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者:第六百八十九位,釋揚德(洪喜洋)尊者【主題:寶石王國∣多美鈉星球】

尊者:第六百八十九位,釋揚德(洪喜洋)尊者【主題:寶石王國∣多美鈉星球】 

 2018/7/12 PM 8:30 主筆:釋法菁

 

 

 

洪家家族三百餘人,今日設宴慶賀,第三百零一位子孫喜洋出世到世間,高祖母高齡百餘歲,全身穿戴金銀珠寶滿身貴氣,坐於太師椅上含飴弄孫,他老邁的身子依舊靈活,正因為洪家世代傳承,傳承這句「南無阿彌陀佛」聖號,世代深信這一句聖號擁有不老不死神威之力,遠從高祖便已世代相傳,不論行住坐臥皆純念於佛號之中,自然帶有不可思議的效果。

喜洋的父親是祖父第二十位兒子,喜洋是祖父第五十位孫子,是曾祖父第八十位曾孫子,是高祖父第一百零二位玄孫,只要是洪家的子孫,高祖父母必定會刻印一顆南無阿彌陀佛聖號的紅印,印在子孫的衣服上,這是一個洪家傳統的儀式,為的是讓世世代代的子孫,都能永遠記得這一句南無阿彌陀佛聖號。
    喜洋出生時,高祖母站在外頭等候,等候第一位抱起這第一百零二位玄孫,親自將南無阿彌陀佛聖號傳送給玄孫,當喜洋從從娘胎出生時,高祖母站在門外,得見屋內瞬間金光乍現,高祖母歡喜的呼叫大家「快來看呀!快來看呀!這孫子不得了,不得了呀!」,一家大大小小碰碰碰的,快步的奔跑前來觀看,高祖母滿心歡喜的走入房間內,抱起喜洋口中念著「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而後將這刻印有南無阿彌陀佛聖號的印章,印在喜洋的白布上,代表著喜洋一生不忘佛恩,不忘這句南無阿彌陀佛聖號。當祖母將印章印在白布上時,喜洋露出燦爛的微笑,祖母感恩佛慈悲賜予洪家這可愛的孫子,未來的日子裡洪家必定會好好照顧這孫子,一同宣揚這句南無阿彌陀佛聖號,高祖母代替整個洪氏家族感恩阿彌陀佛大慈大悲。

高祖父雖已年邁,依然舉目莊重,威儀有則,是鎮上受人尊敬的有德者。祖父一生遵循經典教化,日日定坐在佛號之中,一生手抄經書數十萬卷,高祖父傳宗接代的目的,只為了承傳佛法,若後代子孫不願承傳佛法者,高祖父就不准其生育後代,因為沒有佛法教化的孩子,在這世間是極其受苦的,高祖父乃是慈悲之心,不讓來此世間的孩子沒有佛法的薰陶,盼望著每一個孩子都能有佛法教化而見性成佛。
    高祖父閱歷無數,智慧甚高,所讀經藏無法細數,若要問起高祖父讀過哪些經典,他經常說著「我什麼都讀過,但什麼也不記得,如流水般的流過,只在我需要時才會流出一顆金沙,一生受用無窮」。高祖父雖已年邁,依然精神抖擻,丹田的力量無人能比,為了讓孩子們深刻記得這句南無阿彌陀佛聖號,高祖父帶頭引領著一整列的子孫,排成一長串的列隊,浩浩蕩蕩的走上山頭,高祖父高喊一聲「南無阿彌陀佛」,子孫們跟隨著唱頌,這是孩子們最快樂的時光。
    高祖父教導喜洋書寫毛筆字,高祖父的墨寶世代承傳,當喜洋六歲之時,高祖父開始教導以毛筆字寫出南無阿彌陀佛六字洪名,這六字看似簡單,如何寫出深具佛意就得觀照自心。高祖父的心時時刻刻都定於這佛號之中,當書寫每一筆畫時,都帶有佛性在裡頭,由佛來牽引高祖父寫出每個佛字,自然攝受人心。最初練習這佛字,高祖父告訴喜洋,單就這一個大佛字,就必須練習用一刻鐘的時間慢慢的寫出這個佛字,不可忽快忽慢,每一喘息,每一動靜都在寂定之中,書寫的每個當下都是身心放鬆的狀態,每一剎那的力道都恰到好處,每一剎那的心境都必須在佛號裡,否則這字就顯得歪七扭八,高祖父用此來磨練喜洋的心性,訓練喜洋的定力。
    喜洋所用的第一支毛筆,已顯得老舊,筆毛所剩不多,可見這支毛筆已被使用非常久遠的時間,毛筆掉毛的嚴重就難以書寫出工整的毛筆字,然而以高祖父之功力,依然能夠用此毛筆寫出如龍飛鳳舞般的墨寶。高祖父說,這支毛筆已傳承四代,喜洋正是這第四代著傳者,毛筆已經老舊,就考驗著喜洋的定心。高祖父將這支掉毛嚴重的毛筆給了喜洋,要喜洋用這支毛筆練習書寫,每每看著自己的字體無法工整,又有分岔不齊之處,總是起心動念,甚至煩躁、懊惱,高祖父教導喜洋,心定、再定、再定,定於佛號之中,不受這毛筆字工整與否的影響,只要這心是定的,這墨寶必然能看出他的韻味,自然帶有佛性在裡頭。高祖父的耐心超越常人,總能不厭其煩的教導的喜洋,相差百歲的兩祖孫,絲毫沒有年齡上的差距,因為此時此刻兩人的心相同在佛號之中,靈性同樣在佛行之上。

喜洋還是個凡夫,總有心情低落之時,喜洋年紀還小,想要像其他孩童一樣玩著各種玩物,在街道上跑跑跳跳的遊玩著。高祖父很快讀出喜洋的心聲,他不動聲色的坐在位置上,看著喜洋的心越來越躁動,當喜洋就快坐不住時,祖父便喊出「停,放下這支毛筆,看看自己寫出的字跡」,喜洋一看自己剛才所寫出的佛字,不僅歪七扭八,還少了筆畫,這心不在焉的字體,喜洋慚愧的向高祖父道歉。高祖父安排了轎子帶著喜洋出門,這是喜洋難得出門的機會,心中滿是歡喜,所有孩童吃的、喝的、玩的、穿的、用的,高祖父全部為喜洋安排,讓喜洋盡情的吃喝玩樂,也讓喜洋快意的在大街上跑跑跳跳,這當下喜洋覺得高祖父是全天下最懂喜洋心的人。這一出門就是一整天的時間,回到家中,喜洋已經累倒在床上,高祖父依然坐於佛前靜心念佛。直到隔日,高祖父問喜洋,昨日這趟遊玩現在還有多少喜悅在心頭?喜洋一身疲勞,回想昨日究竟發生何事?這才憶起高祖父昨日帶著喜洋上街頭玩樂,又是吃好吃的,玩好玩的,還穿得一身新衣裳,若不去回想,喜洋早已將這事給忘了,昨日一天就這麼過去了,什麼也沒有留下。高祖父告訴喜洋,這玩樂乃是色身世俗之欲望,這身體的貪性是永遠無法被滿足的,今天所玩的,明天要再玩得更多,今天吃的,明天要再吃得更不一樣,欲望永無止盡的增長,為了滿足這身體的欲望,自己疲勞轟炸的追求,時間一年一年的過去,為了這身體花費了數年的光陰,最後什麼也沒有留下。學佛可就不同了,和喜洋同樣年紀的孩子,沒有喜洋的福報一出生就聞得佛法,他們還不明白學佛的重要,身中的靈魂正是需要這句佛號來提升他的靈性,每一日的精進就得一分的進步,絲毫沒有半點遺漏,如同堆沙一樣,即使是一粒粒沙慢慢的堆著,在日積月累之下也堆出一座山的高度,重點在於持之以恒,努力不懈便是。

喜洋明白高祖父的教導,重新整頓自己,這一趟回來,高祖父稱讚喜洋進步甚多,心更能定於佛號之中。喜洋慚愧自己不知足,還追求這些世俗之玩樂,不曉得這生命年歲有限,應當把握每一刻鐘,好好精進念佛才是。高祖父在喜洋十歲落髮為沙彌時,念佛往生西方極樂世界,這十年來喜洋在高祖父身上學來的精神,遠勝過數十年的修行歲月,高祖父承傳佛法之心,喜洋完全明白,喜洋的法號為釋揚德,自從十歲進到佛寺之後,就再也不曾再返回俗家之中,即使幾趟的行腳行經家鄉,也只是從家門路過,有次巧遇自己的母親,母親給揚德一抹微笑,揚德告知母親好好念佛,學習高祖父念佛往生西方,母親明白點點頭,父母雙親皆紛紛於老年時念佛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揚德感恩我佛慈悲。
    這趟一來到人間,揚德進到蘇佛的腿中幫助蘇佛修復腿傷,有幸能一同參與超度之事,更是幸運跟隨蘇佛法身超度宇宙眾靈。今日揚德巧遇多美鈉星球,這星球上擁有好多寶石、金礦,雖然不及西方的美,但依然令人讚歎,各式各樣在地球上所見的寶石,都能在多美鈉星球上輕易得取,就如同地面上的石頭一樣頻繁可見,多美鈉星球的子民並不因此而奢華,他們沒有享受的觀念,他們知曉這些寶物是屬於自然所有,自然是回歸原本自然之中,他們不輕易拿取這些寶物,雖然隨意可得,依然謹守戒律。星球上子民莊嚴樸實,不打扮,不虛偽,他們的心地非常善良純淨,凡事都為彼此互相著想,寧願犧牲自己也不要讓人受苦,心地純善、不自私、不貪求、謹守戒律、服務大眾是多美鈉星球子民的特色,他們的生活過得非常知足,十億年來的星球歲數孕育出這批良善的子民,但這十億年來不曾有佛法傳到此處,他們知道行善佈施,但不知道念南無阿彌陀佛求往光明的世界。今日佛光接引多美鈉星球的子民,這句南無阿彌陀佛聖號,清清楚楚的攝入每一位子民的耳根裡,他們全身因為這句佛號的灌入而發光發熱,星球的亮度因為這句佛號而更加明亮,子民們知曉這句佛號的殊勝,紛紛稱念起這句南無阿彌陀佛聖號,西方極樂世界的光景現在眼前,他們「哇」的一聲驚嘆著,從未見過如此美麗的星球,揚德為他們介紹這正是西方極樂世界,乃是阿彌陀佛創造的極樂淨土,邀請子民念佛聲,觀佛形,行佛事,度眾生,求往西。今日成功的度化了多美鈉星球,有許多已成功的離開星球空間,有些甚至圓滿的歸往西方極樂世界,他們於佛前禮佛感恩阿彌陀佛,恭敬頂禮蘇佛,感恩蘇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