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者《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

訪問第三百七十六位尊者-哥把怛

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

二○一八年六月十三日

海澤法師:

請問第三百七十一位至三百八十位尊者,有哪幾位想說說話?

哥把怛尊者:

我是第三百七十六位哥把怛尊者。出生於印度。(西元一五八年。距離現在一千八百六十年前)當時的佛法,在印度是主要的信仰。家中是平民階級,父親及兄長們做的是苦工,農事幹活,世代脫離不了這種種族制度。就算是家中有人再優秀、再能幹,也一樣的受到種族制度的限制,要服從國家的律法,只能在這個階級內生存。而僧侶有著最高的社會地位。常常是階級之間彼此不能相見,若是不得已要見面,還必須有隔障,不能夠面對面,以免對高階位者有所損傷。
當時我十一歲,母親要我到市集向賣菜的伯母要一些剩菜回家煮。我邊跑邊唱著歌,轉彎的時候,迎面一輛馬車經過,我來不及停下來,被馬兒的前蹄踢個正著,頭部一陣眩暈之後倒了下來。等我醒來,見到眼前一陣明亮,四周富麗堂皇,但是全身無力,頭痛。有一個聲音問我:「你叫什麼名字?」「我想不起來。」再問:「你住在哪裡?」我也想不起來。再問:「你幾歲?」我無言以對,還是想不起來,只是兩眼呆呆地看著對方。看到對方是一位長輩,慈祥的面容,叫我好好休息。
長輩夫妻並沒有小孩,把我當作孩子一般的對待。從此以後我在長輩家長大,我忘了自己的過去,自己的名字。在家中學字、唱詩,融入了這個家庭,有了新的名字。從此以後,身分改變,進入了貴族的生活,我成為長輩的義子。
一日,義父的好友,一位僧侶,上家門和義父提到一些修行的情形。義父是個大長者,對於法會供僧之事,常常護持不遺餘力。我在旁邊,聽著聽著很入神,也很嚮往。僧侶離去之前,念了一句南無阿彌陀佛。我聽了一驚,很有攝受力。之後便對義父提出,自己想和他一樣。義父一驚,略有所思。之後每每聽法或參與法事時就會帶我一同前往。我往往折服於僧侶們的威儀及對答如流。之後拜於義父的師父弟子門下當個居士。師父是個念佛人,我很歡喜和義父一樣當個護法,時時口上念著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
我也和義父一樣,喜歡布施、護法,終生未娶妻生子。在約六十歲那年,一日的午後於花園中繞著園地念佛,忽然間眼前浮現起十一歲那一天去市集被馬車撞到,失去記憶的情景,恢復了以往的記憶,趕緊派人探查家中的情形。但是事隔近五十年,回報的消息中得知:村上因為一次水災瘟疫,全村幾乎病亡,家人應該也在那一次瘟疫中,無一倖免,如今沒有一位有下落。事情大約是發生在我失去記憶之後的隔一年。知道這個消息之後,心中百感交集,對於生命中的無常,命運的起伏感嘆!如果當初我沒有出門,還在家中,如今應該也是命喪黃泉,不知在六道輪迴之中的哪一道,哪有如今能夠聞法,學佛念佛,願求西方的機會!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般的虛幻,真的該珍惜當下,才是真實。於是排除外務,更加精進念佛,對於祈求往生西方的心願更加堅定。
之後將義父留給我的家財全數布施寺裡。空空而來,空空而走。於七十六歲,釋迦牟尼佛涅槃日(二月十五日),於寺中念佛時,見佛,萬緣放下,蒙佛接引,隨佛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訪問內容由釋海澤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