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者:第七百三十九位,邵安尊者(一千七百年前)

發願再回人間  

邵安曾經對徒弟說過「你們好好修行,師父願意再來投胎時,成為你們的徒弟,跟著你們學習,在佛法上繼續努力」

邵安被產婆溫柔的從產道中抱出,皮膚在一瞬間接觸到外頭的冷空氣,不禁大聲的哭泣起來,聲音非常宏亮,直沖天際之外,大家都知道邵安在人間誕生了。

邵安不記得以前的任何記憶,重新得來的人身,重新的環境,一切重新開始。母親一身好體力,才剛生出邵安還躺在床上,就立刻發出響亮的叫聲「阿珠啊!阿珠啊!外頭就快下雨了,趕緊將衣服收進來!」,一旁的產婆被母親響亮的聲音給驚嚇到,從來沒有一位孕婦,可以在剛生產完後迅速恢復體力,更何況還發出如此響亮的聲音,絲毫看不出母親剛剛才生下一個孩子。不只是產婆受到驚嚇,站在門外等待的父親也非常震驚,父親心中納悶著「怎麼生孩子跟生蛋一樣容易?」。

邵安是家中第一個孩子,全家人迫不及待的爭相抱著邵安,產婆用一條白布巾將邵安包附著,邵安身上自然散發出一股淡淡清香,白布巾瞬間沾滿了邵安身上的香味,所有抱過邵安的人,身上也都因此而附著了邵安身上的清香,這股清香,柔和且平易近人,大家都喜愛這股像蓮花一樣的香氣,每個人都互相爭著將邵安抱在身上。

然而,全家人也都被邵安的長相給嚇著了,父親疑惑「這孩子怎麼長得一點也不像我們家的人呢?」,一旁的親戚也開始納悶著,姑姑說出「這臉蛋好像在哪裡看過?好像是…隔壁…隔壁人家」,父親緊張的要姑姑趕緊說出來,全部的人都在等待姑姑的答案,姑姑回答「是隔壁人家佛堂裡的佛像!」,全場所有人全都鬆了一大口氣,祖母不禁教訓姑姑「說話說快一點,你娘的心臟可沒那麼有力,真是捏了我一把冷汗」。大家又爭相看著邵安的臉蛋「真得像,真得像,是隔壁人家那尊阿彌陀佛,看看他這對耳朵,那圓滿的法相,像極了!像極了!我們邵家是哪來的福報可以生出這尊佛呢?」,全家人笑得好開心,這一天,家裡的歡笑聲從不間斷,似乎用歡笑聲在迎接邵安來到這世間。

邵安是個有人緣的孩子,去到哪裡都能得到大家的喜愛,邵安從出生後就從不吵鬧,準時喝奶,準時睡覺,其餘的時間就是一個人靜靜的玩著,鄰居總是稱讚邵安是個乖孩子,他們總是說「如果我家的孩子也這麼好照顧,生二十個、三十個我也願意!」。

母親喜愛帶著邵安到處走走,每次經過後山上的寺院時,邵安都會手舞足蹈的激動起來,並且發出咿咿呀呀的聲音,原本母親以為邵安只是湊巧如此,但幾次的經驗都是同樣的情形,母親這次決定進到寺院一趟,她好奇著究竟是什麼東西可以讓邵安如此激動?

一進到寺院裡,母親就聞到一股淡淡的清香,是一股熟悉的香味,母親不停的思索著「這香味究竟在哪裡聞過?」當邵安一扭動,再次的散發出香味,母親才驚訝的發覺「是邵安!」,母親好訝異,這間寺院為何有邵安身上同樣的味道?是一股能讓人安定身心的香味。母親繼續帶著邵安往裡頭走,不管是寺院的匾額,寺院裡的鐘,寺院張貼的墨寶,還是寺院裡的大鼓,任何寺院裡的東西,都能引起邵安的注意,邵安總是盯著這些東西,目不轉睛的看了好久。母親心中猜想著「會不會邵安的前生就是這間寺院的修行人?」,整間寺院裡都是這股淡淡的清香,就像到處都有邵安的身影一樣。來到寺院裡的大殿外,所有的僧人聚集在大殿內,不曉得在忙些什麼?母親在外頭探著,沒注意到眼前有個石階,一不小心就跌了一大跤,她疼得坐在地上許久,邵安依然還望著大殿裡的僧人,絲毫沒有注意到母親跌倒了,母親對著邵安說「難道邵安你想出家了嗎?」,邵安聽見母親說了「出家」二字,立刻起了反應,對著母親微笑的點點頭,母親看見邵安的反應,簡直難以置信,心中想著「如果讓邵安出家,家裡的人會有什麼反應?」,母親的腳疼得不得了,便趕緊帶著邵安離開寺院回到家中。

母親將邵安在寺院裡的情形說給全家人聽,祖父母開心的說著「是咱們家有福,如果邵安能出家,我們邵家就出了個大僧人了!哈哈哈」。邵家好幾代以來都是鎮裡的旺族,也四處佈施賑災,但邵家並沒有任何的信仰,這次是母親第一次進到寺院裡,雖然在寺院裡摔了一大跤,但寺院裡那股一股安定人心的能量和磁場,讓母親留下良好的印象。

這一日,母親並沒有帶邵安外出,讓邵安在家中玩耍,外頭突然來了一位僧人要化緣托缽,這位僧人一見到邵安,驚訝的在邵安面前掉了手上的缽,在地上發出一陣巨響,家人被這聲音給吸引過來,瞧瞧發生了什麼事?這位僧人目不轉睛的看著邵安,邵安也盯著僧人看,母親從未見過邵安如此嚴肅的表情,僧人立刻跪在邵安面前說道「師父,徒兒終於找到您了,師父,您臨走前對著我們說,您將會在不久後再投胎為一男嬰,沒想到師父真的來投胎了,您的金身現在還在大殿內,徒兒見您現在的法相又更加莊嚴了」,全家人無法相信眼前的這一慕場景是真實的,邵安竟然是這位出家人的師父?此時的母親,終於明白為何邵安在寺院裡會有那麼多奇怪的現象,原來邵安就是寺院裡的住持,是個有修有德的大比丘,這一次再來投胎,是希望還能用這人身來度更多的眾生,住持的慈悲在當時可是家喻戶曉。

當母親知曉邵安的過去之後,便毫不猶豫的將邵安帶進寺院裡,希望邵安重新修習佛法,再一次發揮能力救度眾生。母親每天都準時的帶著邵安進到寺院裡聽經聞法,有時母親還會聽得打盹,邵安卻能從頭到尾專注的聆聽。每一位上台說法的僧人都是邵安過去的徒弟,邵安不過是個不到三歲的孩子,他們在上台前依然都會恭敬的對著邵安頂禮,邵安過去的德行令每一位徒弟都十分敬仰,如今又再次的見到師父,各各心中都非常歡喜,看著師父為了度眾又再來投胎的表法,大家心中更加堅定信心,必定要學習師父的精神,為了幫助眾生而更加努力。雖然邵安已經不記得過去了,但在邵安的許多動作中,依然可以見到過去修行的痕跡,那種威儀是絲毫無法隱藏的。

到了邵安七歲時,正式剃髮為小沙彌,過去的大徒弟現在成了邵安的師父,這是邵安的過去修來的心量,邵安曾經對徒弟說過「你們好好修行,師父願意再來投胎時,成為你們的徒弟,跟著你們學習,在佛法上繼續努力」,邵安當時即使已經是數百位僧人的師父,也不會顯露出高高在上的模樣,有徒兒表現得比邵安優秀,邵安都會高興的為他們讚嘆,並且向他們學習,一心只希望佛法能更加興旺,法脈能繼續傳承下去,盼望著有更多傑出的後輩能為佛法貢獻己力,才能幫助更多的眾生離苦得樂。

這次邵安再來投胎,是帶著更大的使命來到人間,除了要度化更多眾生之外,也希望能栽培更多的佛弟子。邵家也成了寺院裡的大護法,邵家一家大小都因為邵安的因緣,而開始信仰佛法,並且積極的在城鎮裡宣揚南無阿彌陀佛,大家都被邵安度眾的精神給深深的感動,各各發起悲心一同在佛法上貢獻心力。

這一世邵安在十五歲時便開悟見性,邵安也找回過去的自己,而過去的能力都在這一生再度派上用場,過去的智慧也依然存在邵安身中。雖然邵安知曉自己的過去與今生,依然在大眾面前謙虛謙卑,一點也不把自己當作是師父看待,寺院裡的所有人都是邵安的前輩,才是邵安的師父,邵安重新學習為大眾服務,看著大家被邵安服務得有些不好意思,表示邵安在大家面前還是有較高的姿態,邵安更加恭敬、誠心的服務大家。

邵安在受戒為比丘後,立刻被推派為新任的住持,全寺院的人還是習慣繼續由邵安來帶領大眾一起度化眾生,邵安的表法,激發大家發出更大的慈悲心,更大的心量,僧團也因此更加同心,在度眾的路上積極往前邁進。邵安過去收了百餘位的弟子,這一世更是將近千位,每一位都是佛法中的菁英,各各懷著一顆慈悲之心,帶領眾生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邵安回到西方後,見到整個娑婆世界越來越混亂,受苦的眾靈越來越多,邵安急著想再來投胎,卻聽見蘇佛在娑婆世界大聲對西方宣告「沒有功夫不要下來!」,看著許多在邵安之後下來的高僧們,現在還在業海中沈淪,這令邵安有些躊躇。然而,當邵安看見蘇佛腿部代眾生苦,便立刻進到蘇佛的腿中,盼望能盡到邵安的一點棉薄力量,幫助蘇佛繼續度化眾生。

邵安被蘇佛的願心給深深感動,笑看自己真是不夠大力,這次進到蘇佛的腿中,除了幫助蘇佛恢復腿傷之外,也跟著蘇佛每日在宇宙間超度,如此多的眾靈都蒙受蘇佛的法身,被超度往生西方極樂世界,這一幕幕的景象令邵安感動至極。如今,邵安已經下定決心,沒有什麼好躊躇猶豫,這一回跟隨蘇佛回到西方後,就是邵安再次來到人間的時候了,邵安期許自己能加入香光大佛寺的一員,也期許自己能發起像蘇佛一樣的悲心與大願,在下一次得到人身後尋回法身,幫助更多娑婆世界的眾生回到西方極樂世界。

於二〇一八年九月四日由主筆釋法菁訪問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