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新加坡總理李光耀《初懷》

 

 

 

              二○一八年六月七日

 李光耀:

    曾經的初懷,年輕的身軀上下跳動,實緣所現,自己走上了政治這條路,有許多的綑綁和無奈,許多心酸的累積才換來成功,社會上的生存令光耀感到疲憊,有時強忍著身軀只為國家的前途和經濟的進步。多數的時候臉上沒有笑容,也習慣用這嚴肅的教育方式來對我兒。是家庭和社會長成而成如今的光耀,在光耀的成長過程中沒有聽過慈悲二字,也因為不懂的慈悲,我兒和我不那麼親,但心中對你們的疼愛是不在話下的。妻子是最懂我心的人,明白我的一個表情和一個動作。有時想一想真的很悲哀,為什麼自己不能活的坦然一點,為什麼社會要我當怎麼樣的人,我就必須當怎麼樣的人。這樣對自己的靈魂一點也不公平。過去種種似雲飄過,怎麼樣也喚不回,已經被汙染的靈魂要如何才能在找回。我兒啊!爸爸如今碰到超乎這世上最善的統領者,南無阿彌陀佛。一點一滴所教爸爸的都是慈悲。只有慈悲能行天下路,能做天下事,能救天下人。新加坡已經不存在的人類,如今成為靈體,有爸爸的恩人蘇佛在搭救。新加坡的磁場將越來越好。但光這樣是不夠的,爸爸希望我兒可以手握這份慈悲,手握這句南無阿彌陀佛,用這句佛好可以救起的,是超乎我兒可以想像的。如今這句佛號已經上到宇宙星辰之間救度外太空的世界,這並不是虛幻,也不是無稽之談,是爸爸每日親眼所見。我兒分享,爸爸是受香光大佛寺幫助的,有朝一日希望我兒可以幫爸爸報上這份了脫輪迴的大恩大德。

                                     李光耀

訊息內容由佛弟子釋法心主筆寫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