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倓虛老和尚

家庭相當圓滿,但自己從不戀於其中,孩子的照料與養育多由妻子決定,閒暇時刻自己都有研讀佛教經典的習慣,有一日,自己因緣下讀誦了楞嚴經典,這經典教義的殊勝,讓自己生起了出家的念頭。
那時,我深深相信這樣的決定,我興沖沖的來到寺裡,想找和尚剃度出家,但由於中藥店的生意興隆,大家多少認得我,和尚便以俗事未了為由,拒絕為我剃髮出家,我雖然有些落寞這樣的結局,但我很快打起精神,因為我相信,是機緣還未具足,回到家中,仍舊過著原本的日子,每日仍不忘研讀經典教義,越來越明白道理,自己越覺得,生命只在呼吸之間。
重新燃起了出家的心願,找了個理由,自己真的離開了家中,放下妻子與兒女,我到寺院之中,懇求和尚答應,真的,我出家了,那年我已經四十三歲,因為未受具足大戒,倓虛一直以沙彌的身分,在寺院裡做著粗活,打掃等事,為成為一位比丘僧人做點準備,所有前賢大德的修行之路,倓虛皆將之視為重要的學習楷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