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粒米的生命故事

1509595561-2118131289_n.jpg

米:哼哈!一包又一包,總算是知道我們的存在,還有麵粉他們說也要。

法璽法師:抱歉!抱歉!我們會努力地訪問。

米:好啦!其實也不嚇大家,我們其實供養真修行者有功,我們於場場的法會之中,我佛慈心皆有照耀我們這群默默的供養者,這一次法會我也排了對,本來五十二號,但我讓了幾位長者優先,現在五十八號。我以前啊!是扛米的,一直辛苦的勞作,為了一家大小的生活,扛到背都彎了,大炎夏日還是汗流浹背,但毫無怨言。當時是大約民國初年,我住在滬尾港,幫忙搬運進、出口米糧。進、出口船隻上上下下,一次的空襲,大量日軍強盜米糧,我不慎被亂槍打死,縱使我費力地趕回家中,還是跑不過性命的消熄,我死在回家的半路中,我永遠回不了家。只有在空間中徘迴,我似乎看見了日頭再次升起,我走進了米商行,想再扛起米糧,但我居然碰不到米糧,雙手穿透米袋,我好難過。我蹲在牆角,哭得厲害,忽然隨手讓我摸到了一粒米,我摸著這熟悉著觸感,我進到了米之中,成為米魂,我始終無人祭祀,人生就是這麼無常。唉!不過我當了米之後,也好久沒想起這些,好不容易來到這裡,好大的福報,我很知足,很感恩這一切。我過去家中供奉一幅阿彌陀佛聖像,是一位和尚化緣時贈我的,或許這是因緣。好吧!也請位我們寫上戰亂的這群有緣。

※牌位:

  • 米糧中之眾靈,百大數。代表:吳前尊。
  • 民國初年滬尾港傷亡十八大數。代表:林良。

(入香光大佛寺 西方法性土)

於二〇一七年十月六日由主筆釋法璽訪問米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