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受眾苦,度眾離苦(尊者)

府全這一生是注定來修行的,他所遭遇的一切,並非是業力所致,而是他在出生前,自己發下的願力。他發願在一出生時,就要嚐盡地獄所受之苦,心如刀割的苦,萬蟲穿身的苦,全身發熱像在油鍋裡被烹煮的苦,府全發願要受這種種的苦,提醒自己莫忘地獄眾生之苦。府全也甘願投身為母親的孩子,母親在府全一出生狠心的丟下府全,府全才會記得世間情感虛幻的苦。

 

 

 

同受眾苦,度眾離苦

訪問第七百二十八位尊者-府全(七百年前)

二O一八年九月五日

府全才剛出生,身上還沾著母親腹中的血,就被母親丟棄在草叢裡。此刻的府全,就像被宣判出局一樣,一點被保留的機會都沒有。皮膚上沾黏的血液,很快的就招感了蚊蟲靠近府全全身,身上的蟲子越來越多,府全就快要無法忍受,在草叢裡大聲的哭泣,然而不管府全如何呼救,還是沒有半個人出現,府全的全身已經被蟲子咬得遍體鱗傷,手腳甚至有多處快被咬得見骨,府全小小的生命力,依然努力的堅持著,直到呼吸微弱的剩一口氣時,終於有人出現了。

一位老婆婆在前往祭祀祖墳的路上,看見了草叢堆裡的這團肉球,這位老婆婆每一日都會從這裡經過,這裡的任何景象老婆婆都清清楚楚,老婆婆一眼就看見了府全這團肉球,全身布滿著蚊蟲,等待大快朵頤的享受這頓佳餚。老婆婆以為是山裡的動物垂死在此,他走近一看,竟然是一個男娃,他驚訝的大叫一聲,趕緊將府全從草叢堆中抱起,府全在生命即將結束的最後一刻,就這麼被老婆婆救起了。

老婆婆將府全帶回家中照顧,他用了他特製的膏藥,醫治府全全身的傷口,老婆婆看得心中萬分不捨,他不捨這麼一個剛出生的孩子,就必須忍受如此殘酷的對待,受盡與至親分離的傷痛,和全身被萬蟲穿身的痛苦,即使是一般成人也難以忍受,但府全還是勇敢的撐過了。

數個月來的療傷,老婆婆以為府全的皮膚就快好了,沒想到又再一次的感染,府全全身發燙,高燒不斷,全身皮膚紅腫、潰爛,府全已經痛得忘記該哭泣了,全身腫脹就快無法呼吸,府全還是努力的撐著,堅強的生命鬥志,老婆婆哭喊著「為什麼老天爺要讓這孩子如此受苦……」。

老婆婆抱著府全下山尋找醫生,為了不讓府全再次受到感染,只好用好幾條布巾,將府全的全身緊緊包住。好不容易來到城市裡,老婆婆找了一位有名的醫生為府全看病,醫生被府全的模樣給驚嚇到,這麼年幼的孩子,皮膚竟然潰爛得如此嚴重,他從來沒見過如此堅強的生命力,若是一般的人遭遇這樣的疾病,早已斷送生命,但這個一歲不到的孩子,竟然能勇敢的撐到現在。醫生用盡全力要救起府全,府全必須待在醫生的醫館裡連續數週接受治療,老婆婆表示同意,他願意陪伴府全度過此次的難關。府全雖然還只是個男嬰,但出生至今所有遭遇的一切,府全都清楚明白,心中對這位老婆婆和醫生懷著無限的感恩,自己也更堅強的面對一切,必定要堅勇的突破此關。

數週過後,府全身上的傷已恢復大半,老婆婆與醫生終於鬆了一口氣,這段日子來他們都是繃緊神經的在照顧府全,深怕一個不小心,又再次染上其他病菌。原本醫生已經宣布放棄,因為府全的康復的情形並不樂觀,呼吸越來越微弱,正當醫生束手無策之時,醫生娘成了府全的救命恩人,她開始每日陪伴在府全的身旁,為府全念佛,求佛慈悲幫助這可憐的孩子,他將所念的南無阿彌陀佛名號,全部回向給府全,希望府全能夠早日度過難關。終於在第二十天,出現了好轉現象,皮膚開始慢慢的恢復,醫生娘見此情況更加積極的念佛,原本不信佛法的醫生見此奇蹟,也開始加入念佛,老婆婆讚歎佛法不可思議,三個人一同念佛,二六時中輪番念佛不停歇,不到三日的時間,府全的皮膚已經恢復大半,感恩阿彌陀佛佛力加持。

