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閻王「賴滄洋居士之三魂七魄」

賴滄洋居士之三魂七魄

(訪問二殿閻王-楚江王)

訪問時間:2017/01/16 PM1:00

蘇師姐:好,我們禮請二殿的楚江王。

楚江王:許久未見,蘇居士啊!阿彌陀佛。

蘇師姐:阿彌陀佛。我佛慈悲,老師夏蓮居老居士慈悲,今天請二殿閻王楚江王上來,我佛慈悲發現我們的四眾弟子阿桃師姐他在地獄受苦,晚上進入地獄受報。楚江王慈悲請問四眾弟子有幾位魂魄下地獄受報?就像我看到賴師兄他三魂七魄有在裡面還是……這個三魂七魄我有一點不了解,請問楚江王慈悲講解,身體的三魂七魄,他的身體是什麼情形下被佔走的,所以要請楚江王慈悲能夠給我們打開這個謎題。像現在賴師兄明明在聽經,一下他就會恍神,在澳洲就常常恍神,我知道他進入一種空間,那請楚江王慈悲給我們解釋一下,大師兄是怎樣的情形之下走入空間。

楚江王:蘇居士啊!

蘇師姐:是,楚江王慈悲。

楚江王:那現在是從這大師兄開始嗎?

蘇師姐:是,因為大師兄對香光大佛寺非常重要,可以講開始有香光佛室的時候他就在服務。現在賴師兄的問題是常常恍神。他怎麼會在經行也會進入空間,有時候他在念經也會進入空間精神不統一?看到事情嚴重,所以現在請楚江王慈悲能把這謎題打開,請楚江王慈悲。

楚江王:蘇居士啊!先讓吾來說明現在的狀況。這早在初開始蘇居士慈悲第一次提到要請吾上來,這虛空法界包括地獄早就在等待,而今日乃是為確定的日期,定於午後的一點鐘。

蘇師姐:是啊!我佛慈悲。

楚江王:也是這午時早早大家都已等待。這空間雖眼見是如此大小,但非是如此。大家可知各各的冤親債主都已隨吾的到來,跟隨到來!原因一者乃是因為今日要解決的是要將各位的靈給請回。而靈為何失去啊?當然是欠下的債令債主索討而去,你說他們能不到現場來看嗎?

  而再者,這有些跟隨在身上的,抑或者是前些日子令牌遭受撤銷的,也都紛紛趕到,都在這現場。不是說出來要讓各位覺得可怖,乃是要告知大家:是否該跪著。

  吾知道今日的訪談,今日的訪談時日或許會有些長,你們可擇法使用這軟的拜墊抑或是其他,但必須保持誠敬,要有懺悔之心。

蘇師姐:你們拜佛那個拜墊鋪著,大家跪,要懺悔,因為要化解冤親要有真誠的心懺悔,要跪啊!二殿閻王楚江王說到要化解冤親債主,請到下午五點也說不定。家嫻師姐的腳比較不行,坐起來沒關係。

  楚江王慈悲,現在很多修行人不曉得戒律輕重,楚江王慈悲你一定要把它講清楚,修行還是個性不改,還是我行我素,你有看到也了解吧?虛空法界空間是開的,人天眼目啊!請楚江王慈悲,你也不要客氣,該說就把它說出來,才知道我們要怎麼樣來修行面對,不然想要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就難啦!

楚江王:這蘇居士您就放心吧!直接了當才是我一貫的作風,這拐彎抹角,說好聽話,一向我做不來啊!這對就對,錯就錯,乃是我一貫的判決的作風。

蘇師姐:是啊,是啊!楚江王慈悲。

楚江王:否則我二殿閻王豈是作假的啊!每日批奏的奏摺何其多啊!最近更是增加,蘇居士,度不盡啊!有時看了也難過。

蘇師姐:現在我佛慈悲想救,我看是很難。只有香光大佛寺這一家在救靈,現在大家學佛又不真修,不真改個性,這事情是非常嚴重。

楚江王:甚難,甚難啊!這地上人間、地下陰間各個皆是剛強難化,執著自己的我執我見,執著自己所知道的,認為自己所想的便是正確,不聽其他人所勸,我行我素。

蘇師姐:四眾弟子啊!楚江王在說地獄可以說滿患,那現在香光大佛寺福報大,我佛慈悲請楚江王上來給我們解決三魂七魄的大問題。大家都是個性剛強難化的問題。那現在先請賴師兄的,他是幾歲的時候靈被抓走?他是在夢中靈被抓走的嗎?

楚江王:蘇居士啊!您應該也知道答案,真能直接說出嗎?這顧忌的是因今日乃是偕伴妻子同來,這就不像平日妻子不在,能說就說。今日可毫無顧忌嗎?

蘇師姐:賴師兄,楚江王說你這魂是睡夢中被抓走,要這樣無顧忌說出來嗎?賴師兄,我們沒辦法作主,這沒關係,這不用顧忌啦!黃淑勤師姐他沒有問題吧?

楚江王:賴滄洋啊!賴師兄,雖然我不是學佛之人,但因近來認識蘇居士,才漸漸得聞佛法。以前在世時我不是學佛的,但這耳濡目染之下,我還是稱你一聲賴師兄。在我這地底下,也就是世人所說的陰府,來辦案的時候,我是直呼名諱,但在這兒還是有些禮儀。賴師兄,您可說說您從幾歲開始學佛?

