倓虛老和尚-彌陀村

如今於澳洲香光大佛寺這一片土地上,因彌陀佛恩加持,欲建蓋彌陀村,以接引更多淨土有緣人們得以進入西方極樂淨土,凡入住者,命終之時,得蒙蘇佛牽入西方,此千載難逢之機緣,千萬要把握!

1_20140315090103

 

二〇一八年八月二十六日

倓虛老和尚:

阿彌陀佛。倓老慚愧,有幸能於此地澳洲香光大佛寺接受訪問。倓老是倓虛晚年許多佛道上的同參共修對倓虛的稱呼,令倓虛備感親切。故此處以倓老自稱,但又有顯失禮,還是稱倓虛為宜。

倓虛的一生,出家前奔波曲折,當過學徒、娶妻生子、自修學醫、聽聞經法、立志出家,非是一般從小於寺中出家的小沙彌,當為沙彌學習的身分時,已是四十三歲之齡,不論記憶或體力雖然不如一般年輕人,但因倓虛經過諸多經歷及考驗,才能得到當時之佛門最基本入門生沙彌之身分,所以認分聽話做事。經過一段時日,得入上諦下閑老和尚之寺院中,受具足戒成為正式比丘。之後更是於恩師的經典教導之中苦下一番功夫。得以有之後雖然身處於國家戰亂頻傳時期,仍然可以有法緣的牽引,於大陸東北及國內弘法、建造寺院的機緣,亦曾接任過住持一職,得以有機會與佛門護法信眾接觸,使得生命中添加了許多弘法助緣。

倓虛不敢浪費一分一秒,因為感到人生短暫而且已經虛度大半歲月,應該於佛法之中,找到生命真實的意義,自度度他,弘法利生。倓虛認真的做,做到了總是有所體悟,不避愚才,提筆寫下《影塵回憶錄》一書。將出家前後及修行過程中所遇到的點點滴滴寫於其中。算是來此人生一趟留下來的筆錄。
出家人,若欲弘揚正法,實在應當於一處長耕久耘,弟子信眾若有諸疑處得以解惑,方可得見改變,助長法心及願行。但因身處民國初年戰亂時期,佛法於世間稀微,弘法人少,願意聽法者更是有限,法緣分散或中斷,所以倓虛必須把握任何可以講經授課的機會,畢竟當時真正為法器,願意放下身家而對佛法有興趣或進入佛門者為稀為貴,其中若能得一二三四能續傳法脈者,倓虛如此不計身命,輾轉各地也就值得了!憑著這股力量,許多時候身有不適或事有障難,也蒙佛力加持,安然度過。

倓虛知恩師上諦下閑老和尚對倓虛之深重期盼,將天台宗法脈交由倓虛承傳,故分秒行間,戰戰兢兢,不敢犯過,深恐講經說法之時,身有妄行,語有妄言。故每每上台之前必合掌請求佛力加被。讓倓虛能對深徹無盡的經文法意,如實如理如法的闡述,令聽聞者能明瞭文中要意。每每見學子若有所悟,進而身行語意得以淨化,活出佛子的坦蕩光明,便是倓虛最大的欣慰。
也因此倓虛雖然念佛也勸人念佛,知西方的殊勝美好,並也發願往生西方極樂世界,而於八十九之齡,雖言示現念佛往生,且現瑞相,但實並未往生西方,未見彌陀前來,得見金光而跟隨前去,結果卻入至天道第二十八層天。說來慚愧,原來倓虛以為功夫得力,實際仍未得力,實在大意,喪失人生一命往生西方之機緣。天道雖好,但不究竟,幸得當時的蘇居士,現在的蘇佛於人間呼喚倓虛之名,令倓虛有機會得以金光帶引,進入香光室,而後在蘇居士及諸位居士的念佛聲中,得以送倓虛轉生進入西方極樂世界。倓虛在此懇謝蘇佛恩情。
在此倓虛以切身之痛,學佛之人,不論為何宗派,生於末法,不能大意,最終仍須以往生西方為終究解脫之處。生前即須實修實幹,得至往生有把握。仍須佛號於心不動,不移,不斷,才能於往生之時,得見彌陀、蓮台前來接引得生西方。
人生一趟,能知宇宙真相,虛虛實實之中,遊戲人間而無罣礙,那般瀟灑風範,人間西方來回自如,且證得法身,超度眾靈離苦之心懇切,不論身處何方何地,皆是日日不忘眾苦,超度眾靈往生西方,此為蘇佛之身行。令人敬佩!
如今於澳洲香光大佛寺這一片土地上,因彌陀佛恩加持,欲建蓋彌陀村,以接引更多淨土有緣人們得以進入西方極樂淨土,凡入住者,命終之時,得蒙蘇佛牽入西方,此千載難逢之機緣,千萬要把握!在這塊土地及空間中已經有無量無邊的眾靈,歡歡喜喜的念佛被超度往生西方。相信有大福報的你也是其中之一。阿彌陀佛於此地,願有緣者前來一探便知。

南無阿彌陀佛。

 

訪問內容由釋海澤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