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欽老和尚       

1502104752-39556242_n.jpg

訪問 廣欽老和尚                                

弟子法璽:弟子法璽禮佛十拜,誠心禮請廣欽老和尚,弟子法璽即將禮請廣欽老和尚,關於道場得過程等,請廣欽老和尚慈悲開示及指導,阿彌陀佛。

廣欽老和尚:
嘸來嘸去,無代誌。
來來去去,全代誌。
不過現在是大代誌,點名到我廣欽老和尚,我當然應該要好好講清楚,我這些後輩的子弟,真正沒有傳人,我要好好的講詳細,大家耳朵放亮,聽好了。
我是廣欽老和尚,我這世人也可以說是來修行的,我從小漢就沒有家庭的太多記憶,但是這部分,我也看得很開,我也是感覺,這一切都是注定的命運,我做了一世人的佛事,我心真正法喜,我知足,值得。
在我尚未出家之前,我就住在佛寺,做小和尚,你們說的叫做沙彌,我不太會講這個名字,我就是小和尚,做工作兌換過生活的機會,換飯呷,那時候大家生活其實都很苦,我一個憨直的孩子,別人講什麼,我其實都照做,我也沒有什麼特別的想法,我跟著人家到處去做工作,都不是什麼輕鬆的工作喔,但是我年輕,有本錢,我耐操,但是就是要給我呷飽,至少要一餐三碗白飯,我才有氣力做事,我去過山裡工作,其實這些日子,蠻空虛的,做人真正沒有什麼價值,就是為了生活討賺,我是不太愛過這種生活,但是我也是一日過一日,一直到有一天,一個很大的衝擊,讓我頓悟,重新回到佛門。

那一天,與我同行的同事,都死於意外中,摔落山谷,我意外地逃過死劫,那一天,很特別,我跟不上同事,我只好自己行動,就這樣一群人都意外喪命,我,活下來了,我當然有警覺到,世事無常,再來就是,我應該要出家了,世間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到頭來也是要走上死亡這條路,沒有一個厲害的人,就是普通人,平凡人,打拼認真的古意人。
我出家,我去了承天寺,我剃度正式出家,一世人也過了幾十年,一路走來都是打拼、苦勞的生活,我非常的覺醒,我也不曾懈怠,入了佛門,師父要我做的我全部都有做到,我就是盡心、虔心的學習,努力的修行,我不怕苦,我倒是感覺非常法喜,世事的無常,在佛門,似乎有了一種重新的希望,我跟師父學了修行的功夫,我師父修苦行,我也跟著老人家學,這一直是我的專門,我很適應這樣的日子,又有人生的突破跟目標,我過得非常踏實跟法喜,在我受了具足戒之後,我回到師父座前,我對師父表示,希望可以同意弟子出山門修練。
其實我走了這一路來,受戒的感動跟發心,讓我決定要好好做一個出家人,我打坐練禪,想要找一個地方閉關修行,我向師父請求了一些米糧,我就帶上了山,在山洞裡度過了好幾個年冬,我習慣山裡以及野外的生活,我吃果子也能充飢,山裡是出名的虎獸出沒的地方,我可以安然度過,大家都讚嘆是我降伏了虎獸,其實虎獸是有,但是並不干擾我的生活跟修行,我念佛、坐禪,我也沒心,也沒機緣去害怕,生死也沒有什麼可怕。

