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苦 田園尊者(尊者)

訪問第四百六十位尊者-釋延展(俗名:田園)

離苦 田園尊者

二○一八年六月二十四日

海澤法師:

請問第四百五十一位至四百七十位位尊者,在蘇佛左腿護身的西方極樂世界的,有哪位想說說話?

田園尊者:第四百六十位,田園尊者(釋延展)。中國唐朝人。
我的本名叫陳義俊,出生在唐朝。那時國家才剛剛安定下來,許多地方還聽到有盜匪出沒,所以如果要出遠門或是走偏遠的山路要很小心,不要一個人落單,很快就會被盯上。當時父母因為村上被戰爭破壞,遍地屍首,難以生存,全村須要遷村,如果有地方去的人,可自行前往。父母則是選擇投靠大伯父,因為大伯父從小就疼愛父親,直到父親成家立業,離開家鄉。如今又要返回家鄉,帶著妻小,躲躲藏藏,深怕如果被盜匪發現,身家性命難保。經過幾天的趕路,好不容易終於到了。我們一家,父母及四個小孩還沒進城之前,就見到高大的城牆,又累又渴又餓,只想趕快進城,結束這趟旅程。經過城門士兵的搜身查問之後,我們終於進城了。
進入眼簾的是市集一幕幕叫賣的景象,包子、饅頭,麵攤子,清粥豆腐乳,樣樣都會令人口水直流。我們孩子用渴望的眼神看著父親,父親知道我們的意思,掏出身上僅有的幾個銅幣,買了熱騰騰的饅頭給我們四個孩子吃。我們也顧不得父母沒得吃,四個孩子吃著兩個饅頭,不到幾口就吃得不留痕跡。再往前走,房子有大有小,有的看到大門,就知道裡面住的是富有人家。再往前走,看到的是四周用竹籬巴圍起,幾根簡單的竹子綁成的一扇門,很像一推就會倒的樣子。看到父親很熟練地提起竹門,叫我們進去,然後輕輕闔上竹門。四周有雞籠,但是雞都在外面的地上,不在籠子裡,不停地用嘴巴叼著地上,可以看到地上散滿一地的小米粒。看得我目瞪口呆,雞吃的比我們好,還有小米粒可以吃。我看到一隻公雞頭抬得高高的,看我一眼,好像說著:有什麼好奇怪的,我們就是這樣長大的!我不禁回答他:你們吃的這麼好,身體一定很好吧?我又聽到那隻公雞還是把頭抬得高高的,回答我:那當然!你看到我長得這樣子就知道了!我想:確實也是。看你的樣子就知道你們長得好,過得也很好!沒想到那隻公雞竟然回我一聲很長的咕,咕,咕︱︱再看看四周還有幾隻公雞及母雞帶著小雞。「好一幅恬淡的田園景象!」身後傳來父親的聲音,「進來吧!大伯父等著見你呢!」我是家中唯一的男孩,跟著父親身後,往前走,我還回頭看了那隻公雞一眼,沒想到公雞也正在看我!我記得這一隻公雞了,牠是這裡面尾巴最長,羽毛顏色最亮的一隻。後來我知道,這些雞都很有靈性,因為牠們是不會被賣出或宰殺吃掉,而是自然死亡。牠們是一代一代都過著這樣的日子。
進了門,就看到兩位慈祥的老人,一個是大伯父,旁邊是大伯母,看到我笑得合不攏嘴。大伯父趕緊叫大伯母包一個紅包給我。那是只有在過年才拿得到的,雖然只有幾個銅板就已經讓我們好開心;沒想到大伯父的紅包好像不一樣,更有分量。我看了父母一眼,不知道可不可以收,見到父親點頭,我開心地收下,當然姐姐們也有。我心裡告訴自己,我很喜歡這裡。那一天桌上滿滿的菜,我們好滿足地吃著。洗個澡,上床很快就睡著了!睡夢中還聽到父親對大伯父訴說這些年及這段日子的遭遇。隱約可以聽到母親的啜泣聲,聽到大伯父說了一聲:「跟著小弟,辛苦了!妹子!」