賴師兄:皈依大概……我不記得了,大概四十幾歲皈依三寶,真正學佛是在二千年進入香光佛室。

楚江王:那那時是大約幾歲?

賴師兄:五十歲。

楚江王:五十歲。

蘇師姐:二千年,是來幾年了?你比較會算,是十幾年?

賴師兄:十六年。

楚江王:那自問學佛以來修身養性,這定功如何啊?

賴師兄:定功很差。

楚江王:那麼這夢境之中可有這最有印象的嗎?

賴師兄:報告楚江王,夢境很多,您是指什麼最有印象?好像沒有說特別有印象的,有印象的是有一次夢見一個穿紅衣的女人。

蘇師姐:紅衣的女人,紅衣的女人是不是過去世他在開那個怡紅院的?那個好像是厲鬼,穿紅的都是厲鬼比較多。

楚江王:那大約幾時夢見啊?

賴師兄:大概七、八年。

楚江王:七、八年前,這麼算來也差不多五十多來歲是吧?

賴師兄:是啊!

楚江王:正是。剛剛所浮現的乃為五十二歲之際,於夢境之中遭女眾牽走。

蘇師姐:賴師兄的靈,三魂七魄被抓走嗎?

楚江王:這乃是第一次,也是第一個被帶走的靈。每個人都有三魂七魄,如今在場的各位皆是明白,於外或許大家仍是分不清楚,但在這兒見多,看多,也了解得多。

  人三魂七魄,而通常主幹乃為魂啊!而這七個魄就猶如像是分身般,即使單單一個魄即使離開,起了作用也不大。但兩個魄就如同慢性病,這在體內的毒素,一點一點對身體起的大礙並不大,但若是一點、二點、三點、四點,那便會影響身體主幹的作用。這便是這魂與魄最容易分辨的方法。當然要細說他能說的許多,但大致上來分別便是如此。而賴師兄第一次被抓走的便是一魄。

  在那五十多歲夢到此一夢境之後,漸漸的就開始猶如進入中老年人般,就慢慢地身子就走了下坡。開始可能常常打哈欠,需要提神的用品,或者是開始需要歇息的時間更長,或者是無法聚集精神,尤其是那時尚未退休是吧?工作效率A是否減少許多?這就不比當初的精神精氣十足,不比其他一般剛進來新進人員年輕人般的衝勁,但視為正常是吧?

賴師兄:是。

楚江王:在人世間確實這是正常老化的現象。

蘇師姐:現在眾靈聽著,現在二殿閻王楚江王緊急之中審問,我們請二殿閻王楚江王來公平化解,香光大佛寺西方法性土有蓮花座,上蓮花座!誰再下來亂就抓地獄!賴師兄你是這樣子的,我看劉師兄的靈也被抓走了,一個一個來解開,都要把三魂七魄抓回來。那現在他的魄到底抓了多少?因為他現在念佛、經行都不行,他很快就會進入空間,在澳洲是這樣的,所以說這個是非常嚴重,請楚江王慈悲來解釋。

楚江王:蘇居士啊!

蘇師姐:是,楚江王慈悲。

楚江王:這法璽以及包括現場的諸位,都各立一張累劫牌位,因眾靈都紛紛趕到,冤親債主太多太多了!

蘇師姐:太多的眾靈四眾弟子,現在楚江王要來幫你們解決,每個人就寫個人的牌位吧!

楚江王:蘇居士,這佛堂可否聽見這內部訪問的聲音?

蘇師姐:沒有聽到。

楚江王:還是弄給眾靈聽吧!

蘇師姐:快點寫牌位!前面佛堂麥克風喇叭開啟給眾靈聽。

楚江王:而蘇居士麻煩您觀想,令這些外來的這些冤眾,設下界限令他們在佛堂靜靜聽。

蘇師姐:好,來,我佛阿彌陀佛大慈大悲來幫助救苦,救眾靈,來化解,皈依佛,不入地獄;皈依法,不墮餓鬼;皈依僧,不墮旁生,眾靈聽著,你們大家來看審問。韋駝菩薩擋著喔!來,大家來,一層一層蓮花座給你們坐,就好像大操場一樣,你們就好好坐著聽喔!現在我跟楚江王要解決你們的問題,大家不能干擾,肅靜!都聽得見,等一下楚江王與眾靈談判,有放喇叭會給你們聽,趕快喇叭放大聲一點。現在眾靈很整齊了,我看到了,整個像操場一樣,很大!哈哈哈!這樣可以吧?

楚江王:(點頭)

蘇師姐:楚江王慈悲。那現在請教楚江王,看賴師兄到底三魂七魄都被抓走了嗎?不然怎麼會沒氣?而且根本沒有辦法提起精神,是神識不在了嗎?

楚江王:蘇居士啊!

蘇師姐:是,楚江王慈悲。

楚江王:這有多久的日子未請過閻王上來啊?

蘇師姐:哎喲!楚江王慈悲啊!四眾弟子都到澳洲六個多月的淨修,就沒有請您上來。現在你的兄弟玉嬋也要趕快請他的冤親上來,他現在也不行啦!一下就睡覺了,聽說在佛堂念佛有人掐他脖子,這事情嚴重。

楚江王:睡著啊!總是睡著啊!這拜佛也睡著,這誦經也瞌睡。

蘇師姐:那他現在該怎麼辦?

