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貴學佛尊者(尊者)

訪問第四百一十五位尊者-庫洛伽

富貴學佛尊者

二○一八年六月六日

庫洛伽尊者:

吾,庫洛伽,法名釋宣道,排列在第四百一十六號。吾出生在東晉時代,當時吾乃是一國皇子之一,但吾生性不喜愛榮華,更不貪求名利與權勢,在吾三十七歲那年逃離到城外的一座深山裡修行,過著隱居的生活。
吾身無分文的離開皇宮,將自己偽裝成一位老農夫,徒步行走到城外,開始獨自修行的生活。吾學習慈心齋戒,不忍殺生,於山林之中飲甘泉水,食野生草,所居茅篷乃是自己隨意搭建而成,無法防風,亦無法防雨。每當風雨來時,屋外大雨,屋內小雨,冷風隨時都可從縫隙中滲入屋內。然不論風雨如何興風作浪,吾總是如如不動,頭戴斗笠,身披蓑衣,敷單坐禪,正身端坐,心無所著,唯念彌陀。於禪中念佛,於念佛中修禪,乃是吾修持之法。將此色身與自然合而為一,天地萬物與我皆同。吾於自然之中修行,修行亦是自然生相,空幻虛有的世間早已不足於惜。吾可將血液餵養蚊蟲,亦可削肉餵食挨餓的動物,吾毫無掛礙,只要吾之能力所給,吾皆歡喜布施。吾將吾身視為大地,吾之血液乃為江水,吾之氣息乃為空氣,吾之毛髮乃為嫩草,誰都可任意地取用。因吾乃是融於天地之間,自在、歡喜、清淨、自然、慈悲、布施、無念、無我乃是吾修行之最大本宗。
吾於四十三歲於山林間,偶遇一老和尚,老和尚修行德力高深,吾拜老和尚為師。於四十五歲時受戒為僧,於道業上持戒嚴謹,廣行布施,廣宣佛法,教導世人善行善念。七十三歲那年,吾自然消失於山林間,吾身回歸大地,吾之靈乃回歸西國會見彌陀,吾之大善導師,南無阿彌陀佛。
今有幸從西方再臨人間,乃為助師蘇佛再行,故於吾師之腿中,助師步行。吾師之弘法大願,及大心悲量,令徒兒敬重效法。過往吾師即有此德行,今生再下凡世間,亦是如此令徒兒敬佩之風範。徒兒叩謝師恩,承蒙師之教導,徒兒當時才能往生西方。
今時的娑婆世界已經混亂不堪,吾跟隨師後,吾師千百億化身,超度此娑婆世界之萬靈。層層的空間很多都是千古以來便停留至此時,此刻因緣成熟,才得以被吾師度化,打開空間,隨念佛號,求解脫之道。吾見吾師之功力,是當時之數百萬倍,一聲佛號就足以度起整個天地間無盡之眾靈,這是當時行腳所無法達到的境界。在此末法惡世中,吾師能有此番功夫,確實令徒兒敬仰。
飛快的時間,吾師已超度完娑婆世界,同時吾師亦超度整個宇宙及宇宙外空。整個宇宙中漫布的塵埃都有眾靈存在。吾師與諸尊者登上宇宙後,便分散各處超度。南無阿彌陀佛佛號的震動力道是十倍、百倍甚至千倍的星球撞擊力,這乃是吾粗淺的比擬,只為告訴世人此佛號震攝之能量極其廣大。佛號的震動力道帶有柔和與慈悲,每散播出一句佛號,不論與球體間距離多遠,都可以貫穿各球體,注入滿滿的能量。同時宣傳此佛號之殊勝,讓各星球上之外星人都得以明白此句佛號之浩瀚,更是其未來索取能量之來源。
星球與星球之間,有友善的,也有不友善的。不友善的星球,可見其於銀河系的軌道上,是不規律地運行著,許多小星體因此而被撞擊爆裂,變為粉碎之塵埃隕落。這些不友善的星體外型總是與眾不同,它帶有的色彩是極端的、誇張的,或者是火焰的、火爆的。吾今日仔細一瞧這些不友善星體中的眾靈,此些都是曾經在世間修行德行甚高的高僧,因一時偏念,成了邪派、魔道或妖界,或其自稱黑暗世界中的大黑王,所行都是破壞、邪惡、非正道之事,於星球間橫亂竄行。他們各自亦有派別、等級之分,散布在整個宇宙及宇宙之外。
吾師千百億化身,偕同諸位尊者一同超度宇宙及宇宙外。有些星球主動發出求救訊號,他們的星球即將四分五裂,在一剎那間佛光注照,吾師將能量注入這些即將分裂的星球。不同的星球居住著不同的外星人,他們用各自獨有的方式表達對吾師之謝意,以及對南無阿彌陀佛之崇拜。確實有大量的外星人已搬遷出離他們原本的星球,跟隨著進入黑洞之中求生西方。
「佛」這一字在整個宇宙間散播,變化為各種他們能夠知曉的語言或圖像。有些星球將「佛」用能量無盡來比喻;有些星球以大放光芒的圖像來比喻這殊勝的「佛」字。有些星球中的星人,是獨來獨往的居住著,當「佛」字帶入星球內,他們開始學習禮敬與互助,「佛」字在他們的星球內是無形的,但是自然帶給他們一種友善、互助、關懷與慈悲的磁場,讓冷冰冰的星球獲得溫暖與光芒。
佛法重新教調整個宇宙,帶動星球學習善行善法,讓許多沒有紀律、出軌的星球,或惡勢力,重新回到正軌之上,有些因此而投靠彌陀,有些因此而轉念向善。宇宙間的每一圈帶,都有佛的力量在灌注,猶如乾枯龜裂的大地,突然獲得甘露水的滋潤。柔和的氣流川流在星際與星際之間,這慈善的力量正一點一滴地被打開,南無阿彌陀佛的聖號開始廣傳。此皆吾師之願力所致,徒兒敬仰,願更多世人學習效法,承傳此殊勝之大乘佛法。

訪問內容由釋法菁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