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念祖老居士《第三封信》– 開示北京淨宗學會 程媛 居士

二O一七年六月十五日

黃念祖老居士:

一朝一夕,譬若昨日才過,一草一露,宛若剔透光瀅,我黃念祖一生忙忙碌碌,集註經解,為的從不是自己,就是為了大法,在於後期遇上淨土宗派,心開意解,我著手積極的學習,最終我以為往生西方已有十足的把握,怎麼知道「崩!」的一下,我沒有到達西方,微細之中的不同,一切就變了樣,好在我沒有怨過此事,今日還是上了西方淨土,乃為蘇居士所親牽,往生西方極樂世界,能夠從西方傳達訊息來到人間,需要的也是有功夫之人將此訊息表達而出,此些都是需要修行,包括淨化,與空間通曉、最終證得西方極樂世界,十分的把握,西方淨土!同門同派,卻有不同的成就,程媛啊!說到這邊,不知道你想到了些什麼事情?想不想人生的最後是完美的結局?到達究竟的極樂,你也是修行之人,如今釋法的萎靡,難道你會不知?你是個聰明的女人,現在分秒行間,能夠清楚嗎?了了分明的腦袋,是否有些障礙了?可是為何會是如此變化?你有思、有想還有計畫,這些就不清淨了,身體的變化,如果想要調理,只有來找香光大佛寺,我也在這裡,這事情沒有太多的時間可以考慮,有些毛病久了並不好調理,甚至無法可救,你能信我黃念祖嗎?我都在此地,協助守護佛地,你如果願意相信,我還能與你說上幾句話,這麼殊勝的大法,可別錯失,那便可惜了佛法的殊勝,帶著法聖來找我吧,我等你們。

黃念祖親筆

訪問內容由佛弟子釋法璽主筆寫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