楚江王:也只能等他本人回來。

蘇師姐:他是不是跟他兄長劉明諭共業比較多?那個業好像比較棘手。

楚江王:這……講與他共業,那便是女眾情業,當然這部分頗為嚴重,但他個人還有其他的業力在牽引,這生死輪迴就是如此可怕!他是一個憨厚的好人。

蘇師姐:你兄長我照顧得很好,你沒看到?

楚江王:是啊!

蘇師姐:現在又出家,精神還是提不起來,唉!

楚江王:蘇居士與我的兄長之間緣分很深。長不大,他總是長不大。

蘇師姐:有,外面有聲音,現在外面像操場一樣,你們的眾生一堆一堆的,都在操場,現在在聽,楚江王慈悲。

楚江王:各位要懺悔,要懺悔!今日殊勝因緣,能令所有的冤親債主齊齊聚集在此地,正是懺悔的好時機啊!而不懺悔,講難聽啊,死路一條。

蘇師姐:不懂得懺悔,自己也看不見,也不願意修,像我們看得見就知道嚴重,自己身體出問題還不知道嚴重。

楚江王:各位要明白啊!今日乃是殊勝因緣,破例啊,各人的因果各人背,因果業報豈是如此能夠坐下長談啊!更沒有任何一位神祇也好,佛菩薩也好,沒有任何一位會願意為各位這樣一一化解。第一,這違背天理,違背因果輪迴的定律;再來,乃是個人造的業因,自己沒有改,怎能輕易解決啊?所以今天為香光大佛寺是不是很殊勝啊?

四眾弟子:是殊勝!

楚江王:心中要念佛,要懺悔,不管你看不看得到過去、自己的過去,都無妨,要知道就是自己錯了,今天才還在這世上,還站在這娑婆業海之中載浮載沈,就是自己做錯了。

  這香光大佛寺在這地獄,不管是虛空之中,還是地獄之中,我就提我地獄之中,非常地紅啊!講你們世間的話,就是非常地紅啊!這每天來告狀的人何其多啊!你們可知道十殿閻君常常是拿著香光大佛寺四眾弟子的奏摺在批奏、批閱啊!因為要為各位留一條生路,要為各位能多一點為香光大佛寺出力!讓你們能夠修行救人的機會,我們說破了這唇舌,就是要他們放下仇恨。但這每日每日來告狀的,可知他們說些什麼?「他沒改!他又再生氣!他在想家!他自私!他貪財!他偷留一步!他還有藏私!」這藏私就是你們說的暗藏。

  每天就像你們人世間一樣,我們十殿閻君都在聽這些打小報告,但我們想不聽也不行,因他們手上拿的是合理的這狀書啊!而這狀書上可知寫的是什麼?某年某月某日某時某分某人,譬如陳素卿殺我全家一家老小,殺人害命;抑或者某年某月某日某時某分,陳素卿強姦多少多少女眾;抑或者是四眾弟子等等諸事,強盜、殺盜淫妄等等諸等重罪。手上拿著是這些憑據,即使他們想嘮叨多少句,我們十殿閻君都得聽啊!

  你們不知道的部分太多太多,不只十殿閻君,連諸佛菩薩、祖師大德,都為四眾弟子奔波勞命,為了為各位營造一個能夠好好修行的這環境,包括業障現前能夠緩解一些。就譬如說澳洲的香光大佛寺,可知護法神圍了多少的層層的層層的天羅地網!這外靈要進入甚難啊!一觸碰這天羅地網,就會被焚燒啊!受焚燒之痛啊!故大家都是規規矩矩的,除非是諸佛菩薩慈悲示現,網開一面,令他們入到內頭來求超度,才有可能化成雲霧求超度,蘇居士。

蘇師姐:是啊!楚江王慈悲啊!

楚江王:每日每日都是有這按部就班規律地來求超度;否則虛空之大,怎可能容易修行!何況香光大佛寺不是普通寺院,這內頭的四眾弟子也非普通人物。故這香光大佛寺在這冥界、靈界,抑或者是在西方人的眼中,甚為重要,故大家是非常用心地在守護、呵護及疼護。但世人難免也還是世人,在這娑婆業海之中,五濁惡世之內,難免惡習惡氣難以斷除,即使修行修佛修了數十年載,仍是難哪!

  常常聽見各位口中總說,「要放下﹂。哪有那麼簡單!要放下家人,哪有那麼容易啊!但要去西方又哪有那麼容易啊!各位啊!那麼容易,我楚江王早就去西方了,何須在這閻殿之中,日日批著奏摺!好好珍惜啊!不管外人如何說,外界如何批判,便是因為如此才難以度化。

  這末法,這世界唯有這香光大佛寺真正興起之期,才有可能救到盡虛空遍法界之眾靈,才有可能救得起來,否則真的不容易啊!大家萬劫輪迴所帶來的這些債,以及自己養成的個性,自己的想法以及看法都根深蒂固,看到別人好,嫉妒啊!真正修行得道,真正能顯神通,認為他是邪知邪見。那麼試問何者才為正知正見啊?這以上說的這些,這剛剛說的這譬如操場般的大空間,大家都是坐著認真在聽。

蘇師姐:是啊!秩序非常好,大家都坐在蓮花座上面聽。

楚江王:這賴師兄……

蘇師姐:他的魂魄有幾魄不在?他已經沒能量,已經沒有神了,沒能量了,是非常嚴重啊!

楚江王:三魂僅二魂存。

蘇師姐:要寫,快!三魂僅存?

