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度需要心量(尊者)

訪問第五百八十九位尊者-陸東(一千五百年前)

超度需要心量

二O一八年八月二十九日

熟睡的陸東,做了一場夢境。「林家的妹妹要結婚了,聽說他要嫁給一個有錢的好老公呢!我們快去為他道賀道賀吧!」,夢境裡的陸東是個女人,身邊跟著一群姊妹,這群姊妹是陸東從小到大的玩伴,剛剛說的這位林家的妹妹,也是這群姊妹中的其中一位,陸東聽見她要結婚了,心中竟然有些不是滋味,原來這位林家妹妹要結婚的對象,曾經是陸東的愛人,曾經轟轟烈烈的愛情,卻在一個夜晚就被林家妹妹奪走了,只因為林家妹妹是富貴人家的千金,而陸東只不過是個貧窮女孩罷了。陸東被這群姊妹拖著走,一起到林家見這位即將結婚的妹妹,一群人興高采烈的走在路上,唯獨陸東一個人心中滴咕著,陸東不明白為何自己的心揪成一團,好不是滋味。當陸東見到林家的妹妹,看著她心花怒放,又打扮得一身美麗的模樣,陸東的心更是難受,為了掩飾自己心中的嫉妒,陸東還是得裝作高興的樣子,恭喜妹妹找了個好郎君。這場婚宴舉辦的那一日,好多的賓客前來參加,這群姊妹們相約在林家會面,大家滿心期待要先和新娘見上一面,等了許久就是不見陸東的身影,大家擔心她會不會是被什麼事情給耽擱了?除了不見陸東之外,就連新娘也沒見到面,大家不曉得新娘究竟到哪裡去了?現場開始一片混亂,大家忙得尋找新娘,頓時一聲尖叫,大家趕緊朝著聲音的方向跑去,只見一位女僕摀著臉,她比了個方向,全部的人朝那方向看過去,新娘子穿了一身的紅色的新娘服,臉上流滿了鮮紅的血,倒在井邊斷氣了。全場的人嚇得不敢叫出聲來,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陸東躲在一旁的角落,伸起自己的雙手,雙手上沾滿了鮮血,陸東嚇得落荒而逃」。睡夢中的陸東頓時驚醒大叫一聲,一旁的師弟趕緊衝過來「師兄醒了,師兄醒了」,陸東臉色蒼白,一臉驚嚇的模樣,師弟們嚇得趕緊請師父過來瞧瞧。師父一進到寮房內,便大聲的訓斥「陸東!跪下」,師父命令陸東跪在佛前,要陸東在佛前懺悔,師父問陸東「為何你這幾日來渾身不舒服,今日又倒地不起,剛剛夢見那夢境你可知道為什麼?」,陸東驚訝的看著師父,心中疑惑著「師父如何知道陸東剛剛做了一場惡夢?」,陸東一臉茫然的搖搖頭,師父告訴陸東「這幾日來,你的冤親總是在你的身邊顯現,師父都有看見,但師父還在等待陸東自己覺察,並且心生懺悔之心。」,陸東告訴師父「陸東不懂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師父再說「若不是陸東心有所動,冤親不會平白無故的現前。是否該反觀自心,這幾日來究竟為何動心?」,陸東開始回顧這幾日來的自己,只覺得每一天都頭昏腦脹的,心和胸口也總是悶悶不樂,但還是不明白這到底是什麼原因?師父說「嫉妒」,陸東聽見嫉妒這二字,一切都明白了。師父直接告訴陸東「悟心徒兒在佛寺中表現出色,他是陸東的師弟,這幾日來悟心在佛寺立下大功,陸東便心生嫉妒之心,雖然陸東沒有明顯的表露出來,但師父一眼就明白,還在等待陸東懺悔改過。」陸東跪在佛前懺悔自己的無知,師父又告訴陸東「一個道場的成立,需要眾緣和合而成,一個僧團的建立,更是需要大家齊心,一同為救世弘法而努力,為何心還有妒忌呢?難道靠著陸東一個人的力量,就可以救起全世界?」,陸東羞愧的搖搖頭,慚愧自己有這種不好的心念,陸東誠心的在佛前懺悔,也向這位曾經傷害的女子懺悔「今日的事件,讓陸東看見自己內心中含藏有這點污垢,看見自己心量狹小,陸東出家就為了要度眾生,為何還有這種不該有的心性來障礙自己修行,甚至障礙我們救世的團隊往前邁進,為了幫助眾生,陸東一定要將這點污垢徹底洗淨」。

