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於我,皆不動搖(尊者)

訪問第四百四十八位尊者-釋正雲(俗名:儀冠)

任何於我,皆不動搖

二○一八年六月二十二日

海澤法師:

請問第四百三十六位至四百五十位尊者,在蘇佛左腿護身的西方極樂世界的尊者,有哪位想說說話?

儀冠尊者:

我是第四百四十八位,儀冠尊者,釋正雲,出生於中國五代時。我的原名叫王思漢。出生在中國五代時期,正是亂世,各地戰爭不斷,處於這樣的時代,往往三餐難繼,能夠吃上幾口米就是奢侈。出生時家中米缸空空,聽母親提起那個時候,家中是靠一位遠房親戚的救濟才熬過來的。家中有四女三男,母親從老大姐姐生到老七,也是老么的我時,已經用了十年的生命,不停地懷孕生產,懷孕生產,身體在脆弱不堪的情形中生下了我,不久就因體力不支,昏迷之後離開人間,留下我們七個孩子和父親。還好隔壁大娘的女兒也生孩子,回娘家坐月子,有奶水可以餵我,使得我可以不餓死。所以從小我就叫大娘的女兒,奶媽。奶媽很疼我,可能是因為我有一對大大的眼睛,但是眼尾又像是鳳眼,很有神,五官端正,小寶寶時就討人喜歡。只可惜父親總是說我是來討命的,因為母親生了我,才會氣衰過世。所以在外,我的人緣好;在家,就常常被父親潑冷水,兄姐也因為如此而對我冷淡。所以我就常常往外跑,和鄰居玩耍或自己獨自四處遊蕩。
那時候大約九歲,有一次漫無目的走著走著,來到森林內,再往前走一片白霧茫茫。本來天氣很好的,走到這裡忽然覺得好冷。我感覺到自己不能夠控制自己地往前走,走到一棵大樹下,好大、好茂密的樹,樹下有一顆大石頭,我覺得好累,坐在石頭上睡著了。不知睡了多久,醒了,只覺得四處一片黑暗,我好害怕,不知道該怎麼辦。應該是已經夜晚了,傳來一陣一陣的動物叫聲,也不知道是什麼動物,聽了令人毛骨悚然!環顧四周,忽然看到旁邊生起了一團火,坐了一位大人,趕快衝過去,禮貌地點點頭。大人看了我一眼後說著:「坐下來吧!會冷,免得著涼了!」我放鬆地吐了一口氣,趕快說著:「謝謝!原本發抖的身體忽然好些了!」大人問:「幾歲了?」我答:「九歲。」大人問:「你母親不在人間了嗎?」我答:「是啊!你怎麼會知道呢?」大人說:「你剛剛睡著的時候,哭了一陣子,叫著,娘!娘!娘!不要走!」我答:「娘生下我不久就死了!」大人:「算你命大,再往前走,你可能就出不來了!裡面到了夜間會有動物出來咬人,尤其你又是個孩子,沒力氣和動物搏鬥。」我聽了身體直發抖。大人還問了我一些問題,而且不斷地在火堆中加些柴火。話語之中我感受到大人的關心。之後我又昏昏的睡著了。等我醒來,已經快要天亮了,大人也在旁邊,是打坐著,但是雙眼閉著。我動了一下,大人雙眼立刻張開,說著:「回家去吧!」大人把火滅了,帶我出了森林。我認得路,跑回家。大人不知道什麼時後離開身邊。

家人因為我一夜沒回家,四處找不到人,看到我回家,我把情形告訴家人,但也免不了遭到一頓痛罵:「亂跑,害大家擔心」。從此之後,我不敢亂跑,天天在家,一反往常,變了個人,在家做著母親要做的事,和姐姐輪流洗衣、煮飯、劈材,個性也變乖了,但是過得並不快樂。
一日,屋外傾盆大雨,有人敲門,開門一看,竟然是之前相救的那位大人。我露出了難得的笑容,好像看到救星,不自主地抱住了他。大人感受到我的求救,用他的手摸摸我的頭,問我要不要和他一起走。我點點頭。大人拿出許多銀兩,請父親答應,他要帶我走,會好好照顧我的。父親看著銀兩,終於點點頭。我打包簡單的衣物,雨停了,跟著大人上路。

