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者:第六百七十三位-高行尊者(八百年前)

白紙人生 

pexels-photo-574283.jpeg

四歲的高行在雙唇塗上了母親的胭脂,臉上塗了母親的白粉,揉了一團泥土黏在頭頂上,在黏土裡插了好幾根母親新買的髮簪,再踩著祖母的三寸金蓮,跟隔壁三個姊妹花在庭院裡跑來跑去,高興的玩著。祖母正坐在庭院裡和鄰居聊天,看見高行男扮女裝的模樣,鬥得祖母哈哈大笑。高行最喜歡和祖母在一起,不管高行做什麼,祖母都不會反對,因為高行是家裡的唯一一個孫子,祖母對高行非常疼愛。

祖父剛買了一組新的毛筆回到家中,一走過庭院便看見一個奇怪裝扮的孩子,他大聲的叫著「高行!進來!」,高行絲毫都沒有注意到祖父回來了,還來不及將身上的裝扮給卸掉,就被祖父逮個正著,高行小聲的告訴我的玩伴「噓,我爺爺回來了,我們改天再玩」,說完就趕緊進到屋子裡找爺爺。

爺爺坐在他的書房裡,高行叩叩叩敲了門,聽見爺爺回應「進來」,高行才敢踏進書房裡,爺爺對著高行說「站好!瞧瞧你這身裝扮男不像男,女不像女的,成何體統?把全身弄乾淨再進來」,高行低著頭走出爺爺的書房。我的爺爺一向嚴厲,他並不會因為高行是家裡的獨孫子,就對高行特別寵愛,反而更加嚴厲和謹慎的在管教高行。

高行的父親是個商人,一年不過才回家幾次而已,母親為了照顧父親,便跟隨在父親身旁,將高行交給祖父和祖母照顧。祖父是個退休的教職人員,現在是個虔誠的佛教徒,祖母是個家庭主婦,現在也跟著祖父一同學習佛法。父母親非常安心的將高行交給祖父母照顧,看見父親的品格,就知道祖父母在教養孩子上絲毫也不馬虎。

高行將全身打理乾淨後,又再次的進到爺爺的書房裡,此時爺爺已經專心的在書寫毛筆字,高行不敢打擾爺爺,站在門外等待著。爺爺放下手上的毛筆,叫高行進去,爺爺問高行「給你的作業完成了嗎?」,高行一愣,心中納悶著「什麼…作業?」,爺爺一看見高行的表情,就知道高行完全將這件事給忘了,爺爺說「再重新給你出一份作業,這次可別再忘記了」。爺爺帶著高行走出書房,來到一座池塘邊,爺爺要高行看看這池塘裡的景色,將看見什麼,用毛筆字寫成一段文字給爺爺。

這次高行絕對不能再忘記了,回到家中趕緊拿起毛筆書寫,寫出自己剛剛所看見的景象。高行是這麼書寫著「池裡的魚兒們,爭先恐後在爭奪食物,他們的眼神都是空洞的,看起來他們也不曉得自己正在做什麼,就只知道做一隻魚該做的事。池塘壁上生出了一堆青苔,他們緊緊的附著在石頭上,這些青苔是一群死守愛情、佔有欲強的人,他們只有抓住別人才會有安全感,他們將石頭緊緊的包復住,只要誰踩上了這石頭就得滑倒」,爺爺看完後,再問高行「是什麼原因讓他們成了這些東西?」,高行搖搖頭回答「不知道」。爺爺又帶著高行走到山上,岩壁上有一朵美麗的紅色花朵,獨自生長在岩壁的縫細裡,她長得很美麗,很耀眼,整座岩壁就只有她最引人注目,爺爺問高行「她為什麼要長在那個地方?」,高行回答爺爺「因為她很高傲,她也不喜歡和別人在一起,你瞧她長在那麼高的地方,展露出她最美麗的姿態,大家都沒有看見這麼一大片的岩壁,就唯獨看見她這朵紅花,爺爺你看,她笑得好得意」。爺爺又帶著高行走到大街上,爺爺問高行「這麼多人看見了什麼?」,高行回答「全部的人都同樣走在這條大街上,同樣在大街上賣東西,同樣在大街上玩耍,但是其實大家都在自己的小世界裡,誰與誰都不相干。這位老婆婆她賣著自己做的甜糕,她每天就顧這她這一攤甜糕,回到家就是做甜糕,白天起床就是出來賣甜糕。再隔壁這位正在買東西的婦人,他把自己打扮得好高貴,爺爺你瞧瞧,他現在又在買昂貴的飾品了,回到家就是將這些飾品帶在身上,明天或許又出來採買新的,或許衣服,或許鞋子,她的生活就是每天把自己打扮成最高貴美麗的模樣。」爺爺再問高行「那高行現在是否知道,魚為什麼會變魚,青苔為什麼會變青苔嗎?」,高行明白了「是執著」,爺爺點點頭「每個人都有自己執著的東西,執著的個性,這樣的生活是很苦的,如果人可以過得沒有自己,那是多大自在的一件事」,高行明白的點點頭。

高行沒有到學校讀書,每一天爺爺都給了高行一樣作業,爺爺數十年來教書的生涯,原本以為讓孩子讀最高的學府,才是對孩子最好的人生安排,直到爺爺學佛之後,他才知道這些觀念並不一定是正確的。爺爺說「人生不一定要有高學歷,但是人一定要懂得什麼是人生?人活著到底是為了什麼?一名掌有高權貴的人,在世之時是大眾面前閃耀的明珠,但死後卻成了黑暗裡的幽魂,這樣的人生有什麼意義?一名默默無聞,但對社會有貢獻的學佛人,雖然沒有錢,沒有名氣,但他懂得行善,懂得念佛,懂得求生西方極樂世界,在他死後眼前不僅一片光明,更是無量無邊廣闊的西方極樂世界,這樣的人生是不是更具有意義?」,高行明白的點點頭。

爺爺每天也帶著高行四處為人服務,只要哪裡有缺人幫忙的地方,我和爺爺都一定會出現,我們已經成了城鎮裡眾所皆知的祖孫黨,專門在為人服務的。雖然爺爺嚴厲的教導高行,但是高行跟爺爺在一起,心裡總是特別快樂,眼前所看見的世界,也變得越來越不一樣。原本還拿在手上的玩物,現在高行也將他送給鄰居的妹妹了,原本喜歡跟著姊妹花在院子裡跑跑跳跳,現在高行更喜歡坐在爺爺面前聽他說故事,跟著爺爺到寺院裡聽經,每一天也跟著爺爺在佛前誦經禮佛。

高行一天一天的成長,一天一天的懂事。爺爺拿出一張白紙,要高行畫出自己的人生,高行先交了一張白卷給爺爺說道「高行的人生就像一張白紙一樣潔白,走過了就不留下任何的痕跡,什麼也不沾,什麼也不留。高行的人生也像白紙一樣可以變化萬千,他可以被塗成紅色,也可以被塗成黃色,藍色、綠色,也可以被畫出各種不同的圖畫,想變什麼就變什麼,這就是高行的人生,但最後還是回歸到一張白紙,因為人生可以變化萬千,但什麼都不執著。」,最後高行在紙上寫上「南無阿彌陀佛」,高行告訴爺爺「高行要將這句南無阿彌陀佛,永遠刻在高行的心中,這張白紙除了給高行看之外,還希望後面看到這張白紙的人,也都能知道念這句南無阿彌陀佛的重要。所以高行的人生,不是只有空白的走過,還希望幫助所有的人,都能知道念佛的重要」。

十二歲的高行告別了祖父母,踏上了修行之路。高行離開家,什麼也沒帶走,只帶走這句南無阿彌陀佛,就連對爺爺的情感也全部放下,人生就像一張白紙一樣,什麼也不執著,什麼也不留,就只有一句救人的南無阿彌陀佛。這是爺爺這十二年來對高行的用心教導,他嚴厲的教育高行,就是希望幫助高行找到真正的有意義的人生。即使往後成長的路上,沒有爺爺的陪伴,高行也知道要如何繼續走下去。

我與爺爺相約在西方相見,在回到西方之前,高行還要為人生做一點努力,多幫助一些人回到西方極樂世界,數十年來修行的日子,高行永遠都像一張白紙一樣,保持原本的純淨。這數十年中,經歷過很多事件,也遇過很多的人,即使曾經遇上大風大雨,最後也都止於風平浪靜,因為人生永遠就只有這句南無阿彌陀佛,其餘的一切都只不過是人生中的過境而已。

高行的人生的最後一刻,並沒有在白紙上畫上休止符,依然是寫上這句南無阿彌陀佛,是這句南無阿彌陀佛帶著高行去到西方,高行也要將這句南無阿彌陀佛再流傳給更多的人。

當高行在西方時,每一日都看著蘇佛帶著無量無邊的眾生回到西方,高行在西方時就對蘇佛十分敬佩,當高行見到蘇佛為了代眾生之苦,致使左腳無法行走,高行立刻前來相助。蘇佛的慈悲,在這一生用這句南無阿彌陀佛,帶著無量無數的眾靈回西方,在世間已是絕無僅有,世間需要有人繼續宣揚這句南無阿彌陀佛名號,通往西方的橋樑才不會中斷。

高行有性能跟隨蘇佛來到宇宙間,這件事高行可是從未想過,感恩蘇佛讓高行有此機會,一同超度宇宙中的眾靈。蘇佛的法身在宇宙中已是大有名氣,各星球上的眾生都知道蘇佛超度這件事,有志一同的眾靈就跟隨著蘇佛,去到西方極樂世界;有願一同超度眾生的眾靈,就跟隨著宇宙菩薩的隊伍,每日浩浩蕩蕩的跟隨在蘇佛身旁,大家都是曾經有緣,今日又蒙此因緣相會彌陀。

當高行踏上與自己有緣的星球時,見到眼前這些似曾相似的眾靈感動萬分,他們都曾經是高行的親人,無數劫以前,高行也曾經是外星球上的一份子,那已經是好久以前的事了,沒想到高行的親人還依然停留在那個空間裡。是今日高行跟隨蘇佛超度,才得以再見上他們一面,幫助他們念佛往生西方極樂世界,高行的心中懷著無限的感恩,也希望每一天都能像蘇佛一樣,幫助無量無邊的眾靈從空間中脫離,回到我們的歸宿,西方極樂世界,阿彌陀佛。

於二〇一八年九月三日由主筆釋法菁訪問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