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花椰菜的生命故事

1510188108-1213295564_n.jpg

為了慎重起見專程到大冰箱選代表,尚未進冰箱海量起個念頭,進去找訪問代表,首先找綠花椰菜,聽到綠花椰說選我選我,原來綠花椰就放置在保利龍箱子裡,海量好興奮特別拿個玻璃容器裝今將受訪的的各類菜的代表。

綠花椰:快點!快點!快打開蓋子。

釋海量:用力掀開蓋子,就拿起第一顆,心中嘀咕這麼小顆,沒說出口。

綠花椰:現在知道為什麼那麼急著要你選我,因為全部的綠花椰菜,就屬我最小顆,沒有催你選我大概已經挑選別人,不要看我長得小,請先聞聞我的自然的香氣。

釋海量:嗯!真有一股淡淡新鮮的清香。

綠花椰:我的名字叫做比利,其實注意聞,會聞到我身上的氣息,人類稱我最佳綠花椰,我最能提供人類身體所需的營養素。

釋海量:歡迎比利,請問你來自哪裡?

綠花椰:我們是澳洲本地本產,再看看我身上其實如同許多樹花的景,有胖有瘦有高有矮,但我們同樣戴著小小朵的綠花。因為在長大過程我們必須躲在大葉子底下,越長越多樹、花卉靠近,靠在一起,讓我們長的有層次感,俗話說(好吃樣)。另有一事讓我們
得意,餐廳的廚師最喜歡我們,常誇我們的長相,好吃樣又容易與其他菜色搭配,我們只有個癖好,喜歡涼快,最喜歡吃冰。如果冰沒了,我們怕熱,我們頭上綠色花朵會一朵、一朵開始變黃。變黃也就是我們結束生命,又去另個旅程,所以再次提醒請記得我們喜歡吃冰。

釋海量:謝謝你告訴我們你的需求,請問為什麼去當綠花椰?

綠花椰:我是澳洲土生土長的土著,原本對於大自然生活已經很習慣,自從文明人類的到來,族裡的同輩也開始盡量改掉打獵。我們學習文明人到處旅遊,但飲食習慣超難改,就在我正找野果、野菜時發現綠花椰,這綠色的花很特別,摘起來帶回家,母親煮給每個人吃,大夥都說好吃,隔天我又回到該處,開心極了,隨手摘了好多,這時有位文明姑娘穿著小碎花的洋裝,正站在旁邊看著我,友善的微笑,這是我們家栽種的,不是野生的,我急忙放下所摘的綠花椰,也不知說什麼,姑娘人很好笑一笑又把綠花椰遞給我,我謝謝姑娘,回家後我常想起姑娘的笑容,自己也會默默的微笑,而這次所送的綠花椰一樣交由母親烹煮不同的是我留了一顆陪著我睡覺,每天撒一些水,我跟綠花椰講話,過了幾天我生病了,一睡不醒我成了綠花椰,因緣巧妙我找到那位姑娘,可是他聽不到我叫他,他只有拿起我看一看我,我還是綠花椰,也還在找姑娘,不過來到這裡,好像讓我全身舒服很多,剛剛在大冰箱也聽到很多故事,也交了很多朋友,他們告訴我不要想過去,不要想未來就是念南無阿彌陀佛,到了那金光閃閃的世界就可以找到想找的人。

釋海量:是啊!南無阿彌陀佛,比利你可以告訴我你們有多少想去西方?

綠花椰:請全部幫我們寫綠花椰共三十五大數求超度,懂得欣賞我們的饕客,我們將提供最佳能量給大家!

釋海量:謝謝感恩接受訪問。

於二〇一七年十月五日由主筆釋海量訪問花椰菜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