大人要我叫他孟叔。孟叔原來是個居士,為了尋找真理,四處參訪。我們一路往前,來到一間寺宇,寺門口的匾額上寫著寺名「懷恩寺」,雖然不大,但是清幽,是一間古剎。我看了有好熟悉的感覺,不知不覺走到一間寮房外,那裡不是一般外訪者能夠進入,腦中浮出:這間寮房一直是歷來住持所住之處。一位師父見我站在門外,問我:「阿彌陀佛,請問小菩薩為何站在這裡?」我自然地說出:「這一間是住持所住的寮房。」
師父一愣:「請問小菩薩為何會如此說?」我說:「好熟悉的感覺,不知道為什麼,腦中自然浮現,這間寮房一直是歷來住持所住之處。」師父再說:「能否先請小菩薩到大殿禮拜後,到知客室稍後。」我說:「好。」
這時候孟叔看見我,便往前走來。我把這一段事情告訴孟叔,孟叔略有所思地點點頭。我也毫不猶豫地往前左轉,再上階梯,到了大殿,我說著:「中間供奉的是南無阿彌陀佛,兩旁各是站著觀世音菩薩,大勢至菩薩。」我又很自然地脫口說出。我自己也覺得很奇怪,從不知道也沒聽過南無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大勢至菩薩。而後眼前看到,自己是個老和尚,站在佛前,後面站著多位弟子及信眾,領著眾等,站著一同淨心念佛。到這時候我恍然大悟,忽然口中念出南-無-阿-彌-陀-佛,字字鏗鏘有力,音韻清楚,如同眼前所見的老和尚發出的佛號聲。佛號聲聲而出,引來了寺中的法師,看著眼前這一幕,不禁脫口而出:「師父!」因為那樣的佛號音聲從以前到現在,只有師父一人所念的佛號可以唱出這個轉音,弟子及信眾沒有一個人學得起來;但是眼前是一個十歲左右的小男孩。孟叔似乎了然於心地看著這一切,便說了一句:「就在這裡住下吧!」

