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良玉居士給《第一封信‧給上定下弘法師的一封信》

《第一封信》

 

母親 趙良玉居士給

上定下弘法師的一封信

 二O一七年六月十日

 

趙良玉居士:

母親回到過去,吾兒茂森,一切順安,回想當初,初次聽聞師父上人的經典,內心的喜悅難以言喻,茂森亦在母親的因緣下認識師父上人,真正的踏入學佛的大門,學海無涯,一路到了最後出家的決定,非常殊勝,至今母親還念念不忘當日落髮的儀式,其實吾兒茂森相當孝順,別人做一分,他能做十分,吾兒因為出生在單親家庭,很早開始就與母親相依為命,所以自然有著不敢認輸的堅忍意志,這也是幫助兒子到國外求學、成就的主因,茂森你相不相信我就是母親?那你相不相信蘇師姐的能力?蘇師姐的為人,從不攀緣,否則當年他是師父上人身邊的紅人,又何必離開?母親真的在等兒子來見母親一面,是否信件在路邊就落下了?刻意的留滯,請不要如此作為,我真實是定弘法師的母親,趙良玉,住在廣東,常常寄上自家種植的李子,當初在臨終前,我真的有所恐慌及害怕,其實那時自己才知道原來信佛也不夠堅牢,在兒子的勸導念佛中,看似自在往生,其實母親當時正蹲在房中的一角,早早母親就蹲在那裏了,取代母親的是一位老菩薩,他說他是過去我的大夫人,我過去搶了她的兒子,她的丈夫,所以如今輪她來搶我的身體,但那時我的身邊早就沒有丈夫,也沒有兒子,我當時被踢出身體之外,就是無助的在牆角蹲著,等待我的兒子來牽我站起來,但是我沒有辦法出離當時的空間之中,我突然間的過世,我的靈識也是突然間的四散,其實兒子的出家,讓我有護法神的護佑,但是我沒有到達西方,因為我在過世當下就到達了自念空間之中,我想起了我抱著小茂森的甜蜜畫面,當時我埋藏已久的畫面,居然沒有淡化,我看見了與你父親分開的那段回憶,這真的就只有茂森與我知道,事情平復過後,我們再也不揭開這份傷口,今天母親是想要證明,母親真的在此地的蓮花座上,等待我兒前來接引母親往生西方,我看見你父親時,兒啊,母親嚇到了,原來我還有這麼多的恨意在我心底,我輾轉被丟進的蛇蛋之中,即使我不要,我的強硬脾氣也都出現了,我反抗,反而成了一隻龐大的毒蛇,在蛇的體內,我滿滿都是恨意,直到我被脫去蛇體,就是佛光接引來到蘇居士的佛堂,這時我才明白蘇居士是多麼有修為之人,相信兒子你也明白,當下我就下定決心,兒子不來,我不走!因為我相信兒子需要了解一下這裡,兒子你心中的問題只有母親知道,母親是生你養你的人,一手帶大的,如果兒子只認眼前虛幻的事實,就推拒母親的這些話語,那麼母親也只有無法往生的遭遇,而兒子只有不能成就的未來,母親不要這樣的結果,所以我兒茂森,定弘法師,請來找我,我在澳洲,我在等著,一直等著,我會一直找你,直到我兒願意見我,阿彌陀佛,求佛憐祐。

                                             慈母 良玉淚筆

訪問內容由釋法璽主筆寫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