麵條的生命故事

noodle.03.jpg

二零一七年十月六日

法菁:訪問香光大佛寺所食麵條之生命故事,感恩麵條菩薩慈悲。

麵條:哇!想不到我們也有機會被訪問耶!原本還以為我們會被忽略,難道這就是緣分成熟嗎?哈哈哈!就由我來跟大家分享我的故事。我的名字叫賀本一郎,我是一個日本人,從小家裡貧困,父親在賀本還來不及出世到世間,就先行一步離開人間,賀本常常只能看著照片,想像父親生前的模樣,母親也常常對賀本訴說父親的故事。不曉得為什麼,父親和賀本之間並沒有任何的相處,但是賀本很自然的對父親有一股強烈的思念情感,或許是過去世的因緣吧!果然是如此,這麼一說,賀本已經看見了,父親在過去竟然是賀本的兒子,大概是三世時的事吧!那一世父親是我的獨生子,但是就在出生不到三個月,就因病離世,我思思念念著這個得來不易的孩子,今生兒子成了我的父親,但卻在我還未出世前就提早一步離開了。聽母親說,在我誕下之時,父親的靈堂還在家中,母親每天抱著我對著父親的遺照說話,父親就彷彿還在母親身邊一樣。賀本漸漸的成長,母親給賀本滿滿的母愛,但又多加一份對父親的思念,母親很自然的將這份思念投注在賀本身上,有時賀本也覺得不是很自在。父親生前在賣麵條,還是手工麵條,每天搓搓揉柔,搓搓揉揉,母親也會在一旁幫忙,這是父母親最快樂的工作。賀本大約十歲時,母親就開始教導賀本做麵條,賀本不曉得是不是遺傳到父親的天分,很自然的也能做出Q彈的麵條,母親說賀本的手藝和父親不相上下。賀本大約在二十歲就開店鋪賣麵條,每天和母親一同製作麵條,生意越來越興隆,忙都忙不過來,為了順應絡繹不絕的客人,開始使用機器製造。一條又一條的麵條很快速的從機器中製造出來,品質就沒有以前手工的Q彈,更少了一分手工的溫情。母親也在賀本三十歲時就因病過世,賀本這一生並沒有成家,就獨自一個人,這家麵舖開了五十年之久,也成了一家老店,賀本賺了不少積蓄,但賀本並不需要這筆錢,每個月的進帳幾乎九成都捐給世界各地的災區,自己用這一成的積蓄也已經是綽綽有餘了。賀本在七十歲左右,開始全身無力,就在一次入廁小便時,跌跤在廁所內而亡,當時我望著天花板,瞬間進入腦海得話面,是賀本和母親快樂搓揉麵條的情景。沒想到,賀本就成了因此成了麵條。告訴各位喔,每一條麵條都有一個靈體在裡頭,我只是其中一位代表,我叫賀田一郎。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