我坐禪也是順其自然,我不曾去強求過境界,我就只不過是一個平凡的修行人,也沒特別的背景,也沒智慧的腦袋,我只知道勞力的付出,不求回報的努力,這就是我修行的心,我坐禪也是想要沉澱我一世人奔走的日子,放下、放鬆,投入這佛門的聖界,我沒有日子,也沒有時間,我很自在,要坐就坐,要起來就起來,高興就好,何必思惟,每次入定,大家都猜疑我是否往生,哈哈,要往生也沒有這麼容易,時間還有剩,世間哪有輪到我走的機會,我只是稍微睡一下,我知道有一次,我入定,聽見有人在叫我,我眼睛睜開看他,弘一法師怎麼會來了,原來四個月過去了,我也無知時間過得這麼快,大家稱讚我功夫好,我哪會有,我就是修行偷一些時間,睡一下,說來也是要懺悔,這些日子都沒看見眾生,還是不要入定太久,不然,這人身有限,該做的事情也是要圓滿才正確。
我修行也沒做什麼事情,就是該剃度就剃度,該做什麼就做什麼,緣分來了,我就接受,緣分沒有了,我也忘記了,我代誌,工作這麼多,我哪有時間想這些,我唯一就是順著機緣做事情,機緣到了,我就來到台灣,我那時候身邊漸漸帶了一些弟子,來到台灣,可能因為我是古意性,又是講台語,對台灣這塊寶地的民眾特別有親切感,我很快就開始弘法,我沒什麼背景,就是簡單的角色,一個不識字的和尚,我常常入定,所以頭髮常常都是長到大家認不得我,我初到台灣的時候,我多半掛單在寺廟裏面,我以我的行為作風傳法,我不曾講過經典,我就是教大家念佛,學佛,做佛。
我就是盡心的做每一件事,隨緣而做,順緣而做,緣分來了我就接受,沒緣分我也不會去想它,因為太多人問過我怎麼不要募款蓋廟,我如果再去搞這些代誌,我代誌就太大條,我不如輕輕鬆鬆過日子,我逍遙自在,念佛也是修行,喝米湯也是修行,我是修苦行的根底,我生活很簡單解決,我又不識字,修行就是念佛,我教人也是念佛,我宣法也只是念佛,緣分具足的時候,有善良的居士,買地蓋廟請我傳法,既然有緣份,我就欣然地接受,第一間、第二間,漸漸就蓋了起來,我也掛名做了好幾間的住持,我也不曾去記這麼多,我就是努力的要大家念佛,大家向我求法,我也是隨緣的說道理給大家聽,很多人很好奇我的身分,問過我有通嗎?我說,有呷就有通,大家笑到哈哈哈,人生就是高興就好,何必計較這麼多?何必想法這麼多?清涼自在不是比較法喜嗎。

座下的弟子積極,還有護法的善男信女慈悲,高雄的妙通寺、土城的承天禪寺,還有新店的廣明寺,這些道場算是開始營業,開始接引眾生,度眾生,我交代所有的弟子,要好好對待所來求法的信眾,什麼叫做好好對待,就是真心,就是要教人念佛,就是要教人往生,這是我的要求,在我在的時候我看都是不錯,在我不在的時候我也知道大家在做什麼,開始有了信眾、有了道場,源源不絕的供養金,以及推行佛事,一些代誌就有代誌。
法會,像是水陸大法會,參加的人都是不少,信眾以及參與的信徒都是越來越多,算是有興,我多半都是在念佛之間,有疑問才會來跟我相討論,大家都很乖,很好,我在八十幾歲的時候,我向身邊的弟子說過,師父即將回家,我講的很含蓄,聽懂的弟子率領大眾,求我多留世間,繼續弘法,我也是同意,一直多活了十幾歲,才是圓滿了這世人。
接我法的弟子,現在有些也是回家了,但是沒有來到西方,我看到一個一個,咚!掉到地獄,哎呀,學佛學到都跑去地獄,我真正沒有傳人,大家都很會拿廣欽老和尚的名聲出來裝潢自己,但是身為徒弟、徒孫,真正有學到學佛的根本嗎?如今我看見的佛寺,所超度的每一場法事,還有念佛會,還有懺法,很可怕的真相,這些鬼神眾,並沒有因為法會結束而離開我們的寺廟,所謂請神容易,送神難,為什麼送不走?因為你們根本沒有合,裡面就不合了,哪裡有力量送走這些求超度的鬼神眾,自己就超度不走自己本身,很可惜,我真正沒有傳人,現在還有做七法會,你們是誰說要這樣做的?這麼多的眾生,你們要叫什麼人超?大家都附體,老和尚我講話就是真直,現在有緣份我才來講話,阿旦的後生邀請我來講幾句,你們的老和尚,現在在西方極樂世界,兩顆眼睛正看著你們每一個人,因為有阿旦的後生,有香光大佛寺,我才有機會講話,我希望每一個人好好重新學習,至少什麼叫做做人?人生沒有幾年,大家要振作,這些不正的念頭都要淨化,我在生講了這些話,都沒有人真正傳承入心,鬧分派,代誌很大條,地獄都有掛牌,這些話,你如果有信,你還是有救,來找老和尚,老和尚好好地跟你談,老和尚會救你,只要你來找老和尚,全世界現在只有這裡有辦法,有魄力的弟子可以出發來這個地方,老和尚在這裡等待,阿彌陀佛喔!

廣欽老和尚親筆

於二〇一七年八月二日由主筆釋法璽訪問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