粒子星球(尊者)

訪問第四百一十六位尊者-羅坎福

粒子星球

二○一八年六月五日

海澤法師:

請問在蘇師姐左腿護身的西方極樂世界尊者,今日晨與蘇師姐一同於銀河系超度眾靈的情形,可否請哪一位尊者和我們說一說?感恩我佛慈悲、尊者慈悲。

羅坎福尊者:

阿彌陀佛。我是被安排在第四百一十六位的羅坎福尊者。出生於印度,往生於西元五七二年(距離現在一千四百四十六年前,大約是中國的唐朝)。自小我就是個孤兒,父母早逝,被鄰居的伯伯、伯母帶大,他們沒有小孩。聽伯母告訴我,在我出生的那一天早上,伯伯、伯母被屋外孩子的哭聲叫醒,開門一看,我被包布包著放在家門前,抱起了我,趕快跑到隔壁,因為母親一人獨居屋內,接近臨盆。進入一看,母親躺在血泊中,原來母親清晨生下我之後,吃力地把我放到隔壁伯伯、伯母家門前;但是生產後血流不止,等到伯伯、伯母見到母親時,母親因為失血過多,已經沒有力氣說話,請求他們撫養我之後,便離開人世。
不知為何,從小我就少說話,帶有一股鬱鬱寡歡的氣息,說不出為什麼會這樣,即使有笑也只是微笑。隨著年齡的成長,我長得高大清秀。生活單純,伯伯、伯母對我疼愛有加。雖然沒念過什麼書,但是有很敏銳的直覺及反應。我常常一個人靜靜地聽著周圍自然環境的各種音聲,一點都不寂寞。我聽得懂風的沉穩或輕飄,雨的哭泣、無奈或生氣,大地的忍辱、慈悲及包容,花草樹木的隨緣認命、跳躍或開心,蟲兒叫的呼喚或低吟。有一日風中傳來從沒有聽過的聲音,靜靜地聽,聽得出來是:南無阿彌陀佛。這是什麼意思?沒有聽過,但是心中卻感到很安寧、平靜。這個音聲持續好久,我就坐在樹下靜靜地聽,不知不覺的也跟著一起念起來。雖然不知道它的意思,但是可以知道這一句話是好的、善的,而且在不經意之時也會念起這句話。
某日伯伯的一位朋友前來拜訪,見到我之後,眼睛一亮,竟然也念起那句佛號,我一聽馬上回應並且跟著念,念著念著,兩個相視而笑,然後大笑。我們兩個雖然不認識,但是似乎有一種默契及熟悉感,尤其念的佛號音韻高低相同。伯伯的朋友稱為雅伯。雅伯是一位淨土念佛的在家居士,有一天晚上夢見一位居士在大地上念著佛號,而後隨著蓮花往西方飛去。那位居士長相就和我一模一樣。因為這樣,雅伯對伯伯、伯母提出,如果可以的話,想要我和他一同修行。伯伯、伯母是個明理之人,雖然捨不得我,但見我並未反對,而且又露出難得的笑容,所以也就點頭同意。我好開心,跟著雅伯拜訪師父,而後隨著大家修行。有時終日說不上幾句話,但是心中卻很清楚彼此的意思。師父每日會用晨起念佛的日課之後,對我們說法,常常都會傳出異香!佛號將我們拉在一起,也要將我們帶至西方。終日心中就是只有這句佛號,常常我都是微笑,發自內心難以抑止的法喜充滿。當我於七十之齡,在一片藍天,微風吹來的午後,聽得佛樂,見到阿彌陀佛帶著蓮台接我,便隨之而去得入西方。
此次下凡間,原本以為是單純的護身任務,沒有想到跟隨蘇佛超度空間及銀河系,有了意外的收獲及學習。和我們有緣的眾生真的是遍法界虛空界,包括外太空、外星球、外星人,大家因著蘇佛的帶領及超度而能夠與西方阿彌陀佛相接,得救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原來超度也能夠如此,而不只是在人間六道中發生。
銀河系的狀況,超乎肉眼所能見,無限大的空間之中,再有層層無盡的空間,此界他方並無邊界。原本大氣層之中對身體會產生的壓力壓迫及浮力、氧氣濃度的稀薄使得呼吸氧氣不足,這一些影響對法身靈性並沒有造成任何的障礙!超度是悲憫眾生苦難的實際行動,法身能夠超越這些外在的環境限制,而且可以任運自如。原因是法身已經沒有肉體的色受想行識,沒有我的限制,而是達到無感無受,無我無心的境界,所以可以和外界不論是處於何種環境,和哪一道的眾生相處,都能夠融為一體。與當時的環境眾生互相契合,而沒有任何的障礙。這是一種靈性的正面能量,才能明白同理眾生的需求及所想,救度有緣。有多少的修行功夫及正面能量,便有多少的能力救度多少眾生。除了心量,也需要功夫。

當大家直衝天際,蘇佛邊飛邊揮衣袖,飛越二十八層天及四聖法界,再往前飛去,這一個空間先是出現暗暗黑藍的世界,然後一大片的茫茫白霧出現在眼前,虛空之中忽然變成一片白濛。衝越白霧,進入一片灰濛。再往前衝,一片白光,這是外太空的世界,好像進入探險世界。再往前衝,一片黃光,天外有天,天外天,就是如此。一路上,得見一些景色,來不及去回顧。直覺得知,這一段過程和人世間好相像,黃光天界的世界,無憂無慮;白光人道的世界,喜怒哀樂都有;灰濛的世界是鬼道靈界的世界;暗暗黑藍的世界,就是畜生及底層地獄受苦的世界。

