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喬凡夫遇上蘇佛高僧(尊者)

訪問第一千零五十九位尊者-辛喬(一千三百年前)

辛喬凡夫遇上蘇佛高僧

二O一八年八月十五日

辛喬是父親與母親生下的唯一一個孩子,因為母親患有不育之症,又身體虛弱,經常受到風寒而必須經常躺在床上歇息。聽父親說,母親是個慈悲的女人,他總是能犧牲自己來幫助別人,從小家境清寒,十歲就外出工作幫忙家裡維持生計,母親總是省吃儉用,除了讓家裡有足夠的開銷之外,每個月一定會存一筆小錢作為慈善基金,送到鎮上給最需要幫助的人家。身上的衣服補了再補,母親一點也不在乎自己的外表,只知道要珍惜活在世間的每一時刻,多做些好事來回饋社會。

父親正是看上母親的心地善良,和母親相戀而結為連理,兩人感情如膠似漆,母親婚後多年都無法懷有孩子,直到夢見一個夢境之後才懷了辛喬。在這夢境裡,母親只看見眼前一道金光,其他什麼也看不見,有個柔和的音聲從耳邊傳來,這音聲說「這些年來,你所做的所有善事,足以讓你延長生命,你可以選擇延長生命,也可以選擇擁有一個孩子,一旦你選擇擁有孩子,你的生命將會很快結束,無法讓你享受天倫之樂。但這孩子若能發心發願,將來必定有所成就。」當下母親並沒有回答要選擇哪一個,但在母親的心中早已經有了答案。不久之後,家裡就傳出母親懷孕的消息。

當父親聽見母親懷孕時,高興的立刻抱起母親轉三大圈,才忽然想起母親是懷有身孕的人,趕緊將母親放下,母親看見父親歡喜的模樣,心中滿意自己的選擇是對的,但母親清楚知道,這將是自己這一生最後的十個月。

這十個月母親絲毫不敢浪費任何一點時間,她比平常還要寧靜,每日都待在書房裡書寫文字,直到十足月時,才在生產前一刻將這一大疊紙張交給父親,父親正開心的等著母親生下孩子,並沒有仔細看這紙張裡寫些什麼,便將它放在書房的抽屜裡。父親在外頭等了許久,都還未聽見孩子的哭聲,心中不免焦急了起來,產婆突然出來說「夫人難產,夫人難產」,父親頓時不知所措,產婆又說「只能選擇一個,要母親還是要孩子?」,母親早已知曉父親必定選擇留下母親,在產婆還來不及進到房間裡,已經聽見嬰孩的哭聲。產婆與父親趕緊衝進房內,母親早已奄奄一息,這是母親用她最後的力量,才將辛喬生出。

父親悲痛的抱著母親,母親的嘴角還留有一抹微笑,她是多麼歡喜迎接辛喬來到這世間。父親將母親安葬在後山,回到家中才想起母親交給父親的一疊紙張,給父親的就只有第一張,其他剩下的都是母親要留給辛喬的話語。母親告訴父親「孩子需要栽培,若孩子擁有慈悲心,將來必定有所成就,培養他成為拯救世界的大導師」,父親望著辛喬,相信這孩子必定是帶著任務來到世間。

然而,辛喬五歲時,父親遇上一位與他相談甚歡的女子,兩人開始相戀,曾經父親對辛喬描述母親的偉大,及父親對母親的深情,似乎都已隨著時間而淡化了,辛喬真正看清楚世間情愛的虛幻,即使曾經許下感動天地的誓言,都可以在一夕之間成為一抹輕易消逝的雲煙。辛喬告訴自己,這一生絕對不要沾上情愛,看著母親寫給辛喬的話語,每一篇都在教導辛喬的人生道理,雖然每一篇都只是簡短的幾字,但辛喬總能在生活中有所領悟。

