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新加坡總理李光耀《第十一封信》

 

 

二O一七年七月三十日

 

李光耀 總理:

大家好,我是李光耀,人間的夜晚白天如此分明,日出日落,太陽月亮,千百年來,甚至更久千萬億年以來,一樣的太陽月亮看盡了多少歷史,人事物大環境的變遷。有甚麼是永恆不變的?有哪一樣是永遠存在的?有不滅的王朝嗎?有永遠的政權嗎?有長生不老的肉體嗎?有生死不渝永遠同在的山盟海誓嗎?許許多多的變遷之中,有哪一樣是不變的?有哪一種是永恆的?曾經輝煌、豐功偉業也是隨風而逝,只留下歷史人物的記載,讓後人追思。曾經美貌一時,迷灌全朝的美人,有永不退去的姿色嗎?只留下骨灰墓塚讓後人觀景。父母子女感人至孝的故事,只留下碑牌石雕記錄當時情形,讓後人學習景仰。而這些數不盡數不盡的曾經如今何在?在風中、在雨裡、在書本、在史書記載、在考試試題裏。這些人事物景象的主角如今在哪裡?在幽靈界、鬼道中、在地獄中、或地獄中十殿閻王爺一殿一殿的審判後,喝下孟婆湯把過去的事都忘記了,投胎轉世,改頭換面,不知道是生到哪一道。彼此不相識。有些是仍是人道,二十年後好漢一條。有些淪落到畜生道,雞鴨牛羊蛇魚等。

這些身後事,有多少人曾經認真面對過,或者以為只有此世,沒有來世;或者認為自己已經做得不錯了,沒有做甚麼虧心事;或者曾經違背良心做事,以為人不知,鬼不覺,沒人發現,這一生過了就好。豈知天理昭彰,任何一言一行、一舉一動都不會憑空消失,俗語說:凡走過必留下痕跡。再言:舉頭三尺有神明。光耀亦是有華人血統,對一些俚語有些聽聞。如果真的以為死了以後甚麼都沒有了,哪可真是吃虧大了!再世時為所欲為的後果,死後必定要自食其果,一切的帳都算得一清二楚,到時真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為人處事還是小心點好。華人教育與西方教育最大的不同在於對倫理道德及老祖宗的恩澤,點滴記在心上。所以光耀對於彼此之間不同的宗教是尊重的,只要不傷害人民。佛教在新加坡亦是佔有一部分人民的信仰。而佛法對光耀而言似乎有一種熟悉感但也有一種陌生感。似乎容易理解,但是又無真實得見。沒想到卻在過世後真真實實的接觸及領受到。這一切難道亦是緣分所牽。

今日又見三時繫念法會,光耀滿心歡喜的期待著,因為光耀的累劫父母師長及冤親債主,在法會中得已被念到,並被超度至西方極樂世界,光耀在此地,需要接引他們進入西方。所以今日是光耀的歡喜日。此事難以思議,卻是每周在進行著。光耀與香光大佛寺、蘇居士非親非故,只是有所耳聞新加坡總理李光耀過世,便有如此後續一連串至今由地獄至香光大佛寺再至西方極樂世界的遭遇,而且這麼多相識、不相識的光耀有緣眾生也一同得度,這不是世間億萬財富及名位權勢換得來的,而是佛菩薩無緣大慈,同體大悲的具體表現。

世間的萬事萬物都會改變,只有佛菩薩無緣大慈,同體大悲的慈悲,永遠不會改變,不會因為物換星移、改朝換代、國土劫難、人事遞換等無常而改變,這是何等珍貴、無價的法益啊!光耀得以收受,真實地感受到何謂佛恩難報!雖然光耀此時肉體已不再,但是靈魂是永恆常在的,我在西方極樂世界蒙受佛光遍照,心中非常的平靜、安和;這是在世時從來沒有過的寧靜,打從心底發出的喜樂。

顯龍我子,父親今日的話語,是否收到?似乎已經習慣如此的單方面對話。如果我子得見此文,當知為父與在世時有很大的改變。所謂佛法的薰陶,便是如此吧!父親將以前從政時,全心投入政局及穩定政事之心力,用來聽經聞法,才知道佛法之義理、心量如此的廣大無邊,而深感敬佩。如此好的法門,應當讓更多人認識及學習才是。佛法淨土需要教育,尤其因果教育,需要政府的支持才能普及於世人,非常重要,對社會安定及良善的人心有相當大的影響。這是光耀一再呼籲的。

不論顯龍是否能來此地與父親對話,父親皆希望顯龍能為佛法尤其淨土法門盡點心力,協助推展及弘揚,讓更多人能得到佛法淨土阿彌陀佛西方的真實利益。不過,這個世間只有一位蘇居士,只有這間香光大佛寺,真正幫助到父親,父親無以回報,只能將這些點點滴滴的心得,利用這個機會和有緣人分享。光耀沒有用,生前如此,可說是能夠呼風喚雨,死後寫了這麼多封信,卻沒有得到我兒一字一句的回應。父親執筆至此。相信會有人聽到光耀的心聲及領受到光耀無限的感恩。果真如此,請諸位能夠合掌,虔誠恭敬的唸出一句「南無阿彌陀佛」,光耀亦在此合掌,虔誠恭敬的回應一句「南無阿彌陀佛」,以報我佛慈恩。

                                        李光耀親筆

訊息內容由佛弟子釋海澤主筆寫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