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蔥】

蔥.00.jpg

二0一七年十月六日

昨日下午蘇師姐買回來一車的蔬果 訪問者都要選擇其中幾樣蔬果接受訪問,受海澤訪問的其中一樣就是蔥。

海澤法師:到冷藏櫃看一下要訪問的蔥,被平放在保麗容的盒子裡和其他蔬菜放在一起。拿起來看了一下。

蔥:我等很久了!

海澤法師:好!好!請說。

蔥:我長得不錯吧!該綠的地方綠,該白的地方白。還長的挺結實的,沒有虛胖,也沒有營養不良。有的蔥看起來白白胖胖好看頭,價錢也不便宜,雖然好看卻沒什麼蔥味;有的蔥,土質不佳,養分不夠,好不容易冒出綠芽頭﹐長的也挺辛苦的,長成之後就再長不高了,他的品種只能長到這樣的程度,切起來蔥味也還可以啦!我是正常成長中較優的那一群,成長速度及蔥味辛香度剛剛好。

海澤法師:聽起來挺不錯的,你對自己很有自信也很清楚。可以請問你的大名及為什麼會去當蔥?

蔥:我是一個大學生,植物系。我叫做保羅,從小對植物就特別有興趣。所以長大後自然就選擇這個科系。蠻多年輕人喜歡的喔!我們有學過各國植物史,我知道你們來自台灣,教授提到台灣地小人多,居住空間有限,所以人們普遍對於植物花卉等種植比較局限於欣賞,有興趣的年輕人比較少,但我們這裡就比較不同,對於園藝花卉植物很多是真的喜歡,能在摘種的過程中得到滿足喜樂,這可能和國情有關吧!話說我們上課上到辛香味的植物,教授要我們自己在學校的種植區,選一樣植物種植,我就選擇蔥,因為我覺得他是每一個國家的食材中不可或缺的調味植物,很容易可以買到,但是如果需要他,卻沒有他,就會少了一味,重要的角色,他長得很簡單只有兩個顏色,經濟價值也不錯,所以我就選他種在我的種植區。已經有好幾棵可以收成了。

    有一次我們要做野外植物觀察報告,我到山上為了要拍照選個清楚的角度,我不小心掉落山谷,那是個寒冬,接近MERRY CHRISTMAS,同學們陸陸續續回家準備過節,誰也沒注意到誰沒到學校,我是在家人苦苦等候沒回家過節,通知學校,警局之後才在山崖下找到我,那已經經過三天了,那時候的我受傷,已經奄奄一息還剩一點意識,最後的力氣看到的是教授著急看著我的表情,我被戴上氧氣罩,吃力的嗯嗯出聲,教授感覺到我想講話,於是經過隨車人員同意後,將我的氧氣罩 稍稍移開,我要講的是:教授,我種的蔥快要收成了!但是,我的力氣只夠我擠出一個字,〝蔥〞。我看到教授的眼睛閃著淚水,並點點頭。他知道我的意思,因為我找過教授討論過幾次,要怎麼種植才能長出結實又具備蔥香的好蔥。之後我因為脫水過度,失溫失水在那一天離開了人間。

我很清楚我的靈魂回到學校看我種的蔥,而且我還蹲下去,聞一聞他們的味道,學植物的人,嗅覺是很重要的,要能辨識不同的味道。之後我起了個念頭:長的不錯!我還微笑點頭。沒想到,之後在迷迷濛濛之中,我竟然成了泥土裡的一株蔥苗!我就在這裡展開令一種人生。我長大、被拔起、被賣出,有時候沒有人買就被丟在旁邊萎縮枯黃,我又再回到泥土裡當一株蔥苗,好像有一股吸引力在支配這一切。

    當了好多次的蔥,起碼上百次了,我不知道日子過了多久,日子對蔥一點都不重要。如今,我聽這次的夥伴們說,我們有機會可以被救出來,脫離現在的樣子,回到本來人的樣子,這真是天大的事,雖然我已經很習慣當蔥了,但是我還是期待生命另一個開始。謝謝你們。

海澤:你的故事好特別。恭喜你!這樣的機緣百千萬劫難遭遇,有機會可以到西方極樂世界去了!要會念南無阿彌陀佛!而且要往金光去喔!

保羅:好的!會的!今天整天都在聽,我會念南無阿彌陀佛!

海澤法師:太好了!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海澤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