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倓虛老和尚

倓虛一生弘法走過,有跟著諦老,四處弘法,一方面也是學習,後來拜別諦老自己獨自行腳,這些因緣都很殊勝,在弘法的道業上得到了許多居士善心的護持,一次應邀請回到了河北省講經,待了一段日子,講經結束,自己順因緣回到了曾經的家中,拜會曾經的家人,不告而別,幾年不見的大家,倓虛以法師的身分,重新出現在諸位面前,將佛法介紹給曾經的有緣人,聽聞不久,過去的妻子也皈依學佛,而一位兒子也發心出家,這一次的因緣,算是圓滿度化。
倓虛的後半生,常在弘法中度過,諦老最後將法傳給了倓虛,倓虛沒有讓和尚失望,北方,倓虛將它興了起來,陸續收了一些皈依座下的弟子,弟子們都很盡心的修行,有出家也有在家的弟子,大家在一起,講經,研究經典,而多半時間都在一起為弘法努力,為了佛法再興努力,很少想到自己,倓虛教導弟子,全然的為眾,自己一身,能夠付出多少,都是很值得的。
在八十九歲那年,倓虛走完了一生,弘法的半輩子,在示寂的那一日,忽感身子無力,直覺時間到了,原本還在講誦金剛經,但實在無法繼續,提前結束,而在大眾面前,結跏趺坐,念佛往生,在這些日子裡,其實早有預兆,漸漸吃的不多,身子也有些倦,但還能講經,就是到最後一日,未完成的經典,一直停留在那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