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根小黃瓜的生命故事

1509576306-614884767_n.png

法心法師:請昨天回來,如今在香光大佛寺的小黃瓜說說話。請分享您當小黃瓜的人生故事。

小黃瓜:
        不要說「您」啦!我很年輕耶!我叫麗茲。跟大多數的女孩一樣,我喜歡漂亮,不過那也是受我媽的影響,因為從小就把我當公主養,大家都稱讚我很漂亮,久而久之我也這麼覺得,我一直保持著自己完美的形象,我也一直要追群一個可以配得上我的郎君,所以就算我身邊不乏的追求者,但從沒有一個是我看上眼的。

        隨著年紀的增加,我開始很注意我臉上的變化,一條皺紋的出現都讓我很緊張。我不能接受我得不完美。所以任何保養品,不管多貴,只要說是有效我就願意付。可是怎麼過了三十歲,我的臉色開始越來越暗沉,我真的要崩潰了。我開始四處尋找任何可能的配方。終於是找到了,最天然的小黃瓜,我每週都會買上一把回來,切成一塊一塊,配上保濕霜,把整臉給貼滿,其實好像不用貼到整臉,但我就是有點瘋狂了,為了美,讓我變得極端。我的家人受不了我的舉動,但我一點也不在乎他們怎麼想,對外維持完美形象是我最在意的一件事。但就在一天悠閒的午後,跟愛聊八卦的姊妹們約喝下午茶,這是我除了工作之外,最喜歡的休閒運動,好巧不巧的,意外就這樣發生了,餐廳莫名的起了火,客人四處竄逃,但坐二樓的我實在來不及,就這樣身體和臉都給燙傷了。送到醫院後,我不敢照鏡子,從此變得毫無自信。人生沒有希望了,想著自己可不可以快點死掉。也時常懷念以前自己保養美美皮膚的樣子。受傷後的我,也不敷小黃瓜了,因為在怎麼敷都是有疤。悲傷的我最後是受傷皮膚面積太大而死的。死前我依舊懷念我以前的樣子,我成為小黃瓜的身躺在市場,我不喜歡,因為這裡環境有點髒兮兮的。我把一個胖太太買回家,把我切片,是個中國家庭,他把我切片,拿去醃,加了鹽巴和醬油,讓我鹹鹹、身體又變得灰灰的,這是其中一世。另一世則是成為沙拉的一份子,也給吃了。最後一世則是被蟲咬了,爛掉,我就枯萎了。那蟲,我真討厭他,害我死掉。奇怪,我怎麼老是自怨自哀,這不該是我漂亮公主的人生啊!我試著笑一下好了。
        第四世的小黃瓜,我選擇當個愛笑的小黃瓜,從長出來的時候就笑、長成小黃瓜時也笑、被摘下來也笑、被賣到賣場也笑、結果又被賣到水果行。因為我已經變得愛笑,所以跟同一箱住在一起的小黃瓜相處融洽。我們這一箱小黃瓜受我的影響,整箱都很開朗。當蘇佛出現時,靈敏的一條小黃瓜知道蘇佛的好,開始叫大家笑,一直笑,試圖散發正向的磁場,終於我們被選上了。被搬到推車上時,大家都拍手叫好。於是我們就來到香光大佛寺了,我們過了一夜,也知道這裡非同反響,我們是最幸運的小黃瓜,也是我當小黃瓜後最棒的一個時刻。謝謝蘇佛讓我們可以來。我們太開心了。

於二〇一七年十月六日由釋法心主筆訪問小黃瓜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