施的唐太祖,李淵,所以我有功也有過,我張榮發這世人,事業非常成功,家庭也不是太壞,但是沒有很合,是沒有錯,因為我沒了脫西方,所以就沒有功德,我一生所積的都只是福報,因為我有心,一個企業家,最器重的就是有心、有為,所以我並不了解要如何無心而做,雖然我張榮發在佈施,都不計代價,但是我有太多都是在於心的衡量計較上,我眼頭很聰明的,看事情很準,在你們來說,就是過去有修,看我過去,建立唐代皇朝,哈哈,也是不簡單,可能算算跟我這世人都是一樣,有功有過,都到不了西方,繼續輪迴,這世人如果沒有遇到蘇居士以及香光大佛寺,我可能也是繼續輪迴,一貫道的修行,我也不便說什麼意見,畢竟我信了一世人,但是趁這個機緣,我想要說,不究竟,不成就,大家希望可以三思,我現在有通,知道大不了就是天道,跟真正的解脫世界還很遠,好了,我不便在做評論,在西方極樂世界,聽彌陀佛慈悲的講經說法,我了解了修行人,要改個性,沒有改個性,根本談不上是修行人,我是一貫道的修行人,我沒有改個性,我如果有改個性,我就不會生病死,擱有錢也是要拿錢去醫身體,也是要痛苦。

           我的後半輩子,濛濛渺渺,因為我的靈被踢在旁邊,我像幽魂一樣,所以我差不多過六十歲就開始茫茫,腦袋也越來越不精光,跟以前比起來差距很大,我愛女人,三十幾歲就開始抓魂,都在夢中抓走,剛開始的反應就是容易累,但是那時候正在拚事業,哪有時間管這些,但是我對粉味真的很有興趣,抓靈的速度很快,我開始沒有力氣,這對男人來說是多麼沒有面子,我有看中醫,我有偷偷補身體,算了,現在講這些好像也有些拍謝,總講一句我開始一直被抓魂,我的臉開始走樣,我被人家附體,就是我身體被人佔走了,是在五十幾歲,但是我有時候精神比較好的時候我還可以主意,如果身體比較虛的時候就會讓外靈主意操作,控制,一樣都是在我喜歡的那一味,粉味,我後期都跟我的太太沒有什麼感情,我比較喜歡自由跟刺激,常常以打拼事業,應酬為由,現在想想,一個企業家,想要有一個完整的家庭也是很困難,大家如果再沾上所謂爭奪資產的問題,這家庭要完整實在不可能,每一房之間的鬥爭就親像古早皇宮奪皇位一樣,沒好面相看,大家都怕呷虧,真可怕。

           但是,我張榮發要跟大家呼籲,呼籲一個事實,靈如果被人家抓走,就什麼價值都沒有了,就像我這樣,我是六十五歲開始,我就空了,我完全被踢出身體外面,我也進不去我的身體,後來的這些事情我都不知覺,我的臉一直改變,眼神也沒有很清晰,醫療診定是失智症,其實是我張榮發已經不在這世界上了,早就在地獄受報,償還我今世及過去生的債,我這一生都在打拼事業,雖然信仰一貫道,但是對業與冤親債主這部分還是有所忽略,所以一樣生老病死,而且脾氣個性也令兒子們反感,有時候我並不想這麼做,但是就是有力量想令我們父子之間鬧翻,我是個不忘本的人,我當然也對我的兒子情感深厚,只是不懂的表現,在後期都不是我了的時候,我其實很害怕,我在很恐慌的時候,發現自己在陰暗之中,我呼喊前人的尊名,以及活佛的聖名,只有更加黑暗,我在黑暗之中度過了好幾十年,到了我死的那一刻,這片黑暗才散開,黑暗原來是所有我過去害死的百姓及官軍,我真正死的那一刻,他們走了,報完仇了,我才會待在身體旁邊,想要等待到達無極理天,但是最後是被送到了香光大佛寺,這一刻是我一生中最有福報的時刻,來到這裡我才到達了西方,真正了脫生死。

           我最大的福報還有能夠再出來與我的子孫對話,看了這篇,不管孩子們信不信,後來阿爸病了,就開始不是自己,有些話阿爸不是這這樣的意思,但是因為受到控制,阿爸活了快三十年不是自己的生活,現在有機會,希望大家可以再來聽聽我所想要說的話,我在香光大佛寺,還有記者媒體,我張榮發平時對待大家應該也是不錯,出手也是很大方,記者會常常在開,請大家記者朋友都算是澎湃,我知道各行各途都有很辛苦的地方,所以我最後想要用張榮發的身分跟大家說,西方真好,我在生就喜歡跟大家分享修行,現在死了,有往生西方的經驗,更加想要分享給大家知道,西方不用死,這只有媒體幫得上忙,希望大家再幫我一次,萬事拜託,我對我兒子的了解,可能媒體記者你們直接來採訪我,會比我這幾個兒子來找我還要快,希望,相信我一回,我是張榮發,現在就在這等你們,阿彌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