禪坐困在山中

了凡成聖,在修心地上真正的清涼自在,脫俗,不染塵。

法璽法師:法璽在繞佛時觀想中,看見一座座的高山瓦解,瓦解後的高山裏頭有空間,空間中是許多的出家眾,心裡不禁燃起為什麼會這樣的念頭,正當念頭起,就浮現了許多行腳山中的出家眾、山洞中打坐坐禪的出家眾,只先看見這兩個畫面,就大概感受到是否要我訪問出家眾,這些被困在山中的出家眾為什麼受此果報,也是一篇誡訓出家眾的訪問,請問佛,弟子法璽不曉得對不對?

佛開示:是佛之旨意。

法璽法師:是的,阿彌陀佛,弟子法璽邀請今日受訪的眾生菩薩。

眾生:
千百年間無人知,只因今日空間開,才有機緣得可訴。我是出家人,我是苦行者,我走遍許許多多的名山,為的是接觸更深廣的佛法,我盡心追尋著所謂的佛法真理,解脫之門,我將我所知的也盡心的弘揚,我願將自己的一生奉獻給整個塵剎,我是這麼的努力著,但我終究沒有到西方,我死後去了誰也想不到的地方,山底,這是個多麼不可思議的果報,而你可知,山底還有著無量無邊的出家人,到了山底裏頭,我很心寒,原來所謂弘揚法脈的僧團,最後卻成為淪陷的主因,我不是說現今的你們,但我身為出家人,我真的生起無盡的慚愧之心,出家人真的是該負起最大的責任!當年我滿心歡喜的出家,拜於名門高僧座下,也在於依止的住所、師父身旁學習,我學了將近十多年才離開依止的師父,獨立,理當是功夫純熟才是,唉!待我繼續說來啊!我出家那年我只有十一歲,我廿一歲生辰前夕告別師長,帶著三衣一缽,以及一丈錫杖,四海為家,一者為了弘揚法脈、二者為了苦練心智,食與住全仰賴十方護法的護持,一切從簡,不容繁,我踏遍了各大名山及名門,也走過了許多的鄉間、村落,看見了許許多多的出家人,各門各有不同的道風,佛陀制下八萬四千法門,各依眾緣而演生,世尊說他當年無有說出任一法,因為世尊是真正用心、隨順根基教導著根性不同的法界眾生,世尊當年所帶領的僧團也紛紛表演示現了許多的大法,為了應後代佛弟子的根器不同,所需依止的真理準則,譬如經律法,三藏十二部經,無一法門不是世尊所留下的,那為何不同法門卻修出了不一樣的道理?佛陀涅槃不到三千年以來,佛法的衰敗,末法時劫的危難,沒有一人敢有力的指點出真正的錯誤所在,大家寧可繼續相安無事的安逸過著,不論是所謂叢林式的僧團生活,或者是親近世人的城市道場,到底後來偏私的原因出於何處?其實在於「修心」不成就。當年我花了數十年的時間,不依止任一寺院,就是不斷更換著環境,因為心目中落腳的地方一直遍尋不得,而我所想追求的便是心中渴望的真理,但我一直到臨命終時都還不明白,「原來真理在自心」,了凡成聖,在修心地上真正的清涼自在,脫俗,不染塵,善財童子五十三參,是為了表法讓佛弟子明白,其實真理在於收攝自心,眼根、耳根、鼻舌身意諸感,所感受到的,看到的、聽到的、觀到的,種種學習到的,究竟自己是以什麼樣的方式攝取其中寶貴的含意?其實根本重要是修心!真修行人不見世間過,因為所見所聞皆是善導師所示現給我看得,那麼何來有過失可言?所刺激、毀謗、傷害的,都是來砥礪我更堅定道種的,那麼又何來有錯失可言?不論世人,就說僧團之間,嫉妒、障礙、好勝、堅強、挑撥、傲慢、愚痴、狂妄,有哪一道場無有,可心上道場可曾注意過嗎?你的自心道場你可曾整頓過了嗎?我看盡了這麼多大小道場,及名門高山,我未曾整頓過自心道場,忽視了自心道場的紀律,自心道場是最難調難服的,但也是最貼近深心的淨業道場,所謂自了漢,吾無言可辯,確實如是語,走遍這些路程,我離開常隨弟子,我在高大的山洞間閉關靜修,是的,我修禪宗,能夠三、四個月不出定,我們在定中下功夫,卻不知定外還有大功夫,古時修學淨土者少,因著少有人能夠真正淨土自心道場,求解脫生西者也少,因為無人真正明白何謂淨土,無心、無念、無欲,難能如此真正真心,修此行者難,故行者少。而今日也才會明白未到西方了脫生死,有違世尊本意,八萬四千法門,無一不導歸極樂,可西方這麼樣的距離遙遠,怎麼能夠證的了,世人寧可信於實質的眼前功夫,也不願意一切放下,才是真正功夫,什麼也沒有就是西方,無我!說到這裡其實應該已經能夠明白,為何有這麼多出家眾會在山底,因為山底的空間正是禪宗所喜愛的內有悠閒,正是應眾生之緣,創造的莊嚴道場,但不究竟,也不脫離三界之間,一離定中仍是六道輪迴之中,尚未出離,即便是四聖法界、二十八層天,也都未必真正自心道場莊嚴,其實真修行人不是沒有,也不是多麼困難艱辛,但為什麼少,不會多?因著個性的功夫,永遠比修行下更多功夫,寧可順著自己,也不願順著別人,成全自己,不願成全別人,如何可成菩薩大悲之情?若不放大來檢視,怎麼會知道自己錯得有多少,各有所緣,各依緣生,四聖法界、天界、欲界、人間、地獄、惡鬼、畜牲甚至是空間之中,有哪一處不是應眾生心所變現的?相應行法,因為相應,所以得有行,簡單明白,就是因為一樣所以去,那麼如果像西方,不就簡單容易得生西方嗎?其實心的力量非常強大的,一切有為法從心想生,其實修行簡單,就是簡單在顧好一顆心就能成就,但難也是難在心多變、多想、多慮、多愁,像是形容女眾,多愁善感,女人心海底針,心上下功夫就是修行,養成菩提之心就是成佛之道,很多時候佛陀慈悲所示現,或是留下的經典,都是為了要幫助根性不同的眾生能夠證果解脫,但眾生心上的聰明卻誤了世尊的美意,真正可惜,人身難得,佛法難聞,但願一切有為法皆共成佛道,導歸極樂,同生淨土,阿彌陀佛。

法璽法師:阿彌陀佛,感恩您慈悲心分享這些,幫助現在修行人能夠悟醒,似乎還沒知道您的法名,怎麼稱呼法師?請問山底有多少出家眾呢?是否願意聽經,還是想要往生西方呢?

妙德法師:我叫做釋妙德,眾僧內有悠閒啊,心喜、愛戀自己所證得的境界,這恐怕不是我小小的力量就能請他們出來的,但蘇佛的慈悲音聲已經打動了一些願意求生西方,而餘還有好多好多,或許需要有勞蘇佛繼續慈悲觀想度化,正法象法都有在其中啊,蘇佛啊,太多太多了,可惜了出家人,少有真正成就者,今日的佛法法脈要靠著諸位大德努力了,佛法真正是不死大法,不該淪滅,有勞諸位大德弘揚傳法,來日妙德有能時,必定同參弘佛大願。請就先給我們這一批各大名山、靈山中,空間中山底裡,出家眾五大數,感恩慈悲,阿彌陀佛。

法璽法師:您的大願一定能成就的,願你得生淨土,阿彌陀佛。

於二〇一七年四月十六日由主筆釋法璽訪問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