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個毛孔全都在淨定之中(尊者)

訪問第一千一百三十位尊者-釋道恆(俗名:努哈頓.提斯)

每一個毛孔全都在淨定之中

二○一八年六月十七日

努哈頓.提斯尊者:

提斯曾經是美洲的一名商人,中國唐朝年間,花費了數月的航海時間,遠度太平洋,首次踏上中國這片領土。當時吾帶著大量的珍貴物品、貨物,準備進行一場大交易。這趟交易關係到提斯下半輩子的生活,因為提斯將所有的財產全部賭在這次的交易裡,信心十足的提斯認為必定能大撈一筆,回到美洲。
經過海上無數個劫難,終於抵達中國大陸。提斯到了當時最熱鬧的城鎮,進到一間客棧裡歇息,準備隔日進行一場大交易。提斯經過數月船上的煎熬,今日終於能好好躺在床上休息,將身體洗淨後便呼呼大睡。睡夢之中忽覺身體異樣,當提斯清醒之時,全身已遭綑綁,丟進一間暗室裡。提斯的嘴被堵上毛巾,無法大聲呼喊,當時暗室裡並不只有提斯一人,尚有其他位同住客棧的客人。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提斯想到所有的財產都還放在房內,心中開始慌亂,焦躁不安,發出大聲的音聲,大力踢著木板牆,一心趕快脫逃,奪回財產。不論提斯如何掙扎,依然無濟於事,最後提斯也累了,氣喘吁吁地倒在地上。突然間,整個密室開始震動起來,框啷、框啷、框啷發出陣陣聲響,提斯仔細地聽聞這聲音,感覺身上晃動。原來這是一艘木船,提斯與這群人全被丟在一艘木船上,正往海外行駛。
木船航行到一座荒島靠岸,提斯一行人全被丟棄在一個荒島上。提斯不曉得為何會有此種遭遇,這一生難道就得死在這座荒島上?對人生絕望至極,欲想一口氣跳入海中了斷生死。忽有一聲音,沈穩的老人喊著:「且慢」!提斯回頭一看,是一位老和尚,綁匪也將此名老和尚綁至荒島上。老和尚不慌不亂,依然沈穩地盤坐著。提斯問老和尚:「你怎能不氣?」老和尚道出:「這只是人生中的小插曲。」提斯無法認同老和尚所言,這些被奪走的財物,關係到提斯的下半輩子,提斯無法像老和尚如此泰然。老和尚告訴提斯:「財物依舊在,只是暫離身,生命投大海,命財兩全失。」提斯明白地點點頭。
此島上從未有人居住過,也從未有船航向此處,有些人認為必定活不過數日。老和尚告訴大家:「莫想未來如何,好好把握當下。」眼看天色已黑,老和尚帶領著大家撿取地上的枯木,用石頭生火,大夥輪流半夜添加柴火,度過初宿島上的一晚。後續的日子,大家為了存活,開始尋找生存之道。大眾一同分工合作,搭建木房,摘取野草,製作石器,漸漸地發展出新的生活模式,生命依然可以維繫下去。
日復一日地過去,老和尚開始在島上講經說法,宣說人生大道理。大眾從未聽聞佛法,對佛法的妙智表示讚歎。老和尚是位禪淨雙修的僧人,他深信西方極樂世界的存在,教導大眾念佛求生西方。佛法帶給提斯從未有過的人生觀,此時提斯才真正明白人生的虛假,過往的執著在此時全派不上用場,即使現在擁有大筆財富,也毫無用武之地。提斯決定放下一切,跟隨老和尚學習佛法,直到臨命終時念佛求生西方。
在這個毫無人跡的清淨之地,提斯可以不受世塵干擾,一身清淨地學習佛法,將生命全部投注於佛法上,日日不離「南無阿彌陀佛」聖號,淨念相繼而至念佛三昧。一年、兩年過去,提斯的每一根毛髮,每一個毛孔全都在淨定之中。提斯告訴老和尚,若還有機會回到世俗間,必定學習老和尚的精神,將佛法廣傳世人,讓每個人都能有機會聞得此妙法,最後求生西方,永離業海。老和尚告訴提斯,必定能達成心願,一個月後將會有一艘船行經此地,屆時就是大眾開始弘法之時。果真如此,一個月後,一艘民船因遭遇強大海風而到此地,見島上吾等吶喊呼救,停靠島邊,一一帶上船,返回陸上。
提斯跟隨老和尚進到寺中,很快地落髮出家,法名釋道恆,行腳四處,宣說佛法。原本島上的這群人全都成了淨土的護法、信眾,回到各自的居住地宣傳佛法,許多百姓因此能聞得此妙法,人生有所依歸。道恆將餘生全然奉獻給佛法,佛法也為道恆扭轉命運,道恆於臨命終時,盤坐於岩石上往生西方。
道恆這一次再度來到人間,於蘇佛的腿中,為了幫助佛法宣揚,道恆必定讓蘇佛的腿能長久地行走。現在更逢此殊勝因緣,得以跟隨蘇佛超度宇宙之間,道恆把握每一次的超度時光,積極地幫助眾生離業海苦,不讓眾生隨業續輪。
許多研究天象的高修行者,在臨終之時成了宇宙間的一員。他們多半存在於自己經常研究的星球中,有些則是遊走在星雲之間。整個宇宙曾經是他們探索、嚮往之處,如今他們真正來到星球之中,卻依然還在當時的空間中研究天象,即使存在高層次的空間,這些研究天象的修行者依然無法突破空間的障礙。
今蒙佛光注照,蘇佛帶著佛號打開層層交疊的空間,空間破曉之際,修行者終見彌陀,此時方才明白真正修行,是不執著任何法,不執著任何相,一旦執著就落入執著之空間難以出離。感恩蘇佛每日法身超度宇宙,救起這些曾經修行的高僧,一一從空間中離,未來必能再為佛法貢獻己力,同為佛法弘揚救世。

訪問內容由釋法菁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