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佛才能醫病(尊者)

訪問第八百九十五位尊者-米迦蘭

念佛才能醫病

二○一八年六月二十日

米迦蘭尊者:
米迦蘭出生在印度的偏遠地帶。家裡的貧困已經無法保住吾之性命。吾從母胎生出後,母親骨瘦如柴,沒有任何的乳汁可以餵養吾飢餓之身,即便是一杯水,也要徒步行走二、三小時的時間,從遙遠的水源處提水。
水源供應了數百戶的人家,無法取得更多的水量,一日一桶已是最多了。這水從未有過清澈的時候,總是帶有泥沙污濁,母親將它靜置了幾個時辰後,水裡頭的泥巴已經沈澱到水桶底部,再輕輕地撈取上方乾淨一些的純水飲用,日復一日地過著。

吾出生之時,村裡發生了一場有史以來的大乾旱。一家五口僅剩下最後的一點乾糧食用,吾當時出生一歲大,眼看一家人就要餓死在這場乾旱之中,父母已經無法保住吾之性命,又不捨眼睜睜地見到吾斷氣在面前,故將吾偷偷地帶到城市裡,盼望能有好心人將吾帶走,至少還有機會得以存活。父母將吾放置在城中街道上的一個角落,心中不捨地返回家中,從那日起,吾再也不曾見過自己的父母。
吾哭啼得再也沒有力氣發出聲音,靜靜地躺在地面上,剩下最後一口氣,生命就即將在此結束。一雙粗糙的手將吾輕輕地抱起,那是一位老婆婆的雙手,他滿臉皺紋地對我微笑著,吾沒有力氣睜開雙眼。老婆婆將我帶回他的家中。他獨自居住在一座深山裡,深山裡的猛獸經常出沒。老婆婆獨自走著,手上正抱著吾奄奄一息的身軀,猛獸虎視眈眈地想要奪走吾之肉體,老婆婆依然十分鎮定地走著,絲毫沒有半點畏懼之心。忽有一隻野獸朝著老婆婆猛撲過來,老婆婆閉上雙眼,一個瞬間已經移動到百里之遠。很快地,老婆婆將吾安全地帶回家中。他將吾之身體放在床上,他溫暖的雙手有著強大的能量,聚精會神地將這股能量灌入吾之體內,很快地吾已經能量飽滿。
吾在老婆婆的照顧下,漸漸成長。老婆婆一身的功夫是傳承家中世代的法術,老婆婆曾經使用此法術幫助過無數的病患,即使是不治之症,老婆婆妙手回春,沒有任何的疾病是老婆婆無法醫治的。但老婆婆年邁之後,就不再出現過,獨自隱居於深山裡頭。吾因著過去與老婆婆之緣分才遇上老婆婆,蒙受老婆婆救命之恩。從小,跟隨著老婆婆學習他獨有的醫術。深山裡的環境清幽,吾每日清淨專注地學習,很快地就學會老婆婆一身的功夫。當時吾十五歲,甚至再運用老婆婆所教導的方法,獨自發展出其他獨有的醫術。老婆婆當時已經明白地告訴米迦蘭,若要學習其醫術,就必須行遍天下,解救蒼生。今日吾與老婆婆的因緣,老婆婆早已預見,故在城中等待著吾出現,在那個即將斷氣的剎那,將吾救起。老婆婆說著,一切都是過去的因緣,今生再次相會,由吾米迦蘭傳承老婆婆之功夫,幫助更多的人民能脫離病苦。
老婆婆將所有的功夫教授給米迦蘭後,將吾帶回當初遇見老婆婆的那座城市裡,相互道別之後,吾再也沒見過老婆婆的身影,吾心裡明白老婆婆的用意。吾如今看見,老婆婆乃吾過去的母親。老婆婆這一生沒有因緣習得佛法,死後未能往生西方。吾感恩老婆婆的救命之恩,盼望蘇佛慈悲救度,老婆婆名為薩爾耶多,感恩蘇佛慈悲。