當我們經過,佛光注照之時,可以得見空氣之中,布滿了許多粒子,這些粒子再仔細一看,竟然每一粒有一個腦袋瓜,大大的眼睛,小小的嘴巴,鼻子是一個小點點,竟然還一眨一眨地看著你,把我嚇到往後倒退。密密麻麻的眾靈布滿空間。其中一雙眼睛好熟悉,使得我起了再看清楚一些的念頭。我看到每一個粒子的長相不一樣,有手有腳,有身體,而且不同的外形。原來空間中的這些粒子來自各個不同的星球,他們也是受果報,成為這個粒子星球空間中的粒子。這些粒子是原本形體的縮小,是各個星球外星人的大集合。我不禁停止呼吸,深怕吸入了許多生靈。
而那雙熟悉的眼睛,竟然掉下兩行眼淚,我倒吸了一口氣,再仔細一看,這顆空氣中的粒子,忽然間被放大,是我想要仔細看的這個心念,使得這顆粒子被放大。放大或縮小在西方是隨心念而行,在這裡也是如此。看見這顆粒子是一位女眾,全身透明,身體的外圍有著一圈細細的圓圈住,旁邊竟然還牽著一個小透明人。再往前一看,出現一幕影像:這位女眾年輕的時候,旁邊有一位男眾,較高大而且俊秀,心中一驚,這個男眾竟然是我。雖然形貌跟現在的我長得不一樣,但是自己的靈性當被開發到某個程度時,不論長相如何的變化,都可以互相感應而認得出自己。而自己和女眾兩人手牽手,再仔細一看,兩人並未牽著手,身體及手和手之間好像有一層浮力,並未接觸,但是這已經是親密的肢體動作了,重要的是兩顆心與心互相投合。下一幕得見兩位的中間出現了一個小浮球,裡面包裹著一個小生命。在這個世界裡,下一代生命的出現不是由女眾的身體出生,而是由男女共同孕育完成。浮球內小生命能量的來源,來自男女雙方,而男性提供較多的能量,女性則負責保護這個浮球內小生命的安全。等到小生命漸漸長大成形,浮球漸漸變薄而後消失,小生命就正式來到這個世界報到。小生命長成的時間不一樣,就要看男方給的能量夠不夠。愈是足夠而且光亮的能量,小生命長得愈快;愈是微弱或是暗沉的能量,小生命長得愈慢。所以如果當這個星球的能量快用盡了,便沒有足夠的能量產生下一代,終將使得這個星球邁向黑暗及無生命的狀態。接著出現的那一幕是三位之中,男眾漸漸消失,只留下女眾及小透明人。因為男眾的能量在小透明人出生之後不久,用盡了而逐漸消失。留下女眾與小透明人以一大一小的粒子,存在這個空間之中。
我在驚訝之餘,想著這些事情是多久以前發生的事。而後訊息自然浮現出:三世。如果是這樣,現在的我念佛去西方是一世,前一世是在印度出生當孤兒,再前一世就是這位外星球的男眾,而這已經是一千多年前的事了!為何我的靈性從這麼遠的距離下墜到地球的人間投入母胎中?因為當時這個星球的能量保護層破裂,而地球中與母親過去世中的因緣成熟,而產生一股強大的吸引力將我從外星球體吸入地球的母胎內。哇!這真是一個令人震撼的事。宇宙之間互相存在著因緣果的關係!換句話說,因緣果的關係不是只有在娑婆世界六道輪迴中存在,而彼此之間因為這股吸引力而有了下一世的生命及遭遇!難怪在前一世為印度人的時候,自己的敏銳度與一般孩子不同,可以聽得懂大自然中風雨大地等的聲音,在當時還被當作有特殊能力的異類。原來這是因為前一世所帶來的外太空人的能力。而從小就有一種說不出來鬱鬱寡歡的心情,是因為對星球上女眾及小透明人的掛念,這真是一個奇特的故事!跨越時間及空間,竟然發生在自己的身上。而這之間牽連著許多的關係,自己從粒子星球的外星人、女眾、小透明人,自己能量用盡,被吸引力帶入地球母胎成為印度人,念佛往生西方極樂世界,進入人間蘇佛體內護身,跟隨進入銀河系超度,經過層層空間遇到空氣中的粒子女眾,過去一幕幕的現前而得知自己的過去世。這一連串的經過及連結,是一個微妙的因緣果關係。而這些因緣果報彼此之間也是環環相扣,而產生了目前的種種遭遇。
我好像進入了時間隧道之中,時間好像忽然在眼前停頓了!等我回神之後,進入眼簾的依然是那雙哭泣的雙眼,此時的我期盼著這些空氣中的粒子眾生得到超度,不要在空氣中飄浮不定。本來因為我們的經過就帶給這個空間光與亮而佛號也一直不停地跟在我們的身旁。我忽然想到,趕快用心念呼喚大家,跟著佛號念出南無阿彌陀佛,就能得救!我不停地重覆這樣的訊息。在這裡是無聲的世界,即使叫喊也不會有聲音,是以彼此之間的心念來傳遞訊息。我聽見了他們念佛的心聲,而後蘇佛衣袖一陣一陣地揮灑過來,見到了含有那雙哭泣雙眼的粒子,及周圍細小數不盡的粒子,被揮動而進入蘇佛的衣袖之中,而後被帶入眼前出現的這一片更亮眼、柔和的金光中,那是阿彌陀佛無盡慈悲的佛光。他們被佛帶走了,進入了西方極樂世界了!因著這麼短的時間得知自己這一段過去,心中生起無限的感激!佛光、佛願及佛恩所受益的不只是人間十法界,遍及的是法界虛空界、此界他方無邊無盡無量的空間生靈!
感恩我佛慈悲。感恩蘇佛度眾無邊際。感恩大眾!南無阿彌陀佛!

訪問內容由釋海澤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