之後才知道,爺爺、奶奶是城裡的大戶人家,父親娶了母親之後,想要不依靠父母生活,於是搬離家中,到城外去;但是運氣並不好,又是錢被騙光,又是遇上村上戰爭,只好再回家。父親是家中最小的,所以和大伯父年紀有一段差距。大伯父喜歡不受約束的日子,所以放著城中大戶不住,搬到較遠的這塊空地。孩子們長大,進城去住了,所以我們來,正好陪伴大伯父兩老。
我看到家中正廳堂擺著一尊拜拜的像,大伯母說:「這一尊是阿彌陀佛像,我們家祖傳下來的,從先祖拜到現在,一直在保護我們,再怎麼困難都會幫我們家保住一條命脈,所以我們從以前到現在,早晚一炷香不斷。每一代家裡都會出一個念佛的出家人。你表叔已經出家,現在在城外的東門山上一間寺裡。那是一間百年老寺,曾經被破壞,城裡的人出錢出力把它修復,之後你的表叔就在那邊出家。我聽得好仔細,好像和我有關係,一個念頭浮出來,想要去看看表叔及那間老寺。看到大伯母手上掛著一串念珠,大伯母看到我的眼神,便把那一串念珠拿下來說:「這一條念珠是你的奶奶往生前交給我的,我也一直握著它念佛,念到現在,你如果喜歡,我就把它交給你。」我竟然點點頭。見到大伯母露出又驚又喜的表情,然後把那串念珠交給我,一時之間,心中有一股暖流穿過,交代我:「要保管好,要好好念佛!」我又點點頭。從此以後那串念珠就沒離開我的手腕,那時候我十一歲,還好我的手比較厚,帶著剛剛好,不會滑下來。大伯母教我上香、念佛,並且說要帶我去見表叔,我一直期待著這一天的來臨!
終於,那一天大伯母一早就穿上簡單但是很典雅的衣服,喚著我也去換一件乾淨的衣服。自從來這裡以後,不愁吃、不愁穿,還有老師來家中教我們姊弟念書。還好父親之前也有教我們一些字,所以不會太吃力,而且我是四個孩子之中最得老師讚賞的,一說就懂,一聽就會。我換上一套乾淨的衣服,那是大伯母幫我準備的衣服中,我最喜歡的一套,可以襯托出我文質彬彬的氣質。原來大伯母要帶我去寺裡上香,並且探望表叔。大伯母交代我,一路上心中要念佛。我們走出城門,這是我入城後第一次出城,看清楚一路上的情形,大家臉上表情好像有些緊張,尤其是出城時士兵問得很清楚,還搜身。
總之,我們出城後,順利抵達表叔出家的寺,寺門上寫著「彌陀禪寺」。我望著這四個字發呆。大伯母拍拍我的肩膀,進到寺內,好清雅的環境!雖然有些破舊,但是散發出寧靜沉穩的氣息,一時之間,我也靜了下來,聽到殿堂內傳出念佛聲,我也跟著念出聲。不久,前面走來一位師父,和大伯母講了幾句話。我們進入知客室內坐著,一位小沙彌師父端來一杯水,連水都覺得很甘甜。不久一位師父出現在眼前,直覺告訴我,他就是表叔。只見大伯母很恭敬地合掌,說聲:「阿彌陀佛,映真法師。」師父也很恭敬地回禮:「阿彌陀佛。」而後大伯母告訴師父我們回來的經過。只見師父面容慈善地看著我,而且敏銳的雙眼看到我手上的念珠,大伯母也把念珠給我的這段過程告訴了師父,還加上一句:「這孩子很有善根」!
因為最近城中好像傳來戰爭有關的消息,所以大伯母要我先在寺裡住幾天,避開這個情勢,畢竟寺裡是比外面安全。我點頭答應;沒想到這一住就是一年,家中一直沒有消息。剛開始我有一些緊張,不知道是否發生什麼事情,之後就漸漸適應這裡的環境。師父很照顧我,而且我也跟小沙彌師父挺好的,因為年紀一樣,也就跟在他身邊學習,除了睡覺、經行念佛分開以外,其他時間幾乎都在一起。加上師父在旁照應著,我很快地就成為寺裡的一分子。
一年後,父親竟然出現在眼前。父親老了好多,看到父親,我不禁大哭,彷彿把隱藏住的思念宣洩而出。父親讓我哭完,告訴我家中這段日子,因為敵軍入城,大家逃的逃,躲的躲。大伯父、大伯母因為守著家園不走,被敵軍殺害了。不過他們走得很安詳,沒有痛苦,因為父親回去辦理後事時,見到兩老是帶著笑容走的,大家相信他們是好人,是阿彌陀佛帶他們回去西方極樂世界。我聽了很難過,第一次體會到親人離去的不捨及無常。父親離去時,問我願不願留下來和師父一樣出家。經過這一段日子的相處,我已經習慣出家的生活,也很喜歡念佛,於是我點點頭。而後見到師父與父親相見,畢竟曾經是表兄弟,我見到父親臉上的驚歎及欣慰,感嘆世事難料!並且把我交給了師父,從此以後就未再見到過父母家人,我也好像在一夜之中長大獨立許多。而後幾年從小沙彌一直到一位正式的出家人,法名:釋延展。
這之間歷經與家人生離死別的哀傷及振起。我懂得人的一生受著命運支配的無力感,沒有永遠存在的親情,我不想再和父母過著同樣無奈的日子。於是我在寺裡精進修行,剛開始是為了忘記腦中無法壓制的念頭及思念,之後便是為著尋求解脫之道。之後見到上寺門求師父開示及解救離苦的信眾,看到他們,好像見到當初離開村子之前,四處求助無門的父母一樣。我問師父,要如何才能幫助他們離苦?師父教導我,只有自己先離苦得定,進入念佛三昧,自在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才能真正幫助他人,勸導念佛,發願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於是我於寺中開始收攝妄心雜心,除了必要的行堂等事,便是於禪堂內靜心念佛,眼觀鼻,鼻觀心,心中纏繞佛號,不令佛號片刻離心,念到念而無念,無念而念。領眾念佛更是不遺餘力,逢人問事便勸念佛,再進者便是提醒發願求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心中無事,天天念佛,只有喜樂。於六十三歲那年,萬緣放下,見佛現前,伸手接引,帶來蓮臺,我的心中見佛念佛,須臾間耳,往生極樂。
延展的師父便是蘇佛,有師父在旁的提攜教導,才有延展能得往生西方,今日得以於西方尊者的身分,下凡護師父之體。以報師恩,佛恩。

訪問內容由釋海澤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