佛法的不可思議力量,在府全的身上得到見證,在府全身體完全康復的那一日,老婆婆就立刻帶著府全到寺院裡叩謝佛恩,感恩佛慈悲相助。進到寺院裡,老婆婆便告訴寺院裡的師父,府全所遭遇的一切,師父看了看府全,便告訴老婆婆「府全這一生是注定來修行的,他所遭遇的一切,並非是業力所致,而是他在出生前,自己發下的願力。他發願在一出生時,就要嚐盡地獄所受之苦,心如刀割的苦,萬蟲穿身的苦,全身發熱像在油鍋裡被烹煮的苦,府全發願要受這種種的苦,提醒自己莫忘地獄眾生之苦。府全也甘願投身為母親的孩子,母親在府全一出生狠心的丟下府全,府全才會記得世間情感虛幻的苦。」,府全甘願受盡各種苦痛,折磨自己的色身,時時刻刻的提醒自己人生是苦,不應該眷戀這個色身,而是應該發起救人的願力,幫助所有一切眾生解脫離苦。

在老婆婆的照顧下,府全一日一日的成長,三歲時府全便立下大願,這一生府全不是來享受這個人生,府全是來用這個身體,救起所有在苦海中的人們。府全從小意志堅定,毅力更是勝過一般常人,即使身受巨大痛苦,府全也要努力的熬過這些考驗,這些種種的關卡,成就府全救世的願心。

老婆婆是個善良之人,是府全的救命恩人,府全在和老婆婆相處的這七年裡,府全無時無刻都在提醒老婆婆要念佛,時時刻刻心中都存有這句南無阿彌陀佛,府全一再的提醒老婆婆,在臨終之時一定要念佛求生西方極樂世界,這個人生不值得再來一次,這個世界也沒有什麼可以眷戀的,只有求生西方才能解脫一切。老婆婆早在年輕時就喪夫、喪子,她獨自一個人活到現在八十餘歲,與府全相遇大概是她人生的最後一項任務。這七年裡府全與老婆婆相處愉快,我們四處為人介紹佛法,四處行善助人,這七年是老婆婆這一生中最歡樂的時光,她從來不曉得學佛是如此快樂的一件事,心裡的踏實與安全感,是千金、萬金都無法買來的。老婆婆還有一項專長,她年輕時從事石碑的雕刻,這是她與她的父親學來的功夫,年老時就沒有繼續做這份工作,這是府全在老婆婆的住所裡,看見一顆又一顆的石碑,才知道老婆婆擁有這項能力,府全鼓勵老婆婆繼續刻石頭,我們一同尋找了上百顆的石頭,在每一顆石頭上刻上了南無阿彌陀佛六字,再這一顆顆刻有南無阿彌陀佛名號的石頭,搬運到各城鎮、各村落裡,佇立在各處,希望所有看見這石頭的人,都能知曉念這句南無阿彌陀佛的重要。這件事花費了我們好長一段時間才完成,我們做得好法喜,每一日最期待的事,就是送佛到各處,為世界的每個角落送上一尊南無阿彌陀佛。

與老婆婆相處的第七年,是我們互相道別的時候,老婆婆的身體就使用到這第七年,他告訴府全,她的生命即將重生,她的下一個出生地就是西方極樂世界,府全替老婆婆感到歡喜,老婆婆已是預知時至,世間的一切,她什麼也不眷戀,就是一心念佛求生西方,府全送老婆婆最後一程,送老婆婆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老婆婆回到西方後,府全也離開了與老婆婆相處七年的住所,獨自一個人進到寺院裡修行,這是府全這一生的心願,出家修行救度眾生。府全選擇用苦行來磨練自己,時時刻刻提醒自己要知道眾生之苦,這一生磨出了自己自性中的光芒,磨出了一張圓滿的法相,也磨出了一顆與佛相似的佛心、慈悲心,府全帶著度眾的堅定之心,踏遍各處,即使身體受盡折磨,府全也甘之如飴。這一生,府全以苦為師,以度眾為願,以往生西方為今生的目標,時時刻刻不忘佛恩,一心救度蒼生。這一生在八十五歲時,圓滿這一生的心願,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府全也感恩有此因緣遇上蘇佛,能讓府全加入如此盛大的救世團隊,這樣大規模的救世行列,府全可是從未遇過。府全跟隨著蘇佛到宇宙中,過去府全曾經見過宇宙中的星球,但府全還沒有能力親自踏上宇宙,今日蒙受蘇佛的法身超度機緣,才能讓府全一同參與超度。府全來到與自己有緣的星球中,這是個受盡痛苦折磨的星球,當時府全的願力之中,包括要救起其他星球中受苦的眾靈,這個願望到了此時才圓滿實現,這些星球中的眾靈,都是造了極大罪業而受報,這些星球裡的環境猶如地獄中的一角,甚至比地獄更加殘酷,他們無法逃離這個星球的空間,無法停止一切的苦痛,在受盡數千萬年的折磨下,終於在今日得到解脫。當南無阿彌陀佛名號傳入這星球中,所有受苦的眾靈伸出求助的手,大聲的一同念出南無阿彌陀佛名號,蒙佛光注照,一一從空間中出離,他們身上還帶著滿滿的傷痕,都在佛光中被淨化撫平,感恩南無阿彌陀佛大慈大悲,感恩蘇佛慈悲,阿彌陀佛。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