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大火的感應(尊者)

訪問第四百七十五位尊者-彭迪西

一場大火的感應

二○一八年六月二十五日

海澤法師:

請問以上第四百七十一位至四百八十五位尊者,在蘇佛左腿護身的西方極樂世界尊者,有哪位想說說話?

彭迪西尊者:

阿彌陀佛,我是第四百七十五位,彭迪西尊者,釋可明,出生於中國東漢時期。家中父母務農,父親戴著斗笠,下田耕種;母親下廚準備幫父親、哥哥帶午飯。母親背著弟弟,旁邊放著搖籃,搖籃裡面的妹妹正好睡。每天就這午晚餐兩回的時間,我在廚房旁邊幫忙放柴火。每次當飯菜煮好,我常會被嗆到眼花,趕快跑到屋外吸口氣、洗把臉。肚子咕嚕咕嚕,但是父親、哥哥的飯菜要先準備好,其他人才可以上桌。爺爺、奶奶最大,可以先吃,很希望爺爺能夠叫我的名字,我就可以湊過去在爺爺旁邊坐著,已經吃得半飽了。如果收成好,有時候會加飯菜,桌上會多看到一兩盤菜,每個人可以多夾幾口,整天都覺得口齒留香。媽媽說不能吃全飽,要留些飯菜給後面的人吃,所以我離開餐桌,跑到隔壁和鄰居玩耍。我們一群孩子,各個十八般武藝的玩法都有,舉凡樹枝、小石頭、小果實、樹葉片、花朵、木片等都是我們隨地可以找到的玩法。

我們大家的一位好友廣銘,從不缺席的。他家日子過得比較好,父親不是種田,在城中市集賣貨。我們叫廣銘的父親為叔叔。有時候當叔叔從城中回來時,會帶一些城中的糖果、餅乾、糖葫蘆,各種顏色、口味的果子,叫我們到他面前,打開握在雙手的糖果,大家會發出哇!長聲的讚歎聲。但是如果要拿到那顆糖果,必須發出和叔叔一樣的佛號:南無阿彌陀佛。只見到每個孩子排排隊,各個都迫不急待地想快點念出南無阿彌陀佛,就可以拿到我們最喜歡吃的糖果。有時候多念幾聲,運氣好的,可以拿到一支糖葫蘆,那天晚上作夢也會笑。
有一天忽然好友連續幾天不見人影,於是大家一起跑去他家,一看,大門深鎖。隔壁鄰居說著,他們搬到城內了,我們好失望,之後沒有糖果吃了!那是我們與南無阿彌陀佛最剛開始的緣起。這件事在剛開始孩子們都還會聚在一起,提起糖果叔叔的事,之後在記憶中漸漸被淡忘。而後我在平順當中長大,但是從未忘記南無阿彌陀佛,常常於口中、心中念著念著。
那陣子,從城中傳來消息,最近經濟蕭條,許多店家收起生意,有的轉行,有的搬離城內到偏僻的地方。沒想到多年之後,又可以看到糖果叔叔回來了,大家已經不像以往那樣一起玩耍,而是各自幹活。這一次糖果叔叔不再給我們糖果。年關將近,糖果叔叔寫了一手好毛筆字,寫了許多張南無阿彌陀佛的門聯,各是不同的字體,大張、小張都有,在市場前,隨意拿走,一下子的時間,就被拿光光,回去再寫。隔一天又在市場看見糖果叔叔,這一次依然是寫南無阿彌陀佛,但是字的旁邊多畫了幾朵蓮花,栩栩如生,一下子那些門聯又被拿光光,連續好幾天在市場都可見到糖果叔叔送春聯的身影。
過年時村上許多戶家中,都可見到南無阿彌陀佛的門聯。而且糖果叔叔在街口,逢人便拱手笑嘻嘻地說聲,南無阿彌陀佛。原本要說,恭喜!恭喜!新年快樂!也都轉念為南無阿彌陀佛。而好友廣銘經過這些年來也長得和氣討喜,大家還是都喜歡和他在一起。我們都認為那是南無阿彌陀佛照顧他們家。
之後村中於夜半的一場無名火,很多戶人家受火災燒毀,來不及搶救的,家毀人亡。等大家平復下來之後,才發現家中貼有南無阿彌陀佛門聯,安然無事;而有些不信佛,而且口出不善的話,說話鐵齒,平日大家在念佛的時候,會說迷信或嘲笑人家的,於此次火災當中,都有或大或小的災難。使得大家真實感應到佛號的靈驗。從此以後,家家戶戶念佛,我更是喜歡念佛,每每念到非常法喜,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整天笑嘻嘻。

有一日,村上來了一位行腳出家師父,身邊跟了幾位出家眾及信眾。糖果叔叔見到這位行腳出家師父,馬上眼睛張得大大的,立即跪下叫了一聲師父!出家師父連忙叫他起來。糖果叔叔請大家到他家中,村上幾個小孩及大人知道後也跟著過去看看怎麼回事。糖果叔叔請師父上座之後,聊了些話。原來糖果叔叔以前就是跟在師父身邊虔誠的信眾之一,原本打算要隨師父出家修行,一起行腳隨緣弘法,弘揚彌陀淨土念佛法門;但是家中捎來書信,說到父母及家中變故,速回!所以忍痛告別師父,從此便失去聯絡。
糖果叔叔心中一直是掛念著師父,因此將師父平日的教導實際運用在生活上,希望從小孩開始就將阿彌陀佛佛號的金剛種子種在孩子們及村人的八識田中,希望大家都有得度往生西方的機會。今日相見,一定是大家因緣成熟了,於是糖果叔叔當下發願,要募款建蓋一間彌陀寺,請師父及各位隨行師父住下,教化大家。經過這些年來糖果叔叔的努力教導大家念佛,連種田時,父親也會一邊念佛,一邊做農事。他常常說,聽到佛號的稻子長得特別好。以及村上那一場大火的感應,使得大家都認為有建蓋寺廟的必要。所以當師父未答應住下時,當場我們許多村民包括我在內,都一起跪下懇請師父住下。師父說給他一點時間。隔一天,天剛亮,村長就帶領村民們一起到師父暫住之處的門外等候。看見師父出來,大家一起跪下,並且大聲念著南無阿彌陀佛佛號,許多村民感動地掉下眼淚。師父見到大家如此虔誠,昨晚與同行的出家師父及信眾商議之後,答應住下來。

大家欣喜萬分,有錢出錢,有力出力。村上劉員外捐出最好位置的一大塊土地可以建寺,離村中有點距離又不會太遠,可以讓師父們好好修行,不受干擾,又可以讓村民到寺中精進。李嬸將老夫婿過世留下來的一大筆遺產,全數捐出,他說要到寺裡當義工常住。市集中的各各攤位,在寺廟未蓋好之前,日日捐出所賺的六分之一支持建寺資金。許多父兄則是出力分班到寺中幫忙建蓋。母姊們則是做些女紅義賣,也日日烹調慈悲美味的素飯,送給師父及建寺的村民食用。孩子們將自己的存款捐出,希望阿彌陀佛能夠和大家永遠在一起。連隔壁村的村長及村民也知道這件事,要支持贊助寺廟建蓋需要的建材及用品。
在大家同心協力之下,依著師父的指導,一座佛寺的雛形出現了,大家更加賣力,希望佛寺早日完工。阿彌陀佛佛像則是依著師父筆下所畫出的阿彌陀佛像,用上好的檜木雕刻而成,高大莊嚴。而後陸續完成觀世音菩薩像及大勢至菩薩像。當西方三聖請上大殿之前,全村村民茹素一周,禁止宰殺生靈。前後半年的時間,一座彌陀佛寺出現在大家眼前,終於在彌陀聖誕之日完工。
村民們欣喜萬分,而且有許多位村民及孩子這段日子受到師父及糖果叔叔的感化,願意於佛寺完工之後出家,投入阿彌陀佛度化眾生的行列之中。雙喜臨門,我和糖果叔叔的兒子廣銘,我的好友,都是沙彌之一,從剃度出家到成為正式的出家眾,法名:釋可明,直到往生,從未離開過寺裡。師父從此於寺中住下,寺裡香火及佛號聲不斷,念佛會時村上更是猶如空城,大家都到寺裡一起念佛。師父於七十歲那年,預知時至,於大家的念佛聲中,滿室蓮華香及佛光光亮中往生。大家見到這些瑞相,念佛更有信心,念得更專心精進。有的老人家難以行走,在家自行念佛,念得滿臉亮光,往生前請大家為他念佛,笑著念佛,見佛往生。我則於六十歲那年,於念佛會時坐著念佛往生。今生殊勝,能於糖果叔叔的啟發及師父的教導中,能夠念佛得力,蒙佛接引往生西方。
當初建寺行腳的師父即是如今的蘇佛。師父見眾靈之苦,示現於人間,代眾生苦,而於齡七十三,左腿難行,故於西方尊者同時下凡於蘇佛左腿護身之中,我亦是於其中之一。師父一如過往,心中不離眾生,心心念念想盡一己之力,要度任何有緣眾生,帶動我們這些尊者一同超越天際,超度銀河系中有緣的星球及外星人,才有天天篇篇精彩不可思議的故事。其中亦有許多是與我有緣的眾生。感恩阿彌陀佛!感恩蘇佛!感恩四眾弟子!南無阿彌陀佛。

訪問內容由釋海澤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