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見空間中的世界(尊者)

訪問第七百九十一位尊者-蕭成然 (一千五百五十九年前)

看見空間中的世界

二O一八年九月六日

今日外頭的風沙特別強,成然逆著風不斷往前行,看著前方大片的黃沙隨著風快速的在空中飛揚,他們無法自主的被風牽著到處飛,這陣風主導了一切。成然仔細一看,這陣風有個主要的領導者,就稱他為風霸王吧!這名風霸王過去也是此地的霸主,所有來到這地盤上的人,都必須聽從他的指令,否則就必須立刻離開,他死後成了一陣風,所吹拂的範圍以這個場域為中心,這些沙子進到了這個場域內,很自然的被這陣風給捲起,風霸王命令他們往東,全部的沙子就得往東,命令他們往西,全部的沙子也得往西。成然一邊逆風前行,一邊看著風與沙的表演,看著風霸王將沙子玩在手中的模樣,才發覺原來不是只有世間有流氓,就連靈界也是如此的模樣。

看著看著,就那麼一粒沙飛進了成然的眼中,成然痛得無法睜開眼,眼角不斷流出淚水,即使猛力的眨眼,這粒沙同樣緊緊附著在成然的眼睛裡,成然無法繼續往前行,只好先停下腳步,處理自己的眼睛。這粒沙子發出了兇狠的聲音,原來他是和成然有緣的一粒沙,怪不得眼前這些難以數盡的沙子裡,就唯獨這粒沙跑進成然的眼中,它還是一顆和成然結了惡緣的沙子。沙子告訴成然,她叫蘿深,是一名女子,在千年前,成然也曾經是一顆沙子,當時成然和蘿深是一對情侶,我們倆感情深厚,形影不離,最後一同造了業,成了沙子,在沙子的世界裡,一過就是百年之久。直到有一日,有人類出現要挖取我們這堆沙子,他們需要這些沙子來建造房子,他們不斷的挖取,不斷的挖取,直到挖到他們所需要足夠的量,他們才停止。成然就是他們要取走的,最後一批沙子中的其中一粒沙,而蘿深還依然在沙堆中沒有被帶走,蘿深不斷的呼喊著成然,希望成然不要走,成然聽見了蘿深的呼喊,一心想脫逃,但成然已經被層層堆疊在沙粒之中無法逃離,在這一瞬間,蘿深和成然被狠狠的拆散,蘿深從對成然的愛慕,到最後成了一股恨意,她獨自留在那個沙堆裡,到今日已經是千年之久,還未脫離沙身。至於成然被帶走之後,成了建造屋子的材料,很幸運的是,這間要建蓋的屋子就是一座寺院。在寺院建造完工後,成然每一日都可以聽見寺院裡的師父念佛、誦經、講經說法,一日一日的受佛法的薰陶,終於在百年後的一個清晨,有師父帶著他的徒兒念佛環繞整座寺院,成然就被這股佛號聲給震醒了。此刻的成然,才清醒原來自己成了一粒沙子,和蘿深的那段情感,是我們還在人道時發生的事,沒想到我們都還執著在那段感情裡,成然猶如大夢初醒,趕緊跟隨著這群念佛的隊伍,一起念這句南無阿彌陀佛名號,脫離了沙子的空間,而後投身為人道。直到今日已經是千年前的事了。

成然眼睛裡的這粒沙—蘿深,述說完我們這段過去,成然感慨她至今還是一粒沙,她帶著對成然的思念和恨意,在今日終於再次的遇見成然,她用力的掙脫風霸王的控制,飛進了成然的眼裡,這一次她要成然停下腳步,好好聽她說話,成然眼睛痛得無法繼續往前走,這是她等了千年之久,才等到的機會。成然對於千年前的事已經完全不記得了,如今眼裡的這粒沙,是和成然有緣的沙子,又是過去成然曾經的愛人,成然為她念佛,發自內心的為她念這句南無阿彌陀佛名號,希望她能放下一切,趕緊跟著念佛脫離沙子的空間。蘿深告訴成然,她只要成然的道歉,成然真心的對蘿深致歉,然後請蘿深跟著念佛。蘿深見成然已經不再是以前的成然,她後悔自己的愚笨,笑看自己的愚痴,在成然佛號聲中,她一同跟著念佛,終於解脫沙子的宿命。成然眼睛裡的沙子,在這一瞬間跟著淚水流了出來,眼前的風也已經停止了,剛剛就像一場夢境一樣,不可思議。此時的成然更加深刻的體會,這世間一切都是虛假,執著世間的愛恨情仇不放,就只能在六道中繼續輪迴,這條靈就得受盡輪迴之苦。成然看著眼前的萬物都是如此在受苦著,成然更加堅定自己出家修行的志願,這一生必定要弘法救世,在成然的有生之年,盡自己所能幫助眼前的靈靈眾生拔脫離苦。