楚江王:七魄,六魄失。

蘇師姐:現在他的七魄在哪裡啊?他都沒能量了。

楚江王:蘇居士啊!這許久未聞地獄之事,就容楚江王為您匯報。

蘇師姐:不敢,楚江王慈悲。

楚江王:這近來一者地獄滿患;二者,這地獄已經延伸到人世間來了。

蘇師姐:是,這我看到了,白天都有看到鬼魂。

楚江王:而再來,這人世間,這娑婆世界上的人民們,幾乎老者都是僅剩一魂,甚至全無,這都是正常之象。

蘇師姐:這是真的,我看到了,生病都現花報,外面沒有淨化不會看,都已經現花報,沒有人知道。

楚江王:這不知要到何年何月何日才能夠揭曉。

蘇師姐:現在楚江王來揭曉,香光大佛寺四眾弟子大家的責任都非常大,所以老師慈悲,我佛阿彌陀佛大慈大悲啊!四眾弟子的魂魄可以回來,才能有足夠有能量。我也知道劉師兄魂魄也不在,因為他現在也是心有餘而力不足,這個看得出來的。

楚江王:這在場的,除了蘇居士之外,老的、小的幾乎都難逃,這就是如今末法可怕之處。

蘇師姐:楚江王慈悲,能夠來化解,四眾弟子的眾靈冤親,可以到香光大佛寺來聽經;要去西方我佛慈悲可以牽往西方。我們這幾個四眾弟子都非常重要,不然體力不夠也不能做事。

楚江王:這前所未有,該如何請回啊?

蘇師姐:那這個前所未有是說眾靈出來以後沒地方去,出來以後我佛慈悲可牽到西方,這條件非常好,那也給眾生不要再輪迴,這個是外面沒有的,是百千萬劫難遭遇。假如說眾靈我們叫他出來以後給他投胎,這就是不對的。

  希望我們賴師兄的眾靈出來,你已經跟了那麼多世,冤冤相報,沒完沒了。今天香光大佛寺人手不夠,你也知道他也不能早走,香光大佛寺的攝影都是他在弄的,還有三時繫念牌位都是在作,真的講沒有牌位,眾靈沒有超度會很苦,也不行。希望賴師兄的累劫父母師長冤親債主高抬貴手,你現在不化解,是不是先到我們香光大佛寺的法性土先聽經?我佛慈悲,這個條件非常好,那就是說你恨沒關係,先聽個經,其實講你恨他把他抓走,又投胎,迭相吞噉,報來報去,生生世世還在報。

  楚江王慈悲,今天我佛慈悲在超眾靈,有這條件,可以牽引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百千萬劫難遭遇,請楚江王慈悲。

楚江王:這所失去的魂魄多半於地獄中受罪。

蘇師姐:現在我看到很多人在地獄受罪,他這身上不只是表現的疲勞,因為這次在澳洲我看我們師兄真的是不行,他一坐下去就恍神,就沒有氣了,這能量就不夠。我也想要問佛,可是都一直很忙,時間很緊迫,比較沒時間問。現在我們有這空檔,空檔就是說海澤法師還沒回來,現在請外靈比較少,香光大佛寺這幾個比較重要的幹部,大家能把能量找回來香光大佛寺才能運轉救世啊!真的冤冤相報沒完沒了。

  每天講經也給眾靈他們開導,都是你報我、我報你,其實是抓他這個身體而已。就好像卓淑鈴的姐姐一樣,卓淑雯,你看他的冤親債主把他折騰得不像人形,你看他腦部開刀,身體部位都一直開刀,開到後來整個人走了。卓淑鈴在香光佛地才能超度他的姊姊卓淑雯,香光大佛寺擺牌位超度卓淑雯的累劫父母師長冤親債主。我們是來化解,真的不想給眾生受苦,你知道我佛大慈大悲啊!我不是為賴師兄,眾生跟他幾世不值得,包括跟著我們四眾弟子的眾靈,這都不值得。請楚江王慈悲。

楚江王:這也不是請吾慈悲,是要請這靈靈眾生們,眾生菩薩們慈悲,網開一面,何人從未犯過錯?人家說,這台語說「仙人打鼓有時錯,腳步踏差誰人無。」

蘇師姐:是啊!慈悲的楚江王,這是真實。

楚江王:這誰能夠真正一生坦坦蕩蕩,從沒做過錯事?這每個人其實都是一樣,同體啊,大家大同小異。大家今天你錯,明天我錯,這一念之差便犯錯,而這執著在這空間之中,值得嗎?痛苦,值得嗎?

蘇師姐:楚江王慈悲,是不是現在我看到每個眾生的冤親債主坐得很好,我現西方極樂世界給他們看一下,好不好?這個很重要,現在我們四眾弟子的眾靈像操場一樣滿滿的,我們給你看西方極樂世界!我佛阿彌陀佛大慈大悲,看西方!再看西方極樂世界!

