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離南無阿彌陀佛佛號(尊者)

訪問第九百二十位尊者-穆本心

不離南無阿彌陀佛佛號

二○一八年七月三日

穆本心尊者:

幾世的輪迴,本心終於再得人身。這一生吾清清楚楚地看見自己的過去,在佛前跪地深深懺悔,感恩在這一剎那間,佛垂手救起地獄中的本心,讓本心重得人身,重拾當初的願力,救度世間。
父親於一次意外中身亡,母親獨自一人扶養本心,一生勞苦勞力,只為得讓本心能得三餐溫飽。本心帶著病痛來到世間,總在夜暝之際忽然斷氣。為了本心的疾病,自從本心出生後,母親就從未有過一夜好眠,一夜數次起床探望本心是否還有呼吸。白天母親除了工作外,經常一人獨自外出,許久才回到家中。本心擔心母親太過勞累,一日偷偷隨母親身後,卻讓本心看見母親為了本心的疾病四處求醫,即使身無分文亦是向大夫苦苦哀求,懇求大夫救起本心之命,願意用一生報答大夫救命之恩。母親不顧自身向大夫磕頭苦求,大夫卻一腳踢向母親,母親不氣餒地再次懇求,大夫更猛烈地將母親一腳踢走,將母親趕出門外,關起大門。母親於門外痛哭,本心看得淚流滿面,本心不孝,罪業深重,今生得此業報之身,苦得卻是自己親生母親。本心不捨母親為本心受苦,勇敢地走向母親身旁,抱起跌倒在地上的母親,告訴母親:「孩兒不孝,孩兒不要母親擔心,孩兒一定會好起來,孩兒一定會好起來」!
六歲時的本心,就經常在心情低落時,獨自一人畫著彌陀畫像,對著阿彌陀佛哭泣,懇求阿彌陀佛幫幫母親,本心很自然地念起這句南無阿彌陀佛聖號。每當念起這句佛號,身體的痛楚就會減緩。本心為了不讓母親為自己的疾病擔心,時時刻刻都不離南無阿彌陀佛佛號,三年之內不曾發病,母親在這三年內總算歇了一口氣。
然而,九歲時本心生了一場大病,睡夢之間突然呼吸急促,最後昏迷於床上半月之久。本心在昏迷之中受盡苦痛,身體遭受綑綁無法喘息,身邊圍繞著自己生世以來討報的冤親債主。他們將本心吊在半空中用繩索綑綁,使盡地摧殘著,不只一批冤眾,接連幾批不斷出現。有的將本心丟入水中,令呼吸困難;有些使用毒藥毒害,令食道、鼻腔受損。本心在受盡痛苦折磨之際,忽然憶起這句南無阿彌陀佛佛號,使勁地大聲喊出,半個月來的夢境終於破滅。受盡折磨的本心從夢境空間中出離,緩緩地睜開雙眼,第一眼看見的是變得蒼老的母親,臉上的悲戚與哀愁,本心不忍心地落下淚水,抱住母親:「孩兒不孝」!母親哭紅著雙眼安慰本心:「沒事就好,沒事就好。」這一抱才知道母親半月來,已經消瘦地只剩骨頭支撐著身體,本心痛哭失聲。
本心告訴母親:「孩兒過去造下種種罪業,今生才會得此果報,為了對自己的冤親債主懺悔,本心決定學佛,請母親相信本心,本心必定會認真修行,不讓母親再為本心擔憂,請母親一定要照顧自己。」母親明白唯有佛才能救起本心之命,雖然心中不捨,但為了本心的性命,母親支持本心好好學佛。本心告別母親,獨自前往曾經出現在夢境中的寺廟,一過就是三個月之久。一路上的艱辛本心早已忘卻,不論本心身體如何受折磨,都不及母親為本心付出的一分。三個月後終於找到這間寺廟,本心歡喜地踏入寺中。師父看見本心立刻說出:「孩子,辛苦了!」本心感恩寺裡的師父願意讓本心住下,本心告訴自己必定要認真學習。
師兄們還在睡夢之際,本心已經起床工作,為了打起精神,本心撿了好多尖銳的石頭,擺放在大寮外的地上,每日起床時便赤腳踩在這些尖銳的石子上,腳底的疼痛足以讓本心清醒,開始一日的修行。每日本心都砍了大量的木材回到寺裡,儲備在柴房中以便不時之需。接著便開始在大寮內舂米、炊飯。等待著師父及師兄們用完齋後,本心必須上山種菜,用心地照顧這些蔬菜,才能有足夠的菜量供應師父及師兄們食用。本心也幫忙師父及師兄們清洗衣物,每一日抬著一籃又一籃的,到河邊打洗衣服。起初一洗就是半日之久,漸漸地手腳越來越靈活,一、二個時辰就可以再回到寺中。有時身體確實疲累,本心便讓佛號一字一字清楚地在體內流動,從心流動到腦部、四肢、六根,一字一字清清楚楚,頓時精神又恢復飽滿,再度起身工作。在寺院裡的日子,本心從不敢停下雙手,不停地工作著,若早些將工作做完時,本心就有機會在大殿外偷偷參與晚課的進行。每每參與晚課時,本心皆心懷感恩,於門外跪地叩謝佛恩。
一日,寺院裡的住持走過本心身旁,住持停下腳步問本心:「這兩年來在寺裡心得如何」?本心告訴師父:「本心只有感恩二字」,師父微笑,點點頭。隔日,師父特地減少了本心的工作,要求這些聽經打盹的師兄們出來工作,讓本心能參與聽經聞法。本心知情後急忙告知師父:「本心不識字,不懂經文,坐在裡頭也是打盹,不如讓本心工作,動動身子,就讓師兄們繼續在裡頭聽經。本心感恩師父,感恩師父!」本心更認真地為大眾服務,不在乎也不記得自己做了多少,只要是本心能做的,都願意做。夜晚本心獨自在佛前禮佛懺悔,懺悔過去所造的種種罪業。本心在佛前發願,這一生雖然是病痛之身,本心也要努力地用這病痛之身在佛法上盡一分心力。是佛救起了本心的生命,本心要用自己的經驗度化眾生。
本心特別珍惜每日提水從講堂經過的時間,每每經過時,本心都會豎起耳朵,仔細聆聽師父講經,雖然只能聽聞那一兩句珍貴的經教,卻已足以讓本心受用一生。每當遇上困境之時,都正好讓本心聽聞這一句或兩句的道理而破迷開悟。時間一過就是三年。

一日,本心正在後院除草時,住持師父從遙遠處走來,本心就已聽見師父輕慢的腳步聲,起身站立等候住持來到。師父走到本心面前,試問本心是否可聽見講堂內正在講說哪部經典?本心不懂為何師父如此問,靜下心來回答:「是如慧師父正在講說《楞嚴經》」。師父回答:「正是。可知這數年的時間,本心六根的本能都已被開啟。這是本心的發願與自己努力所得來的成果。持續的淨化將會為本心找回更多的能力,儲備本心的資糧,度化眾生。」本心對師父所言相當震驚,來不及感恩師父,師父就已經走遠。
經過師父提點,本心確實感覺自己跟以往不一樣,所見的每一事物,都能讓本心有所悟處。從不識字的自己,竟然開始能閱讀經文,隨意翻起一篇經文,都能理解其中所要傳達給世人的道理。這一日,本心正在大寮裡準備齋飯,剎那間看見一幕幕眾生受苦的畫面,本心方才驚覺,本心活著的每一天,同時都有無量無邊的眾生在受苦,本心應當把握時間幫助眾生離苦才是。師父正是在等待本心突然悟開之際,開始讓本心講經說法。這是本心從未做過之事,心中雖是有些畏懼,但為了眾生,本心還是鼓起勇氣,坐在講桌前將經本打開。驚訝的是經典中的每一句經文,本心都能用最淺白的話語說出,聽講者都能清楚明白,師父們也聽得目瞪口呆,讚歎不已。不久後,師父帶著本心四處講經說法,幫助痴迷世間的眾生破迷開悟,教導世人放下萬緣,念佛求生西方。本心也回到母親的住所探望母親,然而母親已離開世間。眼見母親的墳墓就立在屋子旁,等待著本心回來的這一刻。本心跪於母親墳前,感恩母親今生的養育之恩。本心已經找回自己,這一生必定要發揮能力,幫助眾生了脫生死。
本心一生宣說佛法,直到臨命終時的最後一刻,依然坐於桌前說法,幫助世人明瞭了脫生死之重要,知道念這句南無阿彌陀佛,回到西方極樂世界。這一生的最後一堂講課,在人生的最後一刻圓滿。本心闔上經本,佛光金蓮皆已來到,本心心中踏實地念著一句又一句的南無阿彌陀佛聖號,離開人間,回到西方極樂世界。
蘇佛在世間的超度,本心在西方敬佩不已,見蘇佛腿傷隨即跟隨其他尊者進到蘇佛腿中,幫助蘇佛恢復腳傷。這些日子來超度宇宙,本心皆緊跟隨在後方學習。超度真實需要悲心與願力,才能如同蘇佛超度如此廣大的宇宙世界。蘇佛的超度是以擴散性的大範圍超度,千百億化身在宇宙之間,每一顆星球都能蒙佛光注照,有緣者自然得度。南無阿彌陀佛聖號廣布在整個宇宙之間。

今日的超度黑洞出現驚喜。一批千萬年來靈性極高的修行者,在千萬年來都在宇宙外修行,不懂得求生西方極樂世界。近日來蘇佛的超度,佛號聲聲呼喚,喚醒了他們求往西方的真切之心,他們成功進入黑洞,回到西方極樂世界,在西方感恩蘇佛救起他們千萬年來在空間中的執著。蘇佛這一趟下凡人間,即使在末世之中依然不受這五濁惡世的影響,一心純淨善念,尋回法身,超度萬靈。願這份悲心與願力,能觸動更多世人效法學習,學習佛的慈悲與心量,承接蘇佛超度之力,超度萬靈,未來的五濁惡世將會澄清洗淨,邁向光明的未來。
最後,本心懇求蘇佛相助,吾見得母親依然於空間中等待本心,懇求蘇佛慈悲打開母親的空間,於法性土上聽經,求生西方。本心母親名為黃美娘,感恩蘇佛慈悲,阿彌陀佛。
訪問內容由釋法菁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