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聲佛號永流傳(尊者)

訪問第七百二十位尊者-惟欽(三千七百二十一年前)

一聲佛號永流傳

二O一八年八月二十六日

在這個聖音部落裡有個特色,一旦男人看上了女人,就可以用吹陶笛的方式,表達心中對女子的愛慕,若女子有意接受男子的追求,就可以收下男子的陶笛,作為告白的定情物。一個男子一生就只有那一隻獨有的陶笛,上頭刻上了自己的名字,和一句南無阿彌陀佛名號,這代表著一生信佛,一生只能追求一名女子,一旦送出了這支陶笛,就不能再追求第二位,因此在聖音部落裡,沒有複雜的男女關係,彼此相知相惜,沒有所謂三妻四妾,更沒有花心、多情等行為,珍惜這份難得的緣分,互相守護終老一生,共同為佛法延續法脈。

這個部落的人數並不多,男女之間至多生下一至二位孩子,絕不超過三位,若是沒有意願為佛法貢獻心力之家庭,就被限定一個孩子都不能生,因為沒有佛法教化的孩子,今生必定再續六道輪迴,這是部落裡的大長者所不允許之事,每一條靈已經受盡輪迴之苦,在此部落裡,就是要幫助他們脫離六道,若有家庭還不肯學習佛法,幫助每一條生命解脫輪迴之苦,在部落裡就不應當再創造新生命,帶著他們繼續受苦。

這個聖音部落還是個年輕的小型部落,雖然人數不多,規模小,但裡頭的居民可都是虔誠的信奉佛法,他們是信仰一佛的部落,也就是生生世世只信仰一尊佛,不多加雜,永遠忠心,這尊佛就是佛中之王,南無阿彌陀佛。這個聖音部落,是由一位開荒長者建立而成,開荒長者當時已是一位佛教徒,他將零散在各處的居民聚集在一起,成立一個聖音部落。

開荒長者在建立部落之初,他意外的跌入海中,險些溺斃,在最危險之際,他依然不忘要念起這句南無阿彌陀佛聖號,一字一句清清楚楚在心中念起,他親眼看見一雙慈悲的雙手,垂手將他從海中救起,佛慈悲救起長者,就是希望大長者也能用同樣的慈悲,用自己餘命,救起更多的人。開荒長者被救起後,並沒有立刻清醒,他被帶回部落裡,躺在床上許久未清醒,他的魂魄周遊各國,去到富裕的王國,也去到貧窮沒落的國家,他看見不管是這些富有的國家,還是貧賤的國家,每一個百姓都無法逃離人生的無常,每一個人都同樣在六道中繼續輪迴。然而,長者也看見另外一個美麗的國度,在那個國度裡有個令人讚嘆的國家,就是信仰佛法的佛教大國,長者稱他為大聖王國,這些大聖王國裡的子民,全都是佛教的虔誠信徒,他們不是迷戀於佛法,而是真真實實的隨著佛法的教理依教奉行,每一位真修真行之子民,都能在臨終時回到西方極樂世界。在大聖王國裡滿處都是蓮花清香,這亦是王國內清淨無染的民心,真修真行所得來的清香。大長者讚嘆這樣的佛教王國,決定學習大聖王國,將自己的部落營造成佛教部落,讓部落裡的子民從小就接受佛法的薰陶,讓父母用佛法來教養自己的孩子,只要有孩子出現行為偏差之行為,就會用佛法來感化之,修調改正,從偏離的軌道帶回正軌。在佛法的教化下,人心自得原本的純淨,處處都是彌陀法音,處處皆是清淨祥和。

惟欽就是這位開荒長者,建立聖音部落時,惟欽是一位二十多歲的青年。在惟欽的童年中,生長的環境十分貧困,龍蛇雜處,善惡交雜。惟欽的父母都以拾荒來維持生活,惟欽的家是以破舊的木板搭建而成,除了不牢固之外,隨時都有雨水、冷風滲入。在這樣的環境裡,沒有一位村民的心是快樂的,每一天都過著不安穩的生活,時時處在憂鬱的情境裡,村落裡的天空永遠是灰黑的,村民從來不曉得豔陽長得什麼樣子?心裡的幽暗早已蒙蓋了一切的光明。