  好,香光大佛寺的條件非常好,眾靈大家在黑暗之中,我佛慈悲都想救眾靈,我不是為四眾弟子說話,其實四眾弟子,我在講話他們也是不聽,都是我行我素不改啦!那當然這裡有緣能超度突破輪迴,給四眾弟子恢復,以後能夠做很多事,大家也有功德。當然啦!賴師兄所做的功德,你們也可以得到,我們四眾弟子所做的功德都能得到。請楚江王慈悲化解。

楚江王:同樣還是一樣,一樣請這廣大無邊際的這些眾生菩薩們慈悲,今日這楚江王代表,代表來為這香光大佛寺四眾弟子們作主。

蘇師姐:是,楚江王慈悲。

楚江王:主持公道,這乃主持公道,不偏不倚,不偏袒任何一方,即使冥界、陽界都好,都不偏,何者正確?只要事情能夠完善處理便好,並不維護任何一方。

蘇師姐:是,這是真理。

楚江王:而這陽世間的這些四眾弟子們。

四眾弟子:是,阿彌陀佛。

楚江王:看不到的部分,讓吾來為你們一一道出,這也是尊重眾生菩薩們。既然已經現前,讓各位知道他們的存在。譬如說,賴師兄過去怡紅院所欠的女眾們全是到齊,抑或者是過去當師爺,當縣太爺,水患眾生,抑或者是子民百姓們也都是到齊,或者是下毒害人等等,這眾生在這空間之一。

  而在這劉師兄,亦是過去這杏花閣,除了杏花閣,其實還有其他,也是女眾,這女眾各個都是年輕貌美,也都是齊聚。還有當齊王之時的嬪妃、將軍、官員,宮中大大小小的這些,簡單,現代人說,就是服務你的都在,「吃人一粒米,大如須彌山」,你沒有帶他們去西方,就跟著你。整個皇宮有多大,有多少人服務你,為你跪拜,為你勞命,你沒有帶他們到好的地方,在三惡道之中,除了在人道之內。其他還記得楚王的,就在楚王身上。千軍萬馬已到。而這山賊或者是海盜所傷害的、所搶奪的,以及雖然在巫師、巫業之中,不是甚為厲害,只是小小的學得一點皮毛,但所傷害的花草樹木以及一些零零散散的這些眾靈們也是現前。還有近來在昨日請出的老爺山莊之中的鬼魅,抑或者是在家中等待的厲鬼女眾們,厲鬼乃就是幽魂,他能在任何時間、任何地區、任何的形式出現,報復啊!

蘇師姐:是不是他的氣就是比較衰了,現在學佛能看清楚,世間人就是好像到了四、五十歲以後,身體開始走下坡,就是他的氣比較衰,三魂開始一直被抓,是這樣嗎?

楚江王:(點頭)正是。

蘇師姐:喔!這個很可怕,人生沒有正念那就非常可怕!

楚江王:在這人世間唯有一途能夠保住,就是佛號抓緊,這是唯一的保命符。當佛號抓緊,佛力灌注,便有能量。有能量之際,這外靈、這冥界就難以接近。

  當自己能夠被接近,第一個乃是自己能量不聚集。年輕人年輕茂盛,精力十足,為何仍是附體?應該是精力旺盛,陽氣甚為烈焰才是啊!能量不具足,散亂啊!為何散亂?念頭散亂,就將你的能量分散開來。這在分散之中,譬如一個圓,圓譬如月,有陰晴圓缺。一個月亮細細一看,並不是所有的地方都是明亮的,它有陰暗處,有凹陷處,有高低不平之處,就譬如念頭。這裡這念頭多,念頭不好,這裡念頭雖善,但仍是意念分散;而遠看著月,卻是明亮、光亮,能量甚強。高高在上,遠在天邊的月,卻能照射光芒到這人世間,供夜黑之中照明,你說他能量不強嗎?

蘇師姐:楚江王慈悲,那念南無阿彌陀佛就非常重要啊!

楚江王:是重要,但仔細一看,仍是有這缺陷之處,但若是分散開來,這乃是集中的思想,但它分散之時,這東一塊、西一塊。譬如這月被烏雲蓋住,這能投射出來的光線是若隱若現,忽大忽小,並不是光亮,又是相當地微弱。就譬如年輕人,當你念頭多,首先先別說附體,就說旁邊一些比較不好的磁場,比較屬於冥界,比較屬於陰暗邪道的一些氣場,就會一層一層的蓋住,譬如烏雲般,先將能量打散。再來,當你覺得疲累不堪之時,便是這月,譬如月上的陰暗處擴大,這陰暗處便是附體能夠直入之處,你說這年輕人能不附體嗎?

蘇師姐:眼睛看得見在外面看太多了,我看很多都被附體。

楚江王:這外頭沒有人知道「念頭」二字為何物。今日想著想吃麵,想吃飯,中午到了,吃飯好,吃麵好。這菜單拿來,這招牌好吃,還是副菜好吃,還是這套餐好吃,這光光點一個餐就想了許久。

  而走在街上,這間店新開的,好像不錯,而這常常去的那間店好像在特價,抑或者是我好像缺了什麼,或者是我朋友買了什麼好像不錯,我也想買。又或者是今天領的錢,好好的去花費一番。或者今天受了一肚子氣,要去吃,要去花錢,要去做什麼什麼去發洩。這光光走在一條路上,想的就是如此的多。

  或者是想家人,今天爸爸心情不好,今天丈夫心情不好,今天兒子、女兒在學校不乖,或者是婆婆、公公為何如此刁難。這念頭同時都在想著所有的事情,就如這唯識論,彌勒菩薩所說的,這一個念頭有多少的意念存在。

蘇師姐:思惟把自己的業障找到啊!念頭嚇死人,念頭太可怕了!

楚江王:而這人世間,每一個人都是如此的樣子,卻沒有人告訴他們這樣子不對。會讓自己睡再多都覺得睡不飽。這現在世間最大的問題,便是怎麼睡怎麼還是累,怎麼睡都睡不飽。所以這工作累的,一到假日不是從早睡到晚,就是睡到隔日,睡到上班前。可是醒來還是累,但是時間到了,得去上班,還是得去上班。但沒有人知曉,睡了這麼長的時段,那這些時間自己做什麼去了;而這些時間明明在休息,為什麼還是累啊?甚至更累啊!

