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念祖老居士《第六封信》–開示夏法聖

二O一七年六月二十四日

黃念祖老居士:

佛法的浩劫,在於心的不實,想必也有的原因是,沒有超度,這也是我黃念祖現在才知道的道理,以前學佛都知道,要超度、要超度,但是超度的真實情形,卻很難去釐清與明白,也不會有人真的知道確實超度送往何方?大家都是寧可自想自是的正確,我當初並沒有重視這樣的事情,每個人學佛的因緣都不盡相同,我的緣似乎沒有在這方面被開發,所以我也特別遭殃,大家們,要超度啊!

我如今才明白,要推廣一個真實的大法,真的不容易,因為是大法,眾生無福就難以相信,更因是大法,自身的冤親債主干擾,根本不會想令你成就,所以障道許多,我黃念祖講得夠明白吧!你會不信這裡,你就是被障道,這麼好的法,你去哪裡找?沒有地方了!各位。

香光大佛寺的殊勝,虛空盡知,但為何娑婆不知?眾生們用睡、用習氣、用個性解決事情,根本就已經障礙了自己許多的靈敏覺知,許多事情自己不知道,不知道的事情這麼多,你要怎麼知道這裡?又怎麼確定是否錯過真理?我在西方,我能告訴你,這裡真的很好,也是西方,就看你自己要不要相信。

我用我一生修學淨土的經驗,求生西方淨土,是原本就有的理想,但是如何的掌握,其實只能說,不敢懷疑,就是不敢懷疑,怕一旦懷疑了就會失去信心,我一天十多萬聲的佛號,還是沒有究竟,真正的究竟,一句佛號就能往生,你信嗎?十萬多聲的佛號,不如一聲佛號的誠信,這些我怎麼現在才明白啊?

在香光大佛寺,必須也一定要參加的就是法會的超度,常常看著四眾弟子全身毛病都寫上牌位,心誠則靈,有些才提筆,病灶就痊癒了,非常快的速度,我看見當下附身的冤親債主就這麼進到了牌位,牌位中舒適的環境,能依眾生而變現,當下我就在想,如果世上都是如此,那麼佛法很難不興,原本封閉,不接受外來的香光大佛寺,那時我黃念祖也不好說什麼,畢竟主事的是阿彌陀佛,我也只是偷偷想著,能打開,有多好?

終於,佛果然是慈悲的,香光大佛寺迅速的成長,雖然還沒蓋起寺殿,四百畝的土地上,只有一幢白屋建築淨修,黃念祖對此地非常有一百的信心,連城的皇寺不是虛幻,大家現在的懷疑與不看好,我都不信,我相信這裡,及我親眼所見的一切,大家一定能成就,這佛寺一開啟,我所想到的就是夏法聖,法聖當年信我勝過於其他,與我的緣分特別好,今年年紀也不小了吧!你回家的那一天,我會來接你,但是你要信得過,才去的了,像那電視的頻道來講,頻道才會同樣,不然我見的到你,你看不見我!就困難了,法聖應該明白這樣的話語,我在西方等著你圓滿的那一天,你的爺爺也會來,我的老師夏蓮居老居士,非常關心大佛寺的啟建,日日夜夜都在幫忙,你也清楚老師的為人,這樣的辛勤是他的風格,到不了澳洲,來個電話吧,這世上還有要法聖你完成的任務,完成了,也差不多了,聽我的話,蘇居士你也見過,要聽我的話,阿彌陀佛好好念,等那一天,回家的極樂。

黃念祖親筆

訪問內容由佛弟子釋法璽主筆寫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