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倓虛老和尚

自己也依因緣的殊勝,遇上諦閑老和尚傳戒,受了具足戒,成為真正的比丘,那時諦閑老和尚也正在傳法,跟著和尚學習了幾座經典,非常殊勝,自己也就在和尚的講經處精進學習,由於自己的努力,和尚相當賞識,自己是北方人,不同於大家多半是南方人,北方當時佛法相當稀少,和尚希望培育倓虛回北方弘法,倓虛也不令和尚失望,非常積極,因為出家晚,積極努力,很快也開始到處去弘法,最後也回到北方發揚佛法。
出家其實很重要是弘揚法脈,但當時,鮮少有人願意這麼做,北方也不是沒有僧人,但北方的僧人鮮少弘法的活動,多半自己修行,所以起步弘法,倓虛也召集了許久,當時四處善心的護法有許多,大家出錢出力,也籌備講經,也蓋佛寺,倓虛也在有緣處,住持了一些時間,同時也跟著發心的居士努力著弘法,倓虛一生,幫忙籌備了一些寺院的興建,還有寫了幾些書籍留世,一生的弘法汲汲營營,絲毫不敢鬆懈,多於日間跟著大家四處奔波,為了講法傳得更廣,還有籌備許多場的講經,而夜間較能夠修行自己,倓虛不敢荒廢任何的時間,積極研究經典,謄寫筆記,或於集書,或於自己閱讀,時間、日子過得相當充裕,而且非常快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