蘇師姐:靈被牽引出來,身就容易很快就累?

楚江王:是啊!為何想睡覺?眾生已到。為何睡著了,什麼都不知道?你戳我,捏我、打我、揍我,就是不會醒來,靈不附體嗎?靈不在身體,這猶如皮囊布娃,沒有一個操控在,他怎麼動啊!你布娃娃丟在地上,他能動得了嗎?你沒有拉他,你沒有拿著線拉他,叫他走,叫他舉手,他能動得了嗎?這睡得沈的,就是去的遠了!或者是三魂七魄都去了。有些易醒的,有些覺性,可能還有一些還在體內,抑或者是有其他人顧著他的身體,這可怕啊!看不見不知道,看見了,可怕啊!人不能來,便道理在此。

蘇師姐:這世間沒有真學佛還得了!

楚江王:布娃娃任人操控,你們要嗎?可憐可悲啊!但還執著在這世上,執著這皮囊,執著這布娃不放,真是怎麼說才能醒啊?這皮囊到頭來,譬如這近來往生者,這卓淑雯是嗎?不也火化燒盡了嗎?那麼他在世上留下的是什麼?不過三個字「卓淑雯」,曾經是這卓淑鈴的大姊,曾經是他丈夫的妻子,他家的女兒,他卓家的女兒,乖女兒。那還剩下什麼?

蘇師姐:做人沒有用啦!死了就永別了。

楚江王:而時間久了,卓淑雯也不過是記憶中曾經耳聞,感情深的,他是我深愛的大姊,不過如此罷了。布娃娃就這麼消失了,你說再執著有用嗎?

蘇師姐:真的不能執著身體啦!現在問題就是,我看到余月桃才知道他在地獄,看到我們幾個四眾都下地獄,才害怕給老師講,請楚江王給我們這幾位魂魄救回來,能夠在香光大佛寺幫助眾生,能發揮到最大。我看每一位四眾弟子都有下去,個性不改這很可怕!你不要看我們的皮膚五十兆,這裡面裝很多我們過去世累劫啊。

楚江王:這確實是不可思議的因緣,因著這余月桃在地獄中受報,令蘇居士觀時發現;否則即便是如此四眾弟子皆在受報,但無人提及就無人救之。這在受報之中乃是合理合法,怎可能由閻君口說一句:「你無罪,上去」。這不可能,若不是蘇居士開口要求,請求幫忙,這該受多少罪,刑期是多久便是多久。

蘇師姐:身體會崩潰,余月桃一直崩壞。

楚江王:是啊!

蘇師姐:三魂七魄抓走,身體不能作主會一直崩潰,我們賴師兄崩壞,我現在看劉師兄也在崩了,好可怕

楚江王:蘇居士,這兩位都是慢慢步入老年,而這年輕的這邱嘉宏……

蘇師姐:也是嗎?

楚江王:當心啊!孩子,修行就該好好修行,一點自私,臉相就變,就被佔有了,不能作主。現在他不能作主。

蘇師姐:那現在先下手我們賴師兄,三魂剩一魂,七魄剩多少,剩一魄,那請他的眾生菩薩高抬貴手。我剛剛給你看到西方了,現在你不化解沒關係,現在我們大家來聽經,在空間也不好。我佛慈悲,現在是我們看得見才有辦法救你,假如你一定要把我們賴師兄抓走、帶走他,他能往生西方極樂世界,要知道我佛慈悲可以帶他去西方。我希望我們賴師兄的眾靈,我也想牽你們到西方,你看我的心,你們看得見吧?我是身心平等的,我沒有說我是靠邊的,所以說請楚江王慈悲給我們做主一下。

楚江王:蘇居士啊!這三魂七魄失去的這些,可知有他人取代之?

蘇師姐:楚江王的意思是?

楚江王:這注定是十個座位,現在有六個座位沒有人坐了,這如同大風吹,你不坐,我坐。

蘇師姐:被附體叫做「坐進體內﹂嗎?

楚江王:而這附體再講清楚一些,進入體內的外靈都稱為附體,但這剛剛提到了這三魂七魄的這空缺,而是能夠主宰你身體的血液循環附體,其他的只是含藏障住,可能身體遲緩,或者是頭暈腦脹難以清醒,諸如此類。這是其他這皮囊的附體,而中心的附體,就是在三魂七魄的空缺之中。他是能夠今天換你出來作主,明天換你出來作主,大家是和平共處。今天你現前,明天我現前,所以臉色在變便是這些,今天演甲,明天演乙,後天演丙。

  今天個性強是因為我甲個性強,今天嬌柔溫柔是因為我乙的個性就是如此,等等諸如此類就是如此。而順便就回答剛剛蘇居士的問題,為何在澳洲之中,坐下便睡著,坐下便睡著?身體屬陰,而香光大佛寺佛寺內屬陽,是極為上等的陽氣,極陽之地啊!這佛光乃是無比的陽光照射在陰體之上,這當陰體承受不住之時便是昏去。

  就如同大家看過,這鬼片也是演得不錯,挺逼真的。這鬼你叫他走在路上,他要撐著黑傘。你這想害這鬼的人把這黑傘拿掉,他不是在尖叫嗎?這陽光的照射他承受不住,他們都演他是魂飛魄散,這就戲劇化了,看看就好。但是他所想表達的這陽照在陰體之上,陰陽是不能夠相存的,所以這會睡去是正常的,跟他的個性相應。而這就要看到身體變化可怕之處,蘇居士。

蘇師姐:思惟太可怕了!原來有個性就是別人在作主。

楚江王:一個講堂多少人睡去啊!

