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容量限制的袖袋(尊者)

訪問第七百九十位尊者-劉旭明(釋光禪)(九百五十年前)

沒有容量限制的袖袋

二O一八年八月十八日

旭明的名字是外祖父取的,希望旭明能像旭日一樣,照亮每一個人。

然而,旭明出生後就非常頑皮,家裡沒有一樣物品不是旭明的玩物,旭明總是將家裡弄得亂七八糟,母親總是在後頭大聲斥吼。母親無可奈何之下,決定將旭明交給外祖父來調教。旭明的外祖父是一位有修養之人,他虔誠的信仰佛法,每一日都在佛前精進念佛,對於世間的一切他可是看得十分淡然,世人所在乎的一切,他一點感覺也沒有,好比最令人難以放下的財富,對外祖父而言,他可以完全將它布施掉。我的外祖父擁有非常多的財富,他將這些財富大筆大筆的布施,不但一點也沒有減少,反而又有更大筆的財富入庫,因為他也從小就教導他的兒子要懂得布施,他的兒子將所賺來的錢都交給外祖父,外祖父一毛也沒有花費,將它全部回饋給社會。

旭明這些頑皮的行為,在外人眼中就是一個愛玩的孩子,但外祖父並不因此而將旭明標籤為壞孩子,他看見的是旭明心中的那顆明珠。外祖父一眼就看到旭明的內心裡,這些頑皮的行為,都是旭明刻意表現出來的,只為了分散母親的注意力。因為父親在旭明出生不久後,就在一場意外中身亡,母親每日都在憂愁與悲苦之中,不論是祖父母或外祖父母,乃至母親的所有親友對她勸導,她依然無法從陰霾中走出。旭明每日都看著母親對著天空發呆,只有旭明發出一點音聲,母親才會有些反應,否則母親都是在自己的空間裡。於是旭明開始用盡各種辦法,發出各種奇怪的聲音來吸引母親的注意力,或是拿起貴重的東西,在家裡四處奔跑,母親在後頭努力的追著,兩人就像玩捉迷藏一樣,把家裡弄得亂七八糟,每一日都有不同的戲碼上演,母親早已經忙得忘記要想念父親,旭明成功的將母親從他的空間裡帶回現實之中,從她憂愁的世界裡走了出來,恢復他原本正常的生活。

母親除了將旭明交給外祖父之外,自己也跟著住了下來。以前母親從來不信仰佛法,如今他才知道佛法是個珍寶,能帶給她一股安定的力量。母親帶著旭明,每日跟隨著外祖父學習佛法,從佛法中找到人生的新方向。

外祖父心中一直有個心願,除了布施財富之外,他也希望旭明能承傳佛法,為迷惑在黑暗中的世人,點亮一盞明燈。母親非常贊成外祖父的決定,因為母親也是從黑暗中走出來的人,是佛法拯救了母親,然而這世界上有多少人都和母親一樣,他們可能都還沒有機會找到人生的出口,一生就永遠在黑暗中度過,母親決定發心要救起這些在苦海中的人們。

我們三人每一日都在佛前精進用功,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為了幫助眾生,祖父每天帶著我們到市場中、貧民窟中,也去了富貴人家的聚會,繁華的商城,墳墓聚集地,只為了看盡人間的虛幻,看見人世間的苦。世間人的煩惱與憂愁特別多,他們不懂得看淡世間的一切,還緊緊的抓住自己的兒女,抓住身邊的財富,抓住夢幻的情感,所抓住的都是這些帶不走的東西,他們不懂得抓住佛法,因為他們不曉得佛法的好,更不曉得臨終之時只有無盡的黑暗。祖父帶著母親與旭明,我們組成了一個救世團隊,我們的目標是要向所有見過面的人,介紹佛法的好,希望所有人都能知道念佛求生西方極樂世界。

旭明離開了原本居住的城市,來到深山裡的寺院中修行,這一年旭明十一歲,我們這個三人行的團隊,還持續進行著,我們還繼續為救世的夢想而努力。旭明發心出家修行,將來要用僧人的莊嚴法相來度化更多的眾生,外祖父與母親依然持續四處宣揚佛法。這十五年的修行日子,旭明從來都沒有忘記自己出家的初衷,每一日都是為了幫助眾生而精進,即使過程中有許多修行上的挫折與難關,旭明還是用堅定的度眾之心,突破這些種種的考驗。當自己的個性習氣湧上來時,便想起還有多少眾生還在等待,我不能因為自己的自私,而耽誤救度眾生的機緣。旭明的個性之中,帶有那麼一點傲性,這十五年的修行日子裡,旭明不斷學習降低自己,用服務大眾的心,來服務寺院裡的每一個人,別人不想做的工作,旭明一點一點的努力將它完成。所有好的東西,不管輩份大小,必定先禮讓給別人。

這十五年是修行也是服務,修行永遠不離服務的本質,旭明將自己的傲氣從服務中降到最低,即使別人將一桶髒水波在旭明身上,旭明也可以做到發自內心的感謝他,讓旭明看見自己修行還不足。這十五年的修行,旭明終於發現沒有自己是多麼輕鬆自在,不會因為別人一個不友善的臉色而起煩惱心,不會因為別人一個讚美而起歡喜心,不會因為看見別人的好,而起比較、嫉妒之心,更不會去計較、得失我所擁有的一切,旭明的修行就是「無」,如同船行駛過的波紋一樣,最後都恆常於寂靜之中。

旭明修行的目標在於救世,只要是朝著救世目標前進的道路,旭明都會奮力的向前,若是背著救世方向的岔路,旭明絕對不會輕易的踏上。在有限的生命之中,旭明不浪費任何一點時光在帶不走的事物上,斷除一切的妄想、妄念,真實的行走在前往西方的道路上,帶著無量無邊的眾生一同前往。

旭明在二十六歲時,再度回返到世間宣說佛法,外祖父與母親成了旭明的大護法,積極在各處弘揚佛法。這個三人行的團隊,在十年後,由外祖父率先回到西方,三十年後母親將救世的使命交棒給旭明,由旭明接棒在世間繼續奮鬥。七十多年來的度眾之路,旭明從不敢懈怠,因為我手上握著的是救世的傳接棒,是照亮人心的明燈。旭明將救世的薪火繼續傳給後面的弟子們,讓他們將救世的接力棒繼續往下傳遞,這趟救世的接力賽永不停息,沒有終點,沒有盡頭,只有勇往直前,向前邁進。

蘇佛在宇宙中大力的超度,他可以用他的大衣袖,將所有的星球用力的往前揮,也可以將它們裝進他那個,沒有空間、沒有容量限制的袖袋裡,將這些星球眾靈一一帶往光處。曾經有宇宙中的強大惡力想要阻止蘇佛超度,他們在宇宙中可是極其強大的勢力,他們號召所有與他們相同的力量,想要破壞蘇佛的救世之行,但他們沒有想到,蘇佛的身旁有著無邊無際的護法在護行,蘇佛的護法阻擋他們破壞之舉,絲毫不費吹灰之力,最後這些惡力也都歸順在救世行列之中,每日一同浩浩蕩蕩的超度虛空法界。

旭明當時三人行的救世團隊,到今日蘇佛所帶動的難以計數的救世行列,真的令旭明讚嘆有加,超度的力量更是極其強大,感恩到了這個末法時期,還有蘇佛能如此大慈大悲,將一生奉獻在救世之上,旭明會繼續跟進努力,一同為佛法開創新局!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