此時的成然是個十五歲大的男孩,生長在游牧民族的家庭,居無定所,父母在成然十歲時便相繼離世,獨留成然一個人活在這個世界上,從小在環境的訓練下,成然早已學會一個人獨立生活。成然在從母胎生出後,就看得懂空間的世界,當成然第一次看見空間時,心裡好驚訝,一匹沒有思惟的馬就有無數的空間存在,更別說一個人,一個世界。

當空間看得越來越清楚,成然的心是越來越沈重,看得見眾靈,卻無法幫助他們,這股心中的懊惱讓成然十分難受,心情更是沈重。直到六歲這年,成然遇見了南無阿彌陀佛,當時成然並不認識這句南無阿彌陀佛,只看見這六字名號被刻在大大的石壁上,還微微的綻放金光,它自然的散發出一股能量,成然對這六字十分好奇,但生活裡一直沒有人能為成然解答,這六字究竟是什麼意思,為何會有如此不可思議的能量?

三年後,這句佛號終於開花結果,成然在一次的大災難中,暫時進到寺院裡避難,過去的生活裡從來沒有接觸過寺院,這次災難的緣故,才讓成然進到寺院裡頭,寺院裡的師父為我們安排在寺院外圍的暫時居住所,我們在那裡暫時避難。每一日,成然都可以聽見一陣樂音在寺院周圍環繞,這樂音吸引了好多眾靈聚集,這樂音也讓寺院綻放出巨大的光芒。成然好奇的尋找樂音的來源處,原來每一日都有一群僧人在唱頌這句南無阿彌陀佛六字名號,真的就是當初成然所見的南無阿彌陀佛六字,僧人每日在寺院裡經行念佛,他們正在用這句南無阿彌陀佛超度眾生。成然終於找到幫助眾生的方法,心中的喜悅無法言諭,隔年成然便獨自踏上度眾之路,尋找修行的處所,決定用一輩子的時間幫助眾生。

成然的一生就是靠著這雙腳不停的行走,腳底長了一塊又一塊厚厚的繭,這是長途跋涉所留下的痕跡,成然也看見,這繭裡頭也有世界,每一顆繭中都含藏著成然行走所遇上的有緣眾魂,他們就深藏在這一顆顆的繭裡頭,等待著成然為他們超度。成然並不急著驅趕他們離開,因為他們也是成然要幫助的眾靈,必定要先讓他們知道念佛的重要。成然每走一步路,都念著南無阿彌陀佛名號,幫助所有與成然有緣的眾生,都能在成然經過他們之時,或者腳底踩到他們之時,能夠清楚的聽見這句佛號,一同念佛脫離他自己的空間,腳底的繭有些跟著念佛離開,又有新的有緣眾靈不斷進入,這個身體真的挺有趣,成然就看著眾靈從細縫中飄入,他們神不知,鬼不覺的進到成然的身體裡,又被成然所念的佛號給帶離。

這些空間中的孤魂,讓成然的心中有著深深的感觸,一個人可以成為很有用的成佛法器,也可以成為沒有用的一條靈,只在自己的一念之間。人的身體可以被開發,可以被磨練,可以滋養出一顆佛心,成為一個很有用的身體在幫助眾生,一生的目標就是追求往生西方極樂世界,這身體在壽終正寢之時,就可以被捨棄,最後靈出體而成為西方的一尊佛。若這身體只侷限在世間的情感、欲望、名利等世間物上,最後就是一條靈孤孤單單的在空間之中,就如同眼前這些四處漂泊的靈魂,四處流浪,四處尋找有緣人,四處依附在人體之中,他們沒有目標,沒有方向,更沒有希望,不知何時何年何月才會有貴人出現,如果沒有佛法,他們就永遠在自己的空間中遊蕩。

成然不枉費這一生來到這世間,在深山中尋找到一間阿彌陀佛的道場,在那裡成然每一日都在淨化自己,開發自己身中的寶藏,更有能力的度化眾生。成然看見自己超走了一批眾生,又一批眾生接踵而至,需要被超度的眾生永遠沒有止盡,成然用盡一生的努力,從不停歇的在超度眾靈,七十年的修行日子,就是七十年的超度歲月,成然在呼吸了人生中的最後一口氣後,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成然再次來到娑婆世界,是以一條靈的身份來到此地,每一日就居住在蘇佛的腿中,我們這些來自西方的靈,正在幫助蘇佛恢復腿傷。有幸的是,每一日也跟隨著蘇佛到宇宙間超度,蘇佛將我們送至各自的超度場域中,每一位尊者都有各自不同的超度範圍,那都是和我們有緣的空間。沒有想到,曾經與成然相識的人們,在他們死後許多都成了星球中的眾靈,現今所稱說的外星人,真實就是靈變現而成,他們都曾經和自己有緣,因為過去他們也曾經生活在地球上。成然帶著眼前這批與自己有緣的星球,帶領他們念佛,讓他們都能跟隨著佛光和佛號聲,離開這個星球的空間,求生西方極樂世界。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寫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