「心量」是陸東從來沒有學過的,陸東也不曉得自己的心量是狹小的,雖然有著救世的願心,但沒有心量是絕對無法讓自己有所成就,更別說要幫助眾生。陸東明白,唯有將「我」磨得越來越小,「心量」才會越來越大。陸東檢討自己救世的願心究竟有幾分的強力,是否真正明白眾生之苦,當個性現前之時,是否還能記得救世的願力?陸東從微小的部分開始做改變,從那日起,陸東學習不再與人計較,學習服務大眾,只要在陸東能力範圍內的事,陸東必定全然接受,並且盡全力的完成。陸東學習不見他人之過,學習包容之心,並且學習反觀自省。即使他人當面批評陸東,陸東學習欣然接受,真心的感恩他人的提點,然後徹底改過。若見他人之好,或見他人進步之時,陸東為眾生感到歡喜,並且發自真心的讚歎他人,學習他人之優點,為了眾生而更加努力精進。遇到任何事情,任何情境,陸東都以眾生及以他人的利益為優先,自己絕對擺在最後一位,一旦陸東放下自己,能夠得到幫助的是眼前無量無邊的眾生,但陸東若只見自己,除了眼前無量無邊的眾生需要受苦之外,自己也無法成就。陸東要學習的是像佛一樣的無邊心量,才能救起無量無數的眾生。

陸東一點一滴的努力改過,即使師兄們嘲笑陸東愚笨,做了一些不該是自己做的事,陸東也依然持續做著,因為陸東知道自己的不足,唯有不斷的為大眾服務,不斷的為別人著想,才能知道沒有自己,是多麼自在的一件事。唯有陸東心量夠大之時,才不會因為別人的一句話,一個眼神,一個動作,而產生任何的波動,心才能保持恆久的清淨。雖然陸東現在所做的,都是一些小事,但陸東的心是真的想要幫助眾生,真心想要改變自己。陸東不執著於自己所做的每一件事,將每一件事都視為陸東應該要做的事,時時覺察自己的心念,時時提醒自己。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去,每一天陸東都在累積度眾的資糧,看似一些雞毛小事,在無形之中已經為陸東打開心量。

這段修行的道路上,陸東感恩身邊所有的人,他們鼓勵我,激勵我,磨練我,成就我,所有的人都是陸東在修行路上的導師,沒有他們無法成就今日的陸東。這段數十年來的修行日子,陸東學習每一天都沒有自己,每一天都應該感恩,每一天都要度化眾生。陸東不記得自己做了多少,也不去計算度了多少眾生,只知道每一日都要盡全力的付出。感恩阿彌陀佛的眷顧,讓陸東在這一生臨終之時,也能自在的回到西方,更帶著許許多多的眾生,一同歸西。

陸東讚歎蘇佛的心量,當時陸東即使再怎麼努力的學習擴大心量,也還沒學會超度宇宙的大心量,陸東每一日跟隨在蘇佛後方,除了在自己的空間超度與自己有緣的眾生之外,也學習蘇佛的悲心與量度。宇宙中的眾靈如此多,有良善的眾靈,也有惡的眾靈,唯有像佛一樣視一切眾生都為自己的孩子,才能有足夠的心量度起一切眾生,眾生也才願意被超度者度起。

蘇佛救度眾生的速度越來越快速,衣袖一揮,被揮上去的星球數量,每一日都不停的增多,除了是蘇佛的能力不斷提升之外,也是蘇佛的心量不斷擴增,度化眾生需要的絕對是心量,所有欲求學習超度者,所有當今的修行者,都應該學習擴大自己的心量,才能學習幫助一切眾生解脫離苦。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