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浪漫作家-三毛」

1496706786-457285418_n

 

李家嫻:禮佛十拜,今榮幸訪問文藝界的才女三毛小姐。阿彌陀佛大慈大悲不捨一人,願力創造了西方極樂世界,由蘇居士慈悲請上香光大佛寺西方法性土聽經,因緣成熟而往生西方極樂世界,請三毛小姐詳細說明至香光大佛寺之因緣及往生經過,以讓世人更加了解西方極樂世界,阿彌陀佛。

三毛:心如浮萍。隨風飄動。飄搖到各地。不知哪裡是歸處。

人生如夢。夢如人生。心有戚戚焉。何處是故鄉。

自小因受到師長的處罰,從此小小心靈受到刺激而產生憂鬱,不喜歡與外界及人群接觸,自己鎖在自己的象牙塔裡,父母看我如此心痛,想解開我心裡的心鎖,讓我學習不同的才藝及繪畫,慢慢走出我的象牙塔。

長大之後,情竇初開,被愛情沖昏了頭,不管父母的反對硬要決定自己的終身大事,不料,卻發現他是有婦之夫,當下受到很大的打擊,父母想帶我離開這個傷心的地方,到了國外繼續完成我的心願,當時,我的心裡創傷許久不能撫平,心痛的時候拿起紙筆記下心中所有的一切過程,有時自己也幻想浪漫的愛情,跟著男友走在海灘上望著快要下山的夕陽,美麗的夕陽映現在整個海面上五彩繽紛,也常常幻想我有一個浪漫的愛情,於是我拿起紙筆自己繪畫及寫書,投稿出版社後出版社也幫我出書,也常常刊登報紙上的文藝版。

而我兩任的婚姻,我最心愛的竟然都意外的離我而去,心裡再度受到創傷,無法撫平,常常靠著安眠藥才能入睡,也常常昏昏沉沉,昏昏沉沉中寫出我內心深處,無人知曉的心聲,自從愛人離去後對於人生沒有抱著太大的希望,雖然文學書籍頗受歡迎,可是我的人生卻是這麼飄渺,無所歸無所依,憂鬱症是愈來愈嚴重,要靠藥物才能幫我入睡,有時沒有辦法入睡,甚至自己加量,身體也出了狀況,得到子宮癌,更盪到谷底,對於人生,沒有抱得一絲毫的希望,每天靠著藥物才能壓制自己的病情,痛苦萬分。

住院期間常常神智不清,有時也不知道吃藥了沒?有時也重覆在吃,當時,我只是想趕快解脫這個無法作主的身軀,在病房的廁所了脫我的一生,以為自殺就能了脫這個病痛的身軀,沒想到我在這個空間裡面重覆的表演、表演,永遠無法跳脫這一幕。突然間,耳裡有人在呼喚我的名字,三毛在哪裡啊?突然驚醒,我的靈魂隨著一道光來到香光室,看見一位面容慈悲面帶笑容的菩薩對著我笑,妳是三毛嗎?我說我是,這位菩薩就將我的靈請上香光室法性土,聽經以後了解這個娑婆世界但是帶業而來,過去生中所造的業,今生遇緣而結的果,此生受此報,都是有因果的,只有求生西方極樂世界,才能永脫六道生死輪迴之苦,我感恩蘇居士三時繫念法會之中牽引我到西方極樂世界。

李家嫻:南無阿彌陀佛,請問三毛小姐什麼時候您的三魂七皈被牽引而出,而後生病?

三毛:小時候遇到師長對我的創傷,夢中常常記憶猶新,我的靈魂已被帶走一魂一魄,然後長大第一次婚姻的創傷夜夢中牽引兩魄走,兩段婚姻愛人離我而去的傷痛,常常夜夢中泣不成聲,到處尋找愛人的踪跡,這時候我的一魂三魄也被牽引出,我的憂鬱症愈來愈嚴重,也常常有幻想症,病情就這樣愈來愈嚴重,而後厭倦這個世間而選擇這一條不歸路。

李家嫻:那請問三毛小姐您兩次 的婚姻這麼早結束而後產生憂鬱症這是您幾世的冤親債主找上您?阿彌陀佛。

三毛:大約四世的時候我出生於書香世家,從小父母請了夫子在家裡教我四書五經,琴棋書畫樣樣行,長大之後,父母也找了名門閨秀與我成親,家裡已經有了美嬌娘,還不安於室,交友甚廣,常與朋友在外吟詩作對,甚至到酒樓有才女陪伴。

自己長的一表人才,又喜歡跟這些才女切磋琴藝,這些才女欣賞我的才華,之間也產生默契而相戀,男人嘛,有錢有勢又有才華,年輕貌美的女子一個接一個換,有些不甘願被我始亂終棄,最後有些選擇了脫自己的一生,被我始亂終棄的女子太多太多了,而這些女子被拋棄後整日鬱鬱寡歡,終了一生。

為了情欲我情債欠的太多太多了,這一世三段的婚姻讓我受盡無盡的創傷,這也是前世所造的業,現世受的報應,我的自殺就是我傷害的女子,在我神智不清的時候牽引我而做出這件事,當時我也是這樣傷害她們的,所受的果報也跟她們受的痛苦一樣。看到自己所拋棄及傷害的女子,我能感同身受,我這一生也是這樣受痛苦的過程,在此懺悔過去無知所傷之女子,願蘇居士能超度我過去中生所傷害之女子,不再受情傷之痛苦,蒙阿彌陀佛慈悲接引西方極樂世界,讓她們脫離六道輪迴之苦,也希望世間的男男女女不要再始亂終棄。

李家嫻:阿彌陀佛!感謝三毛小姐今天接受訪問。

於二〇一七年六月三日由主筆:李家嫻/電腦:賴柏雅訪問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