蘇師姐:是啊!哎呀!我們四眾弟子很多一坐下聽經就睡著。

楚江王:不過好在此地貼著不是這二排字嗎?「此地此現,方能得救」。

蘇師姐:是啊!哈哈哈!我佛大慈大悲啊!

楚江王:別怕,還有救啊!但是要知道自己很嚴重啊!而再說更可怕的是,在這裡都這樣了,還敢回家啊?你家有佛光嗎?你家有龍天護法嗎?告訴你,你家只有滿山滿谷的冤親債主,你看不見,我看得見,蘇居士看得見,在場有位也看得見。滿山滿谷,你家有多大,他有幾倍大,這空間豈是這房屋可侷限的!

  空間中有空間,層層疊疊,你家有你的氣味在,你家有你注定,你假設劉明諭住在老爺山莊某一區塊,這一間是你的住宅,這在虛空中就知道這現的就是這劉明諭三個字,這間房子就是有他在。而居住久的這所謂人氣,為何人說居住房子有人氣,這居住在這房屋之中,有劉明諭的味道。這就又回歸到蘇居士說佛祖教的新方法,余月桃的味道來這裡、來這裡,這就是人氣。為何眾生找你不找他,找我不找你,因為他要的是這個味道,他要的是這個味道,他當初最後聞到的就是這個味道,他當初恨的就是這個味道,他當初在三惡道中就是這個味道,譬如蟲的味道,又譬如是血腥、恨的味道。說到血腥,蘇居士啊!

蘇師姐:太可怕了,南無阿彌陀佛佛號是保身符,要抓緊啊!救自己的命啊!

楚江王:這黃榮華今日怎麼沒有來啊?

蘇師姐:是啊!我看他現在是病哈哈,因為他現在要去名山,眾靈都找到了。這個也沒辦法,因緣啦!現在劉明諭我看他臉每次來都變,我就跑到他家去看,原來他家的幽靈好多,他的老婆太寵他了,沒辦法。所以我看他能量不夠,他能量不夠就非常嚴重。

楚江王:劉師兄啊!

劉明諭師兄:是。

楚江王:報一個大功德給你修啊!打個電話給這黃師兄,秦始皇,救得了秦始皇,功德無量啊!能來不來,隨緣,能打這通電話便是。

劉明諭師兄:是。

蘇師姐:在外面看很多靈被抓走了,要知道我們身體不好,要真修喔!沒真修,靈都被抓走,阿嬤跟你說是真的。那現在賴師兄的三魂七魄,請楚江王慈悲,他的眾生我請他到香光大佛寺法性土。賴師兄他在香光大佛寺做很多功德,我佛慈悲啦!你的功德夠,你很盡心在做,對香光大佛寺付出很多。

楚江王:如今這所失去的魂魄的空位已是空出,而冤親債主乃於前殿這佛堂之中跪拜聽講,而失去的魂魄於地獄中亦是吊起。令他入體便是。

蘇師姐:是,那是楚江王叫還是我來叫?

楚江王:已是現前,請入即可。

蘇師姐:是,那現在是他已經有六魄不見了,七魄有六魄不見,那現在六魄都能進去嗎?好,來,聽著,現在我佛慈悲,你們佔著賴師兄的身體,這個六魄請出來,入我們香光大佛寺法性土聽經。假如說你念了佛可以往生,本人也可以牽你往西方。現在我們這個六魄,賴滄洋的本靈,來,皈依佛,不入地獄;皈依法,不墮餓鬼;皈依僧,不墮旁生,來,回進他的身體,我佛慈悲,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楚江王,進去了吧?好!還剩一魂,很重要。

楚江王:(點頭)這一魂……

蘇師姐:還剩一魂在第幾殿?

楚江王:六殿。

蘇師姐:這六殿的眾靈,給你看西方,來!六殿眾靈看西方極樂世界,我佛慈悲,冤冤相報沒完沒了,今天楚江王來做主,現在香光大佛寺要建佛寺,賴滄洋非常重要,我佛慈悲,以後賴滄洋所做的功德可以給你們。這樣他的魂可以回來嗎?

楚江王:須先令這位厲鬼心服口服啊!

蘇師姐:給他寫一下,牌位趕快寫。

楚江王:(手寫:薛寶蘭)

蘇師姐:跟了幾世了?

楚江王:跟了有十世、十一世之久。

蘇師姐:那請問楚江王要寫還是不寫?

楚江王:令他說幾句話吧!

蘇師姐:好,來,家嫻坐這裡。好,我們禮請把賴師兄一魂抓走的薛寶蘭,我們賴師兄這一條魂請回吧!請出來!

薛寶蘭:請那麼容易?我好苦啊!

蘇師姐:賴師兄他能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薛寶蘭:我知道。

蘇師姐:他能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你跟了十一世不值得,等他沒有身體,你抓不到他,你會在空間等無量劫,你要嗎?

薛寶蘭:值得!

蘇師姐:你很固執、執著啊!賴師兄你要跟他對不起,過去不知道,有得罪的地方,請你原諒。

賴師兄:對不起,過去無知,請你原諒。

蘇師姐:賴師兄他是老實人。

薛寶蘭:以前不老實。

蘇師姐:現在你要了解,這個世界亂了,我也想救你,香光大佛寺都在救空間的眾靈,你知道我的心吧?