後母並不喜歡辛喬,她總是想著方法要將辛喬趕出家門,他曾經對辛喬所做的一切,辛喬都選擇放下了,因為母親所教導辛喬的其中一篇,就是「慈悲」二字。當辛喬最嚥不下口氣的時候,就是辛喬最好學習慈悲的時候,辛喬身上的每一道傷痕,痛得讓辛喬無法躺在床上安眠,夜晚也只能站立著,或者偶爾坐下來休息,但辛喬並不責怪後母,因為辛喬看見這每一道傷痕,就知道後母有多麼缺乏安全感,他必須要擁有父親所有的愛,才能讓他感覺到被愛與安全,辛喬一、二天沒有睡覺,也沒有後母長年來無法安眠的痛苦。當後母將辛喬的飯菜撒在地上,要求辛喬一個個撿起來吃,辛喬聽話照做,因為母親教導辛喬要學會「感恩」和「沒有自己」,後母對辛喬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幫助辛喬成就將來。當辛喬獨自走在大街上,看著許多人沒有飯吃,在街上對人乞討著,便想起母親教導辛喬「知足」,因為有父親與後母的照顧,辛喬才能每日吃到熱騰騰的飯菜,應當學會知足常樂。母親也教導辛喬「喜捨」,辛喬雖然沒有錢,但母親寫過一個微笑,一句美言,一個友善的動作,都是喜捨,因此辛喬總是能帶給別人喜悅和溫暖,這是母親對辛喬的教導。然而,辛喬也有心情跌落谷底的時候,一個人獨自在房裡痛哭失聲,母親教導辛喬「勇敢」和「獨立」,教導辛喬做個頂天立地的大丈夫。

辛喬每一日都在學習母親對辛喬的教導,培養辛喬擁有良好的品德,也教育辛喬成為一位能幫助別人的人,在人生中永遠不離善良、慈悲與心量。辛喬一日一日的成長,一過就是三年的時間,八歲這一年,辛喬翻開母親所寫的最後一張話語「出家」,辛喬微笑的點點頭。這三年來,每一日母親對辛喬的教導,已經讓辛喬看破這世間一切,願意放下全部,出家救度眾生。

辛喬來到寺院裡,師父看見辛喬慈悲莊嚴的法相,看見辛喬的內在品格,讚嘆父母的教導。辛喬並沒有立刻剃髮出家,先學習在寺院裡服務,每一日講經前,必定會將講堂及所有師父的桌子打理得乾乾淨淨,再換上一件乾淨的衣裳,站在門外等待上課,等到所有人都進到講堂內,辛喬才會進去,雖然坐在講堂的最後頭,但每一堂課辛喬都非常珍惜。所有寺院裡的工作,辛喬都一樣一樣遵循師父的教導而學習,辛喬要培養自己擁有更多的能力,幫助不同的眾生,每一件事物的學習,都讓辛喬有所悟處與成長。十歲這年出家為小沙彌,辛喬在佛前發大誓願,願意將身心奉塵剎,全心為佛法付出,培養菩提心救度眾生,幫助一切眾生解脫成佛。

辛喬在二十歲成為比丘,在寺院裡,在城市裡,在村落裡,在叢林裡,在各方各處為所有眾生講經說法,只為了幫助所有一切眾生能解脫生死之苦,讓他們明白念佛求生西方極樂世界,在極樂世界裡成就無上菩提。辛喬以慈悲之心善待所有眾生,不論是人道、畜生道、蜎飛蠕動,所有情與無情眾生,辛喬都為他們說法,度化他們,願他們都能解脫離苦。

這一生辛喬帶著許多弟子一同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在臨終前寫下「願所有一切眾生,都能一同念佛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蘇佛一直以來都是辛喬敬仰的對象,在多世以前辛喬曾經和蘇佛有過一面之緣,當時蘇佛已經是名高僧,辛喬不過是個凡夫,當蘇佛行腳度化眾生,辛喬正好在路上遇見蘇佛,蘇佛教導辛喬一生持念「南無阿彌陀佛」,這份因緣,讓辛喬最後也曾為一名僧人,感恩蘇佛慈悲度化。

蘇佛的法身超度遍及範圍真正廣大無邊,當辛喬跟隨到宇宙之中,蘇佛分秒把握,密集的救度所有宇宙眾靈,不管有緣、無緣都要度化,把握這不到一小時的時間,能帶走多少眾靈就盡量帶走,蘇佛的願心無比深廣,救世從無畏懼,一向勇往直前,不管前行是否有障礙,蘇佛都能保持正念與堅定信心,辛喬敬仰萬分。

宇宙之中眾靈無數,辛喬也跟著度化與自己有緣的眾靈,他們都存在宇宙之中好長一段時間,有些熟悉的面孔曾經見過,他們變了點樣子存在宇宙之中,同為修行之人,各有不同的追求目標,他們嚮往在宇宙之中的修行生活,如今,他們也隨著佛光前往西方極樂世界,真正唯有西方才是究竟解脫之門,感恩南無阿彌陀佛大慈大悲。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