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澤禪師 – 訪問香港九龍明德社瓷像 牛背上的圓澤法師

10.jpg

二0一八年四月八日

 

 

海澤法師:請問明德社內所擺放的瓷像,牛背上的圓澤法師可以接受訪問嗎?

圓澤法師:可以。感恩大德給圓澤一個機會。我在空間中已經是許久了。若是以朝代而言,唐朝至今也有一千一兩百年吧!
在空間中也不需要算日子,此時空間打開,看到這個世界,真的是花花世界。圓澤在此等待諸位的到來。上一次至今約兩個月的時間,日日皆可聽聞佛號,回音裊繞。我把空間就轉回到佛號之中,也是甚深的禪定修行。
圓澤自小對生老病死即比一般孩子有更深的體會,

    曾經問過長輩:為什麼要把我生下來?
為什麼生下來的孩子是我不是他?

    大人答不出話來,我說:因為父母要我,我便來了。
聽的大人一頭霧水。因為我常自問自答:
〝笑問蒼天為何來?乃因要我我便來。
  有誰知己無一物。原來就是該如此。〞            

 

    當年與好友的水路山路之故事,流傳後世。
即使神通力廣。能知前後多世。仍是難逃因果。
三生石上見來世。一世圓澤二世娃。
三世牛背上牧童。得見當時之圓澤。
便知因果之可怖。千年已過無人知。
圓澤之靈在空間。雖然也是逍遙遊。
然得解脫與自在。畢竟還是要彌陀。

海澤法師:可以請圓澤法師說一說您的故事嗎?

圓澤法師:好的。
圓澤從小聰明反應快,提問的問題常常令大人不知所措。父母也認為這個孩子自己教不來,雖然父母也是飽讀詩書之書香世家。一日與父母出遊,路經過一座寺宇,寺中傳出來的鐘聲,敲在我的心上,入了耳中,我受到深深的震撼,好熟悉的感覺。從此之後對於寺宇有了興趣,常常浸潤在經書佛法之中。但是諸多疑問沒有人可以為我解答。父親決定把我送入寺中短住一陣子。從此之後,我便常住寺裏。
最喜歡寺中的藏經閣,原來平日的諸多疑慮,都在其中得到解答。住持師父也常常是我請問的對象,那時的我十一二歲,這樣的年齡,竟然願意安定在經論之中,父親原本要來接我回家,我搖搖頭不想回家。父親與住持師父談了之後,不勉強我。從此之後,我成為寺裏的一份子,受了戒,穿上僧服,完全不同的樣子,心中直覺這才是我的本來面目。漸漸地長大,寺中禪堂,常常有我的身影,師父說我觸類旁通,靈性自在。在禪定之中,可見得自己的過去、現在,但是不能動心,也不要執著,自然的自己的未來也能夠看得到。
有一好友,常常相邀出遊,每每相邀能行便行。那一回,所提之路線,沿路經過之處及目的地時我心一驚,不想出行。但好友一直相邀,只好答應。好友想一路悠遊行,走水路;我想速去速返,走近是山路,但好友堅持,我也只好順從。航行經過一處見一懷孕的婦人,在河邊洗衣。唉!我嘆了一聲,該來的還是逃不過。把事情的原委告訴好友,那位懷孕的婦人正等著我去投胎,是我該和他分手的時候了,好友聽到沮喪萬分,為何堅持此次要出遊!但是既然已得見,就是該分別了!約好隔兩天去此婦人家,便可見到一孩兒見到他就笑;再十三年後,於寺旁的田野上便可見一牧童於一牛背上吟唱著那便是我。不久,見我打坐中但已無生息,結束此世之緣。隔兩天去到此婦人家,聽到一娃兒的哭聲,屋內的人說,此孩剛生下哭個不停,好友說,可不可以抱抱看,娃兒一見到好友便露出笑容。好友不禁悲從中來,悔不當初,真的是圓澤法師!告別之後不久得知,此孩幾天之後也夭折了。結束了這一世的母子緣,好友心中更是不捨。到了十三年後相約的日子到了,好友到了寺旁的田野上,站上一塊大石頭,四處張望,好一會兒,見到一老牛緩緩走來,一牧童坐在牛背上,手中吹著笛聲,一邊吟唱著,意思是:十三年後相約此。當時僧人此時非。牧童笛音聲聲吹。唱出三世因果業。

    這就是大家耳熟能詳的三世因果故事。其實這是為了警惕後世,即使神通力再深,修行功夫再高,只要於六道中,仍是難出輪迴之業報。

所以此時圓澤想要求出離六道,現在遇見阿彌陀佛,請求隨佛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海澤法師:感謝圓澤法師說出這一段精彩故事。
請問圓澤法師,您的靈性已經投胎入母胎為嬰孩及牧童。
為何此時又有圓澤法師出來接受訪問?

圓澤法師:此即昨日今日蘇佛常提到的三魂七魄之事,圓澤法師的其中一魂,於打坐中一魂入空間之中,另外之魂魄才投入母胎之中。此時即是於入空間中這一魂出來求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此事千年後我佛慈悲得解。更要感恩張大菩薩及樊大菩薩的護持,才讓我們有機會能遇見阿彌陀佛及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海澤法師:原來如此!明日的三時繫念,念佛見到純淨亮潔的黃金色,才是西方的方向,便可蒙佛接引至西方極樂世界。
南無阿彌陀佛

圓澤法師:南無阿彌陀佛。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海澤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