薛寶蘭:知又如何?

蘇師姐:那你有沒有看過西方?那他看看西方極樂世界吧!看看西方極樂世界,我佛慈悲,感情騙人的,今天楚江王慈悲也是要救你。你看到我沒有心吧?我沒有站在他那邊,慈悲啊!我本人牽你好不好?我們到香光大佛寺聽經好不好?

薛寶蘭:(哭泣)我不想放過他,為什麼要我放過他?

蘇師姐:你放過他,賴師兄他這一世是最後一世,他能到西方極樂世界,你就找不到他,在空間你會很苦。賴師兄,你趕快叫他去西方極樂世界,你拿給他擦眼淚。

賴師兄:對不起,我做錯了,我很壞,你要念佛,你到西方極樂世界就可以脫苦了,人生太苦了!。

蘇師姐:跟了十一世不值得啦!都在空間裡等。

薛寶蘭:(大哭、哽咽)我心很痛,我心如刀割,我為他犧牲一切,到頭來他欺負我。

蘇師姐:好啦!上去吧!好不好?心平,給他心平,佛水沖一下,淨化!心平!我佛慈悲,走吧!我牽你吧!上來吧!

薛寶蘭:我要永遠在他的心裡,我要永遠在他的心裡。

蘇師姐:沒問題。你看你好苦喔!別再做這傻事了,你看我們都在修行,要脫苦,不要再感情,感情騙人的。

薛寶蘭:我知道是騙人的,可是就是放不下他。

蘇師姐:好啦!那先上去一下。

薛寶蘭:上去我就永遠跟他分離了。

蘇師姐:不會。

賴師兄:不會,先去等我。

蘇師姐:不會分離,因為你每天看得到他,可以看得到他。

薛寶蘭眾生:是這樣嗎?

蘇師姐:是啊!

薛寶蘭眾生:不能再騙我喔!

蘇師姐:絕對不會騙你,不然你先上去看看,能夠看到他,而且你不會在黑暗,你在他身體眾靈很裡面我看到擠得半死,出來吧!好不好?都上來吧!

薛寶蘭眾生:你不能騙我喔!

蘇師姐:不會騙你,看看,來,看香光大佛寺西方法性土,我佛慈悲,是光明世界,在那邊等他吧!他積功累德就可以上去了。

薛寶蘭眾生:上去陪我嗎?

蘇師姐:會,你先上去,皈依佛,不入地獄;皈依法,不墮餓鬼;皈依僧,不墮旁生,再心平,恢復原狀!我佛慈悲,上來,上來,有沒有進來?楚江王,他進來了沒?好,可以。入香光大佛寺西方法性土。那他的魂進來了嗎?

楚江王:尚未。

蘇師姐:他的魂在哪裡?我要叫嗎?

楚江王:(點頭)

蘇師姐:好,來,賴滄洋的魂魄,他的一魂,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來,我佛慈悲,趕快回來!賴滄洋,從頭頂入!我佛慈悲,進了吧?

楚江王:(點頭)

蘇師姐:好。賴師兄你的三魂七魄都回來了,感恩楚江王要三拜,再到前面佛堂感恩我佛大慈大悲拜十拜。那現在賴滄洋的能量可以回來嗎?要拜佛嗎?他一天要拜多少拜才夠?香光大佛寺大家都嚷嚷著時間不夠用啊!請楚江王慈悲給他定課。

楚江王:這當然啊!可是他還得回家不是嗎?

蘇師姐:回家,哈哈哈!

楚江王:這黃淑勤啊!讓他修養七日能量找回可以嗎?

蘇師姐:黃師姐他說讓他在這邊拜佛,讓他養氣找回能量。

楚江王:您也可在這兒住七日,這也是在一起,但就是先拒絕外面外靈再度入侵,先讓佛光注照,讓這精氣能量養起,行嗎?

蘇師姐:黃淑勤師姐啊!有沒有聽到?你老公要先留在這裡讓精氣回來,你回去,先讓他留一下在這拜佛,靈才剛回來。

楚江王:但這醜話先說在前頭,也是對所有四眾弟子說。

四眾弟子:是,請說。

楚江王:今日所解決之事,只是暫時而已。「暫時」二字要明白,不是恆久,永遠三魂七魄都安然。你哪一天思惟又犯了跟當初被抓走一樣的問題,一樣的毛病,豈不是重蹈覆轍嗎?故要把握,把握今日,若是能夠聚集之時,趕緊將能量提升,而讓意念不要再分散,能夠讓能量聚集飽滿,最好能夠如同佛光、陽光般的熾焰。

  這是正報去轉依報,不是走到哪兒都被轉走,不是走到哪兒都被別人的境牽走。而是今日香光大佛寺的佛光走到這兒,現場空間中、虛空中,在當地當時的空間之中,被照射到的,都得到度化才是。而不是走到這兒,怎麼頭暈,是不是有眾生到?還是走到這兒,這裡面空間磁場不好。像是譬如從澳洲返台,怎麼台灣磁場是這樣,我心好像難受,我頭好像暈,這是被境界所牽引走。你沒有將香光大佛寺介紹出去,這冥冥之中也是能夠做廣告的,好好要將能量提升才是。

蘇師姐:感恩二殿閻楚江王。好!念十聲送楚江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