一時之間我明白了,過去種種浮現眼前:原來老和尚是之前這一間寺的住持師父。於七十歲時,大家以為一向精進念佛,佛號不離心口的老和尚,預知時至,念佛往生西方。但是實際情形,就在大家齊心為老和尚助念之時,老和尚心念一閃,當初從西方方便有餘土下凡間最重要的一件事是要度以前的一位恩人返回西方,這個願望還未完成!就因為這一念起來,錯過了返回西方的時機。當靈出來之後靜觀,原來當時的恩人如今投胎為男眾,但是生活刻苦,是六個孩子的父親,如今妻子才剛受孕,還沒有胎氣,於是不加思索,我的靈及時入了母胎,成為恩人的第七個孩子。恩人就是我現在的父親。父親在多世之前與我是好友,為了救我,犧牲了自己的生命,而我則出家修行念佛,往生西方。之後於西方觀看人間,得見恩人於人間受苦,於是我發願下凡間,想要度與我有緣的眾生,尤其是將恩人度回西方,不要再於人間六道輪迴受苦。如今,我已經投胎成為他的兒子,但是我有什麼能力度恩人回西方?我非常清楚明白,自己只有一條路可以走:出家!找回自己原本的功夫,才有能力度恩人返回西方,自己也要回西方家。
這一世與現在的情境相連結,真是不可思議!念頭一轉,回到現實,剛剛那位師父說到大殿禮拜後,到知客室去。於是我轉過頭,跨出門檻,我好像是老師父般地走在前頭,直走,右後方,便是寺裡的知客室。裡面坐了也是很熟悉的面孔,我不禁一笑叫出:「法圓。」是寺裡的知客師。法圓一愣之後,叫了一聲:「師父!」原來法圓法師的「圓」字,老師父在的時候,叫他總是帶個腔調,發音成「願兒」,也只有師父會這樣叫他。一時之間,時間回到過去,停在空中,好像進入了時間隧道。孟叔這時候出聲了,把我們拉回來現場。孟叔說:「請問這位師父,我們可以暫時在這裡住下嗎?」法圓法師說:「可以,我會轉告住持師父。」
而住持師父是之前的大弟子,對我一如往常地恭敬,雖然這樣的關係,在外相及年齡看起來有些奇怪,但卻是發自內心,自然而然地互動。我們的出現似乎給寺中帶來不小的震撼。大家都偷偷地看著我,偶爾我也會回看大家,有些面孔是之前的弟子,有些是新面孔。畢竟十年的時間過去,有一些變化,過去的一切好像在每一次的接觸之中回來了。念佛的時候,我依然念著以前的發音,南-無-阿-彌-陀-佛。大家紛紛傳出:老師父回來了!尤其是那雙大眼睛,眼尾是鳳尾,略往上翹,老師父的雙眼就是長這個樣子。我如願的出家,當個出家眾,是寺裡最小的出家眾,身分是個沙彌。孟叔也出家了,法名為釋益仁。一些信眾得到消息後,紛紛趕回來看我。有的見到之後哭了,因為之前的老師父在他們心中是無人可以取代的,如今卻換個身子成為沙彌。益仁在旁見到後說了:「只是換個身體而已,但是靈性是不變的。」信眾若有所悟地明白了。有的信眾不敢相信這是真的,只覺得寺裡多了兩位出家眾。
我雖然帶著過往的記憶,但是畢竟是在凡間十年的時間,帶有一些習氣,還是須要被調教的,於是就這樣漸漸長大,成為一個正式的出家人,法名:釋正雲。寺中的念佛法門一直是修行的重點,行住坐臥不離佛號於心,而後能得念佛三昧。這時候才有能力不為外界所動搖。我依然是要下一番功夫學習,知道原理原則,還是要實證實修才能找回往日的功夫,才有能力度化恩人。於是我開始默檳不語,當然也得助於益仁師的幫忙及照顧。終於佛力加持,於那日月圓之日,得見明月,忽然了悟世間空幻,無一為真,任何於我,皆不動搖,我能轉任何,身輕自在。於是向寺裡告假返家,住持及當家師知道這件事情的原委,也是祝福。
回家一進門,就見到恩人父親,便是就地三拜。當年出門的孩子,如今已經是一位年輕的法師,父親心中似乎有些感慨與欣慰。多年未見,似乎老了許多,家中依舊,只是姐姐們有的出嫁,兄長們也娶了嫂子。父親身體還好,但是雙腳不好走路,所以少出門。我向父親說了出門到現在的情形,問父親願不願意與我同回寺中靜養,父親不想離家,於是和益仁師商量就近在附近的寺裡先掛單再說。
於是我常常往返回家中,也把我和父親的關係說了出來,父親偶爾露出驚訝的表情或是靜靜地聽我訴說。我開始勸父親念佛,稱念南無阿彌陀佛佛號,如說故事般地介紹阿彌陀佛及西方極樂世界的殊勝莊嚴,父親終於開始念佛茹素,並也參加寺裡的念佛會,精進念佛,相貌變得柔和許多。我也於寺中講經說法,︽佛說阿彌陀經︾是當時受持的經文。父親每每於我講經時必到。多年之後,於念佛會中,父親安然於大眾的念佛聲中,滿室蓮香,蒙佛接引往生西方!而我也於父親往生後不久,回到懷恩寺,帶眾念佛,講經說法,希望能用餘生,接引更多有緣往生西方。
寺裡信眾眾多,許多是以往的老信眾,我會提起一些往事,令他們不得不信,雖然是年輕法師的外貌,但真的是老師父回來!所以念起佛號不敢懈怠,更加把勁!我也提醒他們,心中切莫掛礙任何人事,障礙往生。同時也有不少新面孔加入念佛的行列,我則更加些時間帶領大眾念佛,把握每分每秒,心中只有佛念,勸眾如此,不令一絲妄想雜念生起,往生才有把握。而後於三十歲時,往生前一周預知時至,於大眾的念佛聲中,得見佛光遍照,萬緣放下,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滿願而歸!
孟叔釋益仁便是如今之蘇佛,有孟叔出現及之後益仁法師的陪伴照顧才有正雲那一生的圓滿,也是正雲的恩人,為此次下凡於蘇佛左腿護身之殊勝因緣,也得與蘇佛日日超度如今銀河系眾生的機會。法身超度,前所未聞,正雲有幸參與此聖行,將南無阿彌陀佛佛號及佛光遍照廣布至銀河系,穿透空間,無限法緣。感恩阿彌陀佛!感恩蘇佛!

訪問內容由釋海澤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