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佛教協會 趙樸初會長-第廿三封信《放羊的孩子》

 

 

中國佛教協會 -趙樸初會長

 

 二O一七年八月十五日

 

趙樸初 會長:

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何等的有幸,何等榮耀,是佛祖慈悲,望重於你,是否該當把握,不負佛恩,不負所有等待你救度的靈靈眾生。放下自己,放下所有,度眾唯一,才是真正的大慈悲,才是真正的知恩報恩。

趙樸初一生走來,覺得應當為佛法付出,在佛法的努力上亦是不遺餘力,只要我能做,必當是盡心盡力毫無私心的做,但方向錯了,目標錯了,做得再多也是徒勞無功,沒有人因此得救,只是在佛學的表面上虛晃罷了。人的任性、人的自以為是,還是人的注重面子,往往都將自己綑綁在一個,自己創造的虛幻空間中,這裡頭要什麼有什麼,因為都是你想來的,唯獨可惜的,就是沒有西方,若是你的空間中能有個明確的方向,叫作「西方極樂世界」,那我必定要大大的恭喜你。趙老的空間裡就是沒有西方,沒有西方就沒有出路,我不停的在我的空間中,做著自以為對的事,自以為能幫助到世間人的事,有時亦是對自己相當佩服,現在看來真的錯得離譜。再多的國際會議,再多的研討專精,都不懂得往生西方的重要,這些出家人不斷研究佛學義理,大經大論,遍覽群經的大僧大德們,我當時可是相當敬佩他們,但如今我放眼望去,有哪位可以帶著經典往生西方,在這啃讀經書的過程中,我看見他的靈早已在經典中遊蕩徘徊,甚至還對自己的佛學知識沾沾自喜,這樣的學佛,還能說是學佛嗎?趙老不出髒言,但如今我真的只能這麼形容著,當初趙老的一句話有份量,如今趙老一席話卻如糞尿,這世間的一切你還敢要嗎?全都是虛假虛幻的,何其有幸的是,自己能在香光大佛寺被蘇居士牽往西方,否則我也只能欲哭無淚。世間的名利,可以讓「有身」的你感受到榮耀,也可以讓「無身」的你感受到煉獄的焚燒,「有身」的享受維持數十年,「無身」的苦受卻是千千萬萬年,懂得數學的你,是否看的清楚「苦受>享受」(苦受大於享受),若你願意用千年換取短短的數十年,那我也只能佩服你的勇氣。

今生能學習佛法,與佛有緣,今生能成為法師,更是佛緣甚深,任重而來,帶著當初的慈悲願力,降臨世間,在這迷茫的娑婆中,落髮出家,找回自己當初的宏願,救度這群迷途的羔羊。然而,如今的羊兒不是找到回家的路,而是被一一的送入狼穴中,哪隻羊兒還能活的走出來?一個方向錯誤,大批無辜的羊群跟著遭殃,帶頭、帶頭的法師們,趕緊回頭望望你身後的羊群吧!佛祖慈恩,任重於你,佛的孩兒,別再當放羊的孩子了,別再讓更多的無辜,落入迷障的深淵中,趕緊清醒吧!

趙樸初親筆

訊息內容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寫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