惟欽有幸,能在二十歲時得聞阿彌陀佛聖號,自從惟欽和父母知曉南無阿彌陀佛的珍貴後,什麼貧困、憂鬱、悲愁都無法抵擋我們心中的法喜,雖然和村民過著同樣艱困的生活,卻不因此而鬱鬱寡歡,而是常保歡喜常樂之心,那是因為我們懂得稱念這句「南無阿彌陀佛」聖號。難以計數的文字中,我們就唯獨認識這六字「南無阿彌陀佛」,在我們單純的生活裡,單純的一心專念這句南無阿彌陀佛聖號,一心求往西方極樂世界。惟欽與父母擔任起宣揚南無阿彌陀佛的角色,盼望著整個村落的居民,都能聞得這句佛號,知曉佛法的珍貴,解脫他心中一切塵苦。

惟欽與父母整頓了整個村落,重新改名為彌陀部落,建立新的部落制度,部落的規章之一「彌陀部落的居民,全是大福報者,於此生能知曉佛法之珍貴。從今日起,生活中沒有種種的苦,只有一切安樂,只有一句南無阿彌陀佛」。惟欽在部落裡建立諸多規章,這些規章建立的目的,只希望用佛法來帶動整個部落的善良風氣,培養純淨的民心,集結整個部落的力量,一同念佛救度蒼生。

惟欽成了彌陀部落中的第一位比丘,數年後,僧團內的成員開始增長,全都是部落裡的青年,部落居民發心出家度化眾生,我們有志一同,一心向佛,將自己的餘生奉獻在佛法之上,僧團到最後已經有四十餘位的出家眾,全都來自彌陀部落的居民,我們四處集資改建破舊的寺廟,讓彌陀部落裡開始有佛住寺。佛法大興就在彌陀部落,每一戶人家都是阿彌陀佛,每一位出家眾輪流講經說法,除了彌陀部落外,更延伸到其他村落之中,將此殊勝的大法傳播到更遠處,盼望著世界各角落,都能有佛法宣流。

世間沒有苦,苦來自人心,心中有佛,何來有苦。當彌陀部落的居民,知道一切苦都是由心所生,我們的心永遠安住在佛號中,我們所住的每一處所,所踩的每一寸土,永遠都是寂淨安樂的淨土。佛法帶來人心的安平,知足帶來一切的安樂,心中有佛,處處是佛,眼前就是西方,西方就在眼前。

彌陀部落的居民從原本的陰暗中撥雲見日,家家戶戶皆擔任起承傳佛法的角色,每一代子孫都是為了佛法的傳承而生產,雖然彌陀部落在物質上是貧困的,在精神上卻猶如一個富裕大國,佛法帶來的快樂取之不絕,用之不盡,每一位居民的目標都在西方,大家相約西方再會。相約將來大家共創不只是彌陀部落,而是彌陀大國,帶領每一位國民信彌陀,念彌陀,相會彌陀,讓彌陀法音世代永流傳。

蘇佛的法身進到宇宙之中,超度整個宇宙大世界,蘇佛帶領著身邊的宇宙菩薩也一同參與其中,這些宇宙菩薩勢力非常龐大,每一個宇宙菩薩原本就在宇宙中佔有一席之地,他們回歸到自己原本所在的勢力圈帶中,各自圈帶內的眾靈似乎已經認不出這些宇宙菩薩原本的樣貌,因為這些宇宙菩薩已經從原本險惡的外貌,變回莊嚴的僧相。這次回到自己的勢力範圍內,不是要再集結惡力來行惡事,而是將阿彌陀佛佛號,和殊勝的淨土大法,傳入整個宇宙之中。所有宇宙菩薩在整個宇宙中大力發揮,由惡轉善,原本的勢力更加龐大,善念匯聚,善法宣流,宇宙中的金光永不熄滅,南無阿彌陀佛聖號永遠流傳。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