度眾大願 (尊者)

訪問第一千零五十六位尊者-孫得江

度眾大願

二○一八年七月十七日

孫得江尊者:

自從得江出生後,父母就經常為了工作外出,家中只剩下得江和祖母兩人。祖母已八十高齡,年邁的身子無法帶著得江出外遊玩,只好自己一個人在外頭玩樂。祖母是得江唯一的依靠,得江非常聽從祖母的教導,只要祖母說一,得江就聽一,祖母說二,得江就聽二,絕對不會有自己的想法。這也是得江過去與祖母的因緣。

過去生那段修行的日子,祖母是帶著得江成長的師兄。師兄慈悲帶著年幼的得江修行,當得江在修行上遇上不懂之事,或者遇上修行上的挫折時,師兄總是慈悲地為得江開導。師兄的智慧在同門師兄弟中堪稱第一,能善巧方便地圓滿處理諸多事情。這一世,師兄成了得江的祖母,從小帶著得江成長,祖孫關係特別親近,遠勝過與父母親的關係。

七歲的得江,每日最快樂的時光,就是爬到一棵村子裡的大樹上。這棵樹非長高大,得江可以在樹枝上或坐或躺,隨意自在。在這棵樹上一點也不無聊,因為每日在大樹下都上演著不同的劇情,得江總是好奇地觀看這一幕幕的劇情,回家和祖母分享。得江對祖母說:「有個老婦人每天都會戴著一頂斗笠坐在大樹下,只要有一點風吹草動,他就緊張地四處觀望,就像在等待著什麼一樣。」祖母告訴得江:「這位婦人的兒子在三十年前的一場意外中身亡。老婦人禁不起這個打擊,每日就在大樹下等待兒子歸來,這一等就是三十年之久,每一天都是如此。」祖母又說:「娑婆世界的眾生就是情業特別重,只要有情就得受苦。這位婦人就是對兒子的情感太過深厚,今天才會如此受苦。祖母希望得江看見這老婦人的故事應該清醒。這世間只要用上感情,一生就得為情而付出。哪日你所愛的人與你分離,是不是就要如同這位老婦人一樣痴痴地等待?原本可以做很多大事,就在這一夕之間全毀了。」得江明白地點點頭。

得江又告訴祖母:「有個小偷,偷了一戶富貴人家的銀兩。他用個黑布袋裝著滿滿的金銀財寶,跑啊跑,就停在這棵大樹下,打開他的黑布袋,倒出今日得來的財物,點著一個又一個昂貴的珠寶,滿心歡喜地帶回家。」祖母搖搖頭說著:「偷盜的行為是不對的。這個小偷好手好腳卻好吃懶做,偷取別人現成的財富給自己花用。他只有想到讓自己好,沒有想過偷這一袋的金銀珠寶,會對別人造成多大的傷害!可別想說無人知道,連得江都躺在樹上都看見了,難道不會有鬼神看見嗎?造了惡因,就得受惡果,得不償失。」祖母又告訴得江:「做人的重要就在腳踏實地,老老實實地過生活,該是你的就是你的,不可貪取更多,更不能想從別人身上得到東西。造了一點惡,即使只有芝麻粒的大小,也都必須受到果報。」

得江又告訴祖母:「有個老乞丐坐在樹下乘涼,他拿著一個破碗公,裡頭就只有兩三口酸臭的米飯。他好珍惜這幾口酸臭飯,一點一點滿足地吃著!隨後又來了另外一個年輕的乞丐,他看著這位老乞丐有東西吃,便向他討一口飯吃。老乞丐一點也不吝嗇,立刻將他最後一口飯,施捨給這位年輕的乞丐。年輕乞丐一聞到是酸臭的食物,立刻將老乞丐的碗公翻倒在地上,老乞丐趕緊跪在地上撿起一粒粒在上面粘滿泥沙的米粒,趕緊塞進嘴巴裡,深怕浪費掉任何一粒米。」祖母告訴得江:「這位老乞丐心胸寬闊,即使只剩下最後一口白飯,他也依然要布施給另外一個乞丐,即使是酸臭飯,甚至最後粘滿泥土的飯,他也珍惜地吃到肚子裡。這乞丐是一時的迷惑才成了乞丐,或許某日貴人出現,輕輕一點他就立刻清醒。」

得江又說:「有個花旦跑到大樹下哭哭啼啼,他告訴大樹,不想作花旦,但是還有父母要照顧,不得不繼續做這份工作。還有個武士帶著一把長長的刀,他跪在地上哭著告訴天,他每天的工作就是要帶著這把刀衝鋒陷陣,他是逼不得已才要殺人,為了扶養家庭,他不得不做這份工作。」祖母告訴得江:「人生如果沒有找到一個出口,就只能按照命運的安排過日子,再苦的生活也只能忍著、吞著,生生世世的輪迴都是如此受苦,而且每一個眾生都是如此」。

祖母告訴得江:「每一日看見這麼多人生的真實故事,他們清清楚楚地在得江面前表演,一點也不虛假,以得江的慧根應當有所悟醒才是。人生再怎麼表演就是如此而已,看來看去沒有一個人是真正地快樂,因為這個色身的欲望,這個色身的需求,這個色身的不滿足,使得這顆心必須受盡種種的苦。得江啊!祖母已經看見你有能力幫助眾生,應當發願救起這些可憐的人們。只要得江發心,求佛菩薩加持,佛菩薩必然有應,指引得江找到一條光明之路。」

