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念祖老居士《第二封信》– 開示北京淨宗學會 夏法聖居士

 二O一七年六月十五日

黃念祖老居士:

阿彌陀佛,因緣巧妙,才得以如此相會、相識,同是念佛、同修淨宗,同虔誠佛子,差異於何?為何終點出現不同?法聖可否明白吾今所談之意?我黃念祖在西方,大家都認同,承認此事,但今日我黃念祖從西方傳達訊息下來,信此事的人就少了許多,再來,若說「這些訊息全由香光大佛寺所傳出,他們說這是來自西方的訊息。」此刻,信者又是僅餘多少呢?這就是人性,修行修的是為了沒有人性,學佛性德,沒有分別,沒有任何的懷疑,才是修行,無論今日法聖與諸位是如何看待這份來自西方的訊息,都沒有關係,因為我黃念祖知道,我現在在做的是真正大法,是對的好事,我就不需要人家認同,我盡力表達出我真實的語句,法聖啊!信與不信取之在己,一路修習至今也多久啦?我黃念祖現在在找你,我還有那個能力請你來找我一遭嗎?阿彌陀佛,事態嚴肅,請謹慎看待。

黃念祖親筆

訪問內容由佛弟子釋法璽主筆寫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