從那日起,吾開始行走天下,遇到有緣之人,便隨手醫治其病情。吾運用觀想力及結合整個大自然間的能量,來醫治一個人疾病。所謂的能量,它存在於各種空間之中,一股氣流之中就帶有能量,一顆礦石之中也有能量,大地之中也有能量,日月光中也有能量,水流之中也有能量。天地萬物都有能量存在。吾之雙眼可見每一股能量帶有不同的色彩,吾運用觀想力將能量引入病患身中,將疾病中的污氣引出,許多嚴重患者,需要加上法語的加持力,才能順利地將烏黑色的污氣帶出。每當污氣引出後,病患就已經康復大半,臥病在床者,開始可以起身行走;無法言語者,開始可以開口言說;雙眼失明者,開始見到模糊的視線。數十年的時間,吾醫治了難以計數的病患。將近四十歲之際,吾之身體開始出現了許多病症,但卻無法運用外在的能量醫治自己,吾拖著一身的病痛,依然四處行走醫病。有時必須躺著數日的時間養病,稍微緩和之後,便再度起身醫治其他病患,尤其在貧民地區更是吾經常出沒之處。
一日,吾行走在路上,雙腳沈重地再也走不動。吾坐在路旁歇息著,試著運用念力讓雙腳恢復力量,經過許久依然不見功效,身體越來越虛弱,心想:或許是回去的時間到了吧?吾靜靜地等待斷氣的時候。突然一股暖流從頭頂貫穿吾之身體,吾抬頭一看,一位身穿袈裟的和尚站在吾之身旁。和尚微笑著地說著:「念佛吧!念南無阿彌陀佛,可以得到佛力的幫助。」吾雙眼看見和尚身上的能量,那是一種無形的金光,是這數十年來吾從未見過的能量,這能量十分溫和。吾聽從和尚,靜靜地念著「南無阿彌陀佛」佛號,佛號的能量好強,剎那之間全身舒暢,吾起身感謝和尚。和尚告訴米迦蘭:「念佛才是究竟,念佛才能醫病,念佛才能求生西方極樂世界。」吾感恩和尚。現在米迦蘭知曉,當時和尚乃是阿彌陀佛的化身。當時米迦蘭一心想救蒼生,才感得阿彌陀佛慈悲相助,但米迦蘭當時並不知曉這一切。
從那日起,米迦蘭跟隨和尚學佛法,日日追頂佛號之中,聲聲佛號中感受到佛的能量,更是在剎那之間見得西方極樂世界。數年的時間積極念佛,運用佛力開始再為人醫病,此時吾見得病患身上的污氣,清清楚楚地隨佛光而去。有些污氣深層而無法離身,吾學習用佛的慈悲與柔和,舒緩病患的病痛。吾念佛行醫走遍各處,臨終時正深處在一荒野上,隨地盤坐念佛不間斷,而得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蘇佛超度整個宇宙,原本宇宙之間已經有能量在傳遞,是各種不同顏色的能量,高度能量顏色較為鮮亮,低度能量顏色就較為暗沈。星球的顏色也因能量的高低有所不同,然而這些能量都無法長久的存在宇宙之中,直至今日已經即將耗盡。
當今世人所追求的極光,在星空中綻放出耀眼的光芒,有些是明亮的,有些是暗色的,各種不同的極光色層,並非只有地球可見,在宇宙之中,正是一種能量的顯現,正如剛才所言之高度與低度能量之分別,然而這亦是並非長久。
蘇佛衝上宇宙超度,所帶來的能量是真正來自西方極樂世界才有的能量,浩大無窮的金色能量,遍布在整個宇宙之中,宇宙中從未有過此種金色能量。此能量能維持恆久,只要伴隨著六字洪名佛號在宇宙間運轉著,能量便能隨著佛號繼續生成。宇宙間的色澤已經開始變化,原本五顏六色各種色彩中,開始出現了金色光芒,而且漸漸地在擴大之中,這是蘇佛的超度力改變了宇宙,整個宇宙開始得到淨化,能量漸漸增強。蘇佛日日持續超度宇宙,相信未來的宇宙,必定是無量無邊的金色光芒,代表的正是佛的慈悲與善力,在宇宙間永遠流傳。

訪問內容由釋法菁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