得江將祖母的這席話深深地刻印在腦海裡,躺在大樹上沈思著:究竟要發什麼樣的願來幫助這些可憐的人們?想著,想著,就這麼睡著了。在夢境裡,得江走進一團霧茫茫的濃霧裡。這霧裡頭先是一片黑暗,漸漸地,開始有些畫面出現,先是看見一群骨瘦如柴的靈魂,他們渴求著那麼一點食物來溫飽,但卻怎麼也無法吃進肚裡。又看見地獄裡竟然有無量無邊的鬼魂等待受刑,他們活生生地被挖出眼睛,被挖出心臟,被四分五裂,被丟入油鍋,各種不同的酷刑痛苦無比。得江又看見,這些受盡摧殘的靈魂在受刑期滿之後,大多都往畜生道而去。一隻又一隻的牛出生了,羊出生了,乃至馬匹、駱駝、大象等等,都是這些靈魂變化而成。得江從來都不知道這些,這個夢境卻是清清楚楚地顯現在眼前。

最後一幕,得江看見過去生的自己,身形高大,面容莊嚴,穿著一身袈裟,跪在懸崖上發出弘願:「這一生,我為眾生而活,眾生之苦就是我之苦。當眾生受苦,我便如受刀宰割一樣痛苦;當眾生生活在苦海中,我便如被烈焰火燒一樣痛苦。我必定要救起所有與我同苦的眾生,回到能夠解脫一切生死的西方極樂世界」。得江眼角泛出淚水,從這場夢境中清醒,快速地從大樹爬下,跪於地上:「得江已明白眾生之苦,得江願意奉獻一生解救眾生,求佛慈悲加持於我,求佛慈悲加持於我」。

得江回到家中看見祖母,祖母一如往常的,手上持著念珠念佛,這次卻有些不同,祖母穿得整整齊齊地躺在床上,手上持著念珠,已經安詳地跟著阿彌陀佛回到西方極樂世界。原來祖母早在等待得江發下大願的這一刻,才願意跟隨阿彌陀佛回到西方。得江跪地:「感恩祖母這些年來的照顧,得江必定用這一生度化眾生,再回到西方與祖母團聚」。

整整七十年來的修行日子,得江從一位在樹上玩樂的小男孩,成為一位法相莊嚴的老和尚。得江在這數十年中也曾經回到這棵大樹下宣揚佛法,小時候在這裡看過的這些可憐人們,都紛紛成了聽法的信眾,印象最深刻大概就是這位老乞丐吧?當得江再度回到大樹下,老乞丐已經年邁地快走不動了。得江告訴老乞丐,好好念佛求生西方。老乞丐雖然貧窮,心量卻相當廣大,即使老邁地快走不動了,他依然四處分享南無阿彌陀佛聖號,盼望著所有和他共同遭遇的伙伴,都能聞得這句殊勝的佛號,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別再繼續輪迴當乞丐受苦。老乞丐用最後的力氣,將這句南無阿彌陀佛聖號刻印在村裡的一片大木牆上,但願所有看見這句佛號的人,都能懂得念佛求生西方極樂世界。在吸入人生的最後一口氣後,老乞丐念著這句南無阿彌陀佛聖號,在得江的面前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得江用這一生宣說淨土法門,帶著眾生一起念佛,從救度人道眾生到救度靈界眾生,時間一轉眼就是七十多年過去了。這七十多年當中,許許多多的眾生,因為聽聞經法而明白解脫生死的重要。他們誠心地念這句南無阿彌陀佛聖號而得離苦,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為了讓佛法永續傳承,讓每一位眾生都有機會聞到殊勝的佛法,得江也教導了諸多弟子,往後的日子就由弟子們來承傳法脈。七十八歲這年,得江於諸大弟子面前念佛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祖母早已換成修行人的模樣在西方接引得江。我與祖母倆在西方團聚,說好未來一同再回到人間度化眾生。

得江看著蘇佛的法身在宇宙間變化萬千,無數億的法身散布在整個銀河系中。銀河系上的星球有大有小,各種奇特、多種變化的星球都有。人類所發現的星球不過是千萬億分之一,宇宙間的空間更是人類從未知曉的世界。這句南無阿彌陀佛佛號的殊勝,能穿越一切的時間、空間,與佛有緣的眾靈都自然得度,即使無緣的眾靈也能聽聞這一句佛號,在他的記憶中種下佛法的金剛種子。在宇宙間的佛化星球已經越來越多,更有星球中的外星人發願如同蘇佛一樣講經說法,他們用著各種獨特的外星語言在星球中宣揚佛法,讓佛法在宇宙中發揚光大。

感恩蘇佛,多生多世以來不斷投胎至人道宣揚佛法,這一世更是發願救度末法眾生,上度等覺,下度地獄,無一眾生不度,更發願救起宇宙間的眾靈。如今都已一一如願,圓滿今生度眾大願,感恩我佛慈悲,感恩蘇佛慈悲。

訪問內容由釋法菁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