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麻的人生故事》中峯三時繫念第一時法會

中峯三時繫念-第一時法會

《芝麻的人生故事》

 

二0一七年九月三日

弟子如娣:請問佛,弟子現在該寫什麼?

佛:就寫三時繫念供品上芝麻吐司上的芝麻的人生故事吧!

《三時繫念供品上芝麻吐司上的芝麻的人生故事》

芝麻菩薩:阿彌陀佛!感恩佛能給芝麻一個機會訴說自己人生故事的機會,希望對聽到的人,或看到的人有所幫助。首先芝麻也要感恩佛,有如此大的福報,能夠被採買進入佛堂,更重要的是能夠成為三時繫念的供品之一,這是何等的幸運,能與遍虛空法界結上法源,重來也沒想過可以在生為芝麻的時候,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如娣:阿彌陀佛!我們口語常說「芝麻小事,也要計較。」沒想到今天有這個因緣可以訪問到芝麻菩薩,我也很想聽聽您的人生精彩故事。

芝麻菩薩:師姐啊!您就別再取笑了,生為芝麻已經是一件很丟臉的事了,事情的源頭就像您剛剛所說的那句話,「芝麻小事,也要計較。」才知道「心量」的重要。心量不大,都有因果喔!

芝麻本名叫麻六甲,從小家裡就是務農為生,芝麻算是經濟價值較高的農作物,父親在幾經試驗與考量下,最後決定大量在自有的土地上摘植芝麻,不但葉子可以外銷作為生菜食用,種子可以榨油、或炒熟後食用,當然作為重要的配料居多,每每芝麻炒熟之際,街頭巷尾無不聞香而來,因為母親有一雙巧手,每每會運用自己的芝麻來作些大餅、鹹餅、胡椒餅等餅類。母親喜好與人分享,常常把自己累得半死作出來的成品,分送給左右鄰居,有時自己還來不及嚐一口,就已被久後在旁的鄰居孩子搶食一空。母親常常滿懷滿足的笑容,看著孩子們高興吃著的表情。父親的個性與母親恰恰相反,父親較為節儉,總是省吃節用留給自己的孩子最好的吃、最好的穿,不論風吹日晒雨淋在田中從不抱怨,但是對於分享鄰人這點,父親與母親就有不同的看法與意見,父親總是抱怨母親不會把好吃的留給自己的孩子享用,我們孩子夾在中間,有時候也很難分別到底怎麼做才是對的。

時間一天天過去,家裡種植芝麻的面積愈擴愈大,父親把種植事業做得非常好,內外銷都找專業的行銷的人員幫忙處理,家裡經濟一天一天改善。原本是該可以開始享受的時候了,父親卻在這個時候檢查出來得了不好的癌病,原本快樂的家庭,變的愁雲慘霧,不知所措。原來父親為了擴充產能,快速生長植物,使用了大量的農藥,在藥性尚未達可食用的時間即進行採收,嚴重危害人體的健康,我們家裡並未學佛,也不了解因果關係,一直認為是農藥使用的過程當中,操作不當,並不知道這背後因果的可怖。父親在醫療的過程當中,備受折磨,多次的開刀、化療,我們都很清楚,剩下的時間不多了,只是在算日子罷了。原本單純上班族的我,不得不捲起衣袖,返回家中,開始了解農事,這對我來說根本一竅不通,這並非我的專長,學習起來也就沒有那麼得心應手,那年我才三十二歲,獨身。原本在人人稱羨光鮮亮麗的電子業上班,天啊!一下子落差這麼的大。但是有一點是覺得非常不錯,自從返家工作後,才真正體會到什麼叫「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我不知道自己有多久沒有看到晨曦?不知道自己有多久沒看到美麗的夕陽?這才比較像一點人生。母親在我最需要協助的時候,及時伸出援手,因為工作環境的關係,我也娶了公司的會計成為我的太太。過一個比較像人樣的正常生活,雖然農事對我來講有點困難與排斥,但是回到與自然接觸的生活,有是響往已久。於是我把自己一顆飛揚不定的心按下來,安住於每天與綠葉為伍。心情煩躁的時候,看一下芝麻葉,很神奇喔!心情很快可以從藍色變得像紅色,重新燃起工作的動力與熱情,就這樣讓自己說服自己安於現狀,爾後有機會再發揚光大。我開始愈來愈喜歡暖房,常常花了很多的時間在裡面,其實我有沒有做什麼太辛苦的工作,就是對綠葉與結實累累的種子有種說不出的成就感。就像看著自己的孩子,一天一天長大般的呵護著。

一天下午,如同往常工作到一段落後,把自己安身於暖房旁的躺椅上,仰頭看著藍藍的天,萬里無雲美極了,我慢慢閉上眼睛,感覺好像進入睡眠狀態。沒多久,看到眼前一片芝麻田一如往常,我彎腰探頭以雙手輕輕地掬起結實的果子,用手輕輕地撥開看著種子,等我醒來的時候,怎麼會在芝麻的空間裡,我變成一粒芝麻,一粒白芝麻。我聽到妻子在呼喚我的名字,拼命地搖著我的肉體,我吶喊的告訴他,我在你腳旁的這株芝麻栽內,我正回應你的呼喊呢!為什麼你都沒有聽到?我緊張地哭泣著,沒有用,沒有用,妻子就是聽不到我的呼喊,因為我成為一顆芝麻,一顆白芝麻。就這樣很無奈,自己也不知道輾轉了多久,仍然無法出離這個空間,很幸運地這次被你們同修從麵包店買來成為三時繫念的供品,佛更慈悲,讓我講述這段不怎麼精彩的人生故事與大家分享,我要做佛去了,也請幫幫我認識的朋友一起超度吧!感恩蘇佛!感恩阿彌陀佛!

※牌位:香光大佛寺所購買的麵包供品內之芝麻菩薩所帶來的芝麻菩薩共一大數求超度。

代表:吳天吉。(吉兒)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曹如娣主筆寫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