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梨伯分享他的生命故事

Ananas+aromi+HQ+10+ml-5.jpg

鳳梨:
        大家好!唉!終於可以落地好好的休息一下,打從農場被裝箱以來,這一趟路,輾轉不知經過多少手,只知道當車門一打開,跟著其他不知明的箱子陸續被搬下車,我就聽到一陣很熟悉的聲樂 – 「阿-彌-陀-佛-!」 「阿-彌-陀-佛-!」「阿-彌-陀-佛-!」綿延不斷的樂聲。我並不清楚自己到了哪了,只知道聽到優美的佛號聲。是啊!紙箱並未完全密封,我就是那顆放在正中央,臉向天空的鳳梨,我叫張天富,我是一位移民在澳洲的華僑。

       成為鳳梨之前,我住在台灣的台南,台南關廟產鳳梨是出了名的,我家三代務農,一直以來與鳳梨脫離不了親密的關係,雖然種植鳳梨也不是一件輕鬆的事情,你知道的,粗粗的外皮充滿了刺,葉子也是這麼的利,常常從田裡面回來,身上莫名會多了好幾處傷口,工作忙碌之時,根本無暇理會,也不會覺得疼痛,直到休息下班回家清洗一天下來疲憊的身軀,才會檢視多了多少傷口,也無大礙啦!男子漢大丈夫,豈會為了這點小傷掛在心上。工作雖然辛苦,我與妻子兩人從早忙到晚,兩人雖然是承接家中的田產,妻子是為聰明人,我們協力將這傳產擴大營業,增購田地,增加產量,更重要的是要我專注於如何研發種植出更香、更甜的香甜鳳梨。一直以來,兩人胼手胝足,並養育的一男一女兩位孩子。對務農的家庭來說,真是人手不足,太少了。聰慧的妻子,因為堅持無論如何忙碌,孩子都要帶在身邊自己教導,所以我們也不敢生的太多,「會生要會教」,妻子常用這句話,把我想要孩子多生一點的念頭給打掉。兒子對這個產業可是一點興趣也沒有,倒是很會念書,長大成人後,到了美國繼續深造取得博士學位,並找到一份很不錯的私人企業工作。雖然兒子對家族的務農沒有興趣,所研究深造的題目卻是與農業項目有關「如何將農業用科技化的手段與方法解決日後人類糧食短缺的問題。」我們父子倆聊天,雖然兒子孝順,很耐心的試圖與我分享這方面的知識,專業的術語,總是讓我摸著頭,丈二金剛,聽不懂。
兒子成婚後,因工作需求,搬到澳洲定居。我們夫妻倆年紀也大了,既然孩子無意承接,我們決定把田產變賣,隨著兒子定居澳洲,辛苦一輩子了,也該過過含飴弄孫的生活,於是我們舉家遠赴重洋來到這新天地 – 澳洲雪梨。
        這裡的居住環境與空氣,顯然比台灣好太多了,縱然如此,我還是很想家,台南的家;我也想我的小女兒,女兒雖然已經出嫁,也做了媽媽,在我的心裡,她永遠是我的小公主,貼心的小公主。
        兒子擔心我們太無聊了,也貼心地讓我們在屋外大片的空地,任我們想種植什麼植物或水果,但是強調就是不要鳳梨。因為鳳梨的刺,可能會讓頑皮的孫子扎到手。
隨著日子一天、一天過,老伴也在一次的意外車禍,離開了我。讓我更顯得孤單,我想著台南那片曾經的鳳梨田,我想著與妻子頂著烈陽工作的情況,雖然辛苦,心裡卻是很甜的,與鳳梨一樣。一日午後,家人們都外出了,我獨自一人散步到屋外的果園,走著、走著忽然胸口一陣絞痛,雙手抱著胸口倒地不起,只記得倒下之前,我看到自己站在鳳梨園內,得意地看著自己得獎的金鑽鳳梨,就這樣怎麼醒來的時候,我成為一顆鳳梨,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也不清楚,這個鳳梨身有多久的時間了,無論我怎麼吶喊,從來沒有人可以聽到,可以回應。還好今天來到此地,有人可以跟我說說話。

如娣:阿伯您好!這裡是澳洲香光大佛寺,您是進入了鳳梨的空間難以脫身,慈悲的蘇阿嬤可以協助您打開空間,有機會作佛去喔!

鳳梨張天富:有這麼好康的事嗎?我可是等了好久、好久喔!我看起碼也有兩、三百年至少。

如娣:阿伯,跟您一起的有多少數量,我們可以幫忙寫牌位,讓大家有機會脫離鳳梨身,作佛去。

鳳梨張天富:我可以連過往的鳳梨弟兄一起帶上嗎?如果可以,我們有五大數的鳳梨弟兄,我代表好啦!

如娣:空間是相通的,我先幫您寫,如果有問題,晚上研教時,蘇蘇阿嬤會提出。阿彌陀佛!您可是得先上法性土聽經聞法後,了解西方極樂世界的美好,再求生淨土西方極樂世界。

於二〇一七年十月五日由主筆曹如娣訪問鳳梨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