啟宏漁夫學佛往西(尊者)

訪問第七百二十九位尊者-蕭啟宏(一千二百年前)

啟宏漁夫學佛往西

二O一八年七月十九日

啟宏的家就住在中國的沿海地帶,父親是個勤勞的漁夫,每天都出外捕魚,起初依靠別人的船隻捕魚,到最後擁有一艘自己的小船,雖然捕的魚量不多,已經足以維持一家生活。

父母親經常教導啟宏,人生足以溫飽就夠了,其他什麼也不用求多,人生的欲望越多,就過得越苦,不如少一點欲望,還自在一些。從小家境並不是很好,但家裡的鹹魚乾從不愁吃,只要將魚灑上鹽巴曬成乾,放個一年、二年都不成問題,這一小塊鹹魚乾就足以配上一大碗飯,因此家裡三餐溫飽不成問題,鹹魚乾吃也吃不完,過得非常滿足。

啟宏是家中的長子,共有九個兄弟姊妹,我們從小都是吃著鹹魚乾長大,家中滿屋子的魚乾味,我們也聞得習以為常,不覺得其臭或難聞。父親告訴啟宏,父親年紀漸漸增長,這艘小船和捕魚網以後都要交給啟宏,由啟宏負責出外捕魚。啟宏看見父親身體日漸衰老,不捨得父親繼續工作,十七歲時接下捕魚的責任,開始出外捕魚。

船艘航行到海中央,漁網一灑下,等待著魚兒被捕上網,當漁網從海中拉起,好多魚兒急著跳脫想爭逃,卻被漁網給牢牢的捕捉住,這個畫面深深觸動啟宏的悲心,看著眼前是一條又一條的生命,他們的生死就即將落入啟宏的手中,啟宏不忍傷害。眼前這些魚兒,啟宏仔細一看,裡頭有老人,有小孩,有男人,也有女人,他們都成了這一條條的大魚、小魚,當啟宏揉了揉眼睛想再看清楚些,他們又恢復普通一條魚的樣子,什麼也沒看見。剛才這剎那間的一幕,啟宏相信自己看見的是真實的,啟宏已經明白了,魚與人並無差別,只是身形不同罷了,裡頭的靈性是一模一樣的,只是隨著業力不同,投身的去處也跟著不同。這個悟處振醒了啟宏,這十七年來吃了多少魚,殺害了多少生命,不能再繼續傷害這些魚,於是將網子裡的魚一條一條的放回海裡。

才出海第一天,啟宏就將漁網給收了,啟宏獨自走在路上,想著該如何對父母訴說這件事情,走著走著,一個不小心踢到一顆石頭,這石頭並不大,所以不礙事,但啟宏卻聽見一聲慘叫聲,往後一看沒有人,再左顧右盼也沒有人,究竟是誰在慘叫?啟宏心想大概是誤聽了吧!這一走又將這顆石頭給踩過去,石頭這次可是慘叫得更大聲,啟宏清清楚楚的聽見從腳下傳來的音聲,仔細一看這顆石頭,有眼睛、鼻子、嘴巴,和人類並無不同,沒有想到這石頭也是靈去變成的,啟宏除了驚訝之外,心中更是悲傷,原來萬物都是由靈變化而成。啟宏彎下腰撿起這顆石頭,石頭說「你看起來很苦惱」,啟宏問石頭「我正苦惱著如何讓我的父母知道,不可以再殺生了呢?」,石頭告訴啟宏「既然你都能聽見我的音聲,就將我的故事說給他們聽吧!在成為石頭以前,我可是一位少爺,我的家庭很富有,要什麼有什麼,什麼山珍海味我都吃過,父親也曾經是個捕魚人,尤其喜愛深海底的魚類,那魚肉特別好吃,賣得特別好,賺了好多錢,然而父親年老時,在一場夢境中被一根大魚刺刺進喉嚨裡,從此再也無法吞下任何食物,只能喝些流質性的湯湯水水,身體日漸消瘦,意志消沈,最後一場夢境中,他看見一大群的魚群對著他一擁而上,攻進他的雙眼,攻進他的心臟,攻進他的喉嚨,他漸漸變得無法言語,眼力日漸衰退,最後死於心臟疾病,我清楚知道這就是父親所殺害的魚對他討報。至於我為何會成為一顆石頭?因為我固執我的想法,誰要說動我,改變我都不可能,我就是這麼堅定自己的意見和想法,這一生雖然富有,但是我過得很苦,是自己的固執帶來的辛苦,身邊的人沒有人想和我相處,因為我太難與人和合,這一生我孤孤單單的一個人,固執到終老,到死亡,最後成了一顆石頭,現在我還是一個人孤孤單單的在這裡。」啟宏回到家中告訴全家人自己親眼所見的一切,萬物皆有靈性,靈隨著自己的業力投身到萬物之中,啟宏也分享石頭和石頭父親的因果故事,全家人聽得目瞪口呆,清楚明白因果真實不虛,於是決定不再傷害生命,不再造下殺業,父親同意啟宏將捕魚的工作收起來。

啟宏在城鎮裡換了好幾份工作,直到最後一份工作為鐵匠,但啟宏再也做不下去了,為何連鐵裡都有眾靈,令啟宏心痛不已,為了將鐵打造出需要的模樣,這些鐵必須被放入火中燒得赤紅,再被猛力的敲打,啟宏就這麼眼睜睜的看著這些眾靈被放入火中,他們每受一分苦,啟宏就受十分的痛苦,啟宏再也無法做任何的工作,發願一定要救起這些受苦受難的眾靈。

父母早已料到啟宏今生會走向出家的路,當啟宏向父母提出想到寺中修行的想法,父母立即點頭贊成。眼前的眾靈分秒不停的在受苦,啟宏唯有不斷精進努力,才能救起這些苦難眾靈,因此啟宏從不敢懈怠,每當精疲力盡之時,就看見眾靈在空間中受苦的模樣,他們又再次砥礪啟宏不可放棄,即使是下著冰雪的天氣,身體冷得顫抖,啟宏依然是第一個起床精進的人,這色身就是讓啟宏用來修練的法器,只有不斷的磨練他,淨化他,這法器才能發揮最大的效果,若是憐惜他,呵護他,這法器只會越來越不堪使用,發揮不了他原本具有的作用。

啟宏將全身淨化的像琉璃珠一樣的晶瑩剔透,開發出超度眾靈的能力,在這一生超度所有與啟宏有緣的眾靈。這一生啟宏也度起了自己的雙親和兄弟姊妹們,大家一同跟隨學佛念佛求生西方。

當佛號聲來到宇宙之間,好多眾靈們早已聚集在一起等待被超度,這是個殊勝難逢機會,有越來越多的眾靈懂得珍惜這一刻的到來,他們在宇宙中修練了千年萬年,就等待這一股力量將他們推上西方極樂世界,現在只有人道能救起他們,今日終於等到蘇佛的到來。蘇佛將一身的功夫發揮得淋漓盡致,救起無量無數的眾靈,真正示現佛行於世間。啟宏當初雖然也發願救度眾靈,但這願與力,乃至量與行,都不及蘇佛萬分之一,故蘇佛所行真實令啟宏相當敬佩,今日方才來此相助。這世間相較於數百年前已經有所不同了,人心演變得迅速,染濁得深厚,要發揮救世之行需要更大的慈悲之心,恆心與毅力,更需要一顆巨大無比的心量,才能容納這些難調難伏的眾生。現在蘇佛正帶領著大家往西方邁進,願跟隨者就趕緊搭上航線,發揮自己全力,一起參與這救世之行,因